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浸润笔墨三十六载,书法绘画治印装裱样样在行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0-01-07 10:47:17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追梦人:周立广,1973年生,浏阳古港人,湖南省书协会员,浏阳市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

感想:书画不仅是一种兴致所在,更是记录人生的艺术形式,或者说是对生命的另一种体悟。新的一年,一如既往心存执着,书写全新的篇章。

从10岁那年开始算起,周立广与笔墨纸砚打交道的时间已经有36年了。书法、绘画、治印、装裱,在这几十年里,自学成才的周立广从未停止对这些艺术的探索、追求。

“对于我而言,书画不仅是一种兴致所在,更是记录人生的艺术形式,或者说是对生命的另一种体悟。那些对人生的理解,都能化作笔下的精气神。越往前走,敬畏之感越强。”倾心于笔墨的周立广并未禁锢于自己的斗室之中,而是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成立了浏阳书法院,为更多的浏阳书法爱好者提供交流平台。如今,周立广还成为“古港匠人”之一。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欧阳稳江

自学成才,书画治印装裱样样精通

写字、画画,对于周立广而言是一种莫大的享受。铺纸、提笔、运神,笔落之处,或是写就一幅率意飘逸、韵味醇厚的书法作品,抑或是一幅趣味盎然、恍若天然的花鸟小品。尔后,一方自治的印章盖下,使人有一气呵成之感。

“我的爱好挺杂的,也是心性使然。”在周立广10岁那年,爱好诗词的父亲给周立广加了一门功课,练毛笔字。彼时的乡村,写得一手好字是读书人的必备技能。接触书法后,周立广便感觉艺术这条路十分神圣。一笔一笔,他将那份敬畏之心藏于铁画银钩之中,是生活的意趣,更是不懈的追求。

“朝书暮画,斯如骑战马。激情笔笔注点划,应知情义无价……”这是《清平乐·书画》一诗中描述的中国书法,周立广一直很喜爱,觉得很符合自己的心性。

一本字帖、一支毛笔、一叠宣纸,周立广开始一笔一画进行临摹。曲水流觞的兰亭雅集,诗书载道的先哲前贤,如不竭的灵感源泉开始浇灌一个乡村少年的心田。

“父亲偶尔会指点一下,剩下的时间就是一遍遍临帖。”接触了书法后,周立广的心性变得更加安静,也真正沉浸其中。上中学后,周立广的字写得有模有样,每每学校举办书法比赛都少不了他的作品,“高中的时候,更是结交了几个有着相同爱好的同学,技艺也就在相互切磋中得到了提升。”

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没有了压力的周立广开始四处观展。在古都西安,周立广直奔碑林。徜徉于这个书法圣地,精品林立、名家荟萃,收藏自汉代至今的3000余件各类碑石、墓志让周立广久久不愿离去。观赏着一方方珍奇的碑石,心中充盈着对古人无尽的敬仰之情。书法与石刻的无穷魅力,让他深切地体会到了中华文明与华夏文化的超凡气息。

书画不分家。在写毛笔字的同时,周立广亦学着画国画、治印与装裱。尽管没有专业老师指导,充满灵气的他懂得将其中的奥妙融会贯通,其作品亦有模有样。2007年,浏阳举办首届书法篆刻展,崭露头角的周立广成为了十件优秀作品获得者之一。

对于周立广而言,手握柔翰、凝神静思那一刻才是最享受的。因为在笔墨之间,能真正感受到中国历史长河中的璀璨文化,亦能感悟到心底涌动的那份对艺术的执着。

笔墨会友,热心搭建书法交流平台

“浏水为墨,已卓立千载;菊石作砚,早自成一家。时逢国家艺术兴盛,亦是吾市书法繁荣……书林觅古,长者以字怡情;砚山出新,少年临池立志……”2018年5月6日,位于市区唐家洲三路6号的浏阳书法院揭牌。运行一年多后,不少爱好书法的市民纷纷表示:这个清幽雅致、墨香四溢的院子,很有“家”的感觉。

平日里,它除了免费对市民开放各种展览外,还经常会举办公益性质的书法讲座。

“重步书风古道,神融笔畅;再扬城市新风,手和墨调。”作为创始人之一,周立广表示浏阳书法院是自己与同伴们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作品”——

浏阳的书法文化历史悠久,具有深厚的底蕴:宋代哲学家、文学家杨时曾任浏阳知县;近代维新志士谭嗣同的书法,古逸清秀,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学术价值;清末民初,浏阳杨花三兄弟刘善涵、刘善泽、刘善渥诗文、书法俱佳……

如今,浏阳书法界更是人才辈出。“浏阳书协已有会员200余人,其中有中国书协会员13人,省书协会员20余人、长沙市书协会员30余人。人才济济,总要有个交流的平台才好!”这些年,在自己写写画画的同时,周立广琢磨的便是打造一个充满书香气息的平台。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说,大家一拍即合,这才有了现在的浏阳书法院。

平日里,无论是书协的各类活动还是在书法院举办的各类展览,周立广都是最热心的人之一。在他看来,这方寸之地里线条的温婉和气息的高古,随着时光的流逝,缓缓浸润到了艺术家的笔端,浏阳的文脉之光也能因之重现。

特写

能写会画,还有一手锦上添花的技艺

“装裱字画的完整工序至少有20多道,复杂的则要上百道,其中任何一道微小的工序不到位,都会影响到整个字画的平整度或寿命。”在浏阳的文艺圈子里,周立广的多才多艺是公认的。除了书画印之外,他还有门锦上添花的手艺,那便是装裱字画。

读中学的时候,为了帮学校布置书法作品展,周立广便开始照着书画报上的步骤提示,尝试着自己装裱作品:将字画平铺在案台上,用排笔在背面刷上一层层薄薄的浆糊,然后用宣纸筒对其画心慢慢放下,用棕刷轻轻刷下去,将宣纸和字画粘合到一起。当宣纸和字画完全粘合后,再将其整体贴到墙上,晾上几天后还要进行镶边、覆背、再上墙等一系列工序。一般情况下,作品覆背后上墙时间至少还要一个星期,还要看天色,最好有阴天也有晴天,让它充分热胀冷缩,后期才不易变形。完全裱好一幅画少则十天半个月,有的作品上墙甚至要一年。

周立广介绍,装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要细心、耐心,要忍得住枯燥与寂寞。随着科技的进步,许多装裱店也会动用装裱机,对于普通的书画装裱,确实是又快又省,但机器装裱不能保证书画的品质。

“手工装裱的过程,欣赏客户的字画本身就是一种享受。”因为热爱书画,周立广表示自己会坚守传统手工装裱工艺,只因这门手艺能更好地体现书画的品质,“不管什么时候都富有生命力。”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