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七块伤疤

编辑:戴鹏 2019-11-27 09:22:45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当我们说有些人被世代诟病的时候,同样记得第二百三十七块伤疤,那是人生的一面旗帜。这面旗帜飘扬的方向,就是良知和良能所在。
 
  阿木
 
  9月18日,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同它联系在一起的,是中国人长达十多年的抗日救亡。而在说起这段历史的时候,也千万不要忘记了一位大文豪,那个写了《老人与海》的硬汉海明威。
 
  二战爆发后,海明威成为美国《星报》的一名战地记者。1941年3月,他决定到中国战场,向全世界报道法西斯犯下的罪行。这个硬汉果然名不虚传——在韶关亲手杀死了一名日军哨兵,缴获“三八大盖”一杆。当向导指着他被铁丝网挂开了一大块皮,鲜血淋漓的胳膊惊呼时,他只是笑笑,“一战、二战我共受伤二百三十六处,这是第二百三十七处。”
 
  海明威向全世界如实报道中国战场的情形,一些极右势力百般恐吓他,试图阻止。但是海明威不为所动,他说:“用事实说话,这是一个记者的良知和良能。”
 
  不知道海明威有没有读过孟子的东西。或许,他的“良知良能”说,是中国人依据孟子的论述而将他大意如此的话这么翻译过来了吧。《孟子·尽心上》说:“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在孟子看来,儿童从小就知道亲爱父母、恭敬兄长,这便是良知、良能,人的道德知识和道德能力都是天赋的。人们后来就把孟子的这一系列思想称作“性善论”了。
 
  著名新闻人普利策说:“倘若一个国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上的船,新闻记者就是船头的瞭望者。”所以,做“船头的瞭望者”,既是记者的责任,也是记者的内心映射。在贯穿一战和二战的那几十年间,德国法西斯狂热地高呼“嗨!希特勒”、日本法西斯宣称建立所谓“大东亚共荣圈”的时候,海明威能够不被蒙蔽,洞明世事,坚定地站在世界反法西斯力量的一边,靠的就是作为一个文化人、一名新闻记者的良知。
 
  光有良知还不够,还得有良能。在我们今天看来,良知是最起码应该有的人性的一部分,而良能,需要在后天的社会经历中,能够用心地观察,去体会,去总结,去定义,这才能有最起码的公允的思想立场;还要能够努力地去学习、去提升、去实践、去战斗,这才能有奔走呼号兼济天下的能力。良能,是道德的高度,也是能力的高度。
 
  邵飘萍,民国时期著名报人,1926年因发表文章揭露张作霖统治的种种黑暗,而被张杀害。他铁肩辣手,快笔如刀,堂堂正正站在船头瞭望,字字句句让被批评对象恐惧,所以他有良知和良能;
 
  萨尔曼·可汗,出生于孟加拉国,通过在自己的网站发布从小学到大学的数学知识讲授视频,掀起了一场数学教育的革命,被誉为“数学教父”。一家风险投资机构欲为此投资10亿美元进行产业开发,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说,“我是要让所有孩子免费收看我的视频。”他才华横溢,心怀善念,不为巨款所动,所以他有良知和良能。
 
  有良知而无良能,终归平淡无奇;有良能而无良知,势必才高德薄。宋之问五言诗独步天下,却觊觎外甥刘希夷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不惜杀人抢诗,被后人视为文坛败类;秦桧是状元出身,因为陷害忠良而落下千古骂名;严嵩少负才名,却在得势时欺上瞒下,草菅人命,人称一代酷吏……这些人确实也“青史留名”了,但可惜他们靠满腹才华,播下的是恶种,留下的是恶名。此间教训,如果要套用孟子的话来说,那应该是,品格为上,才华次之,名利为轻。
 
  南朝少年宗悫说:“愿乘长风破万里浪!”的确,只有良知良能俱备的人物,才能成为时代弄潮儿,在不同的领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社会的进步。在他们身上,良知确保人生方向,良能确保功业有成。所以我们回过头来看那些成功人物的时候,莫不是一方面悲天悯人,一方面跌宕风流。按照儒家的说法,那就是要么立德,要么立功,要么立言。不管是哪一块,一旦良知缺位,则德为败德,功为恶功,言为妄言。
 
  历史不是一张善恶混淆、好赖杂糅的封神榜,而是一面让高下立判、功过分明的镜子。当我们说有些人被世代诟病的时候,同样记得第二百三十七块伤疤,那是人生的一面旗帜。这面旗帜飘扬的方向,就是良知和良能所在。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