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保安妈妈”和“新兵儿子”家书共勉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0-01-21 10:06:04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10???-2.jpg

王桔清第一次给儿子写信,聊亲情聊坚强。记者张玲

一家人从风雨中走来,向幸福奔去

1月20日,集里街道合盛村田心完小门卫室,王桔清坐在窗口书桌旁看信。日前儿子李想给她写信说自己已经下连队,不能回家陪她过年了。这让当妈妈的王桔清既牵挂又骄傲,王桔清有很多话想和儿子说,于是拿来纸笔,想认认真真给孩子回一封信。

田心完小已经放假,周围只有风吹竹林的声响。这样安安静静坐着给孩子写信对王桔清来说几乎是从未有过的。这些年来,家里艰苦清贫,她一直奔波劳累,连和孩子好好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可她又那么欣慰,一晃10多年,那个跟在她身后风里来雨里去的孩子已经长大了,如今他已有了自己的梦想和方向,更不惧风雨了。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张玲

回首

失去顶梁柱,一家三口风雨飘摇10余年

王桔清今年50岁。2009年,她经历了人生一次大坎——丈夫去世,她拖着一身债务带着一双儿女艰难前行。

“我还记得2009年那天,医生跟我说要我做好心理准备。”王桔清说,可是直到现在她都觉得自己依旧无法面对。她的丈夫李细清在2009年6月确诊为肝硬化晚期,为了给丈夫治病,王桔清天天起早贪黑去花炮厂打工,只希望能多挣一分钱,就多有一分希望。

没想到,希望没来,噩梦却接踵而至。就在王桔清忙得脚不沾地时,有一天她的母亲到花炮厂找她,只轻轻说了一句“回家来看看你父亲吧”。王桔清立刻就懵了,在她给丈夫筹钱治病的那个月,她的父亲年老体衰支持不住,已经安静地躺在床上只等着见她最后一面。王桔清一时间觉得天旋地转,几番想站起来都腿脚发软。

父亲很快就走了,王桔清还未从悲伤中走出来,2009年9月16日,在她父亲去世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丈夫李细清也没能挺住,撒手归西。王桔清仿佛能听到自己心头那根弦“嘣”的一声断了,亲人相继离她而去,她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

家人离去,可是生活还得继续,王桔清还有两个儿女,也要偿还给丈夫治病而欠下的不少债务。王桔清暗暗跟自己说,这个家垮不得!要哭也只能偷偷哭!此后,她每天清早就起床赶到花炮厂做工,直到晚上9时才回家。那时,儿子李想才8岁,她只能每天都留一张纸条放在餐桌上:孩子,妈妈打工去了,中午你去外婆家吃饭。2010年,合盛村评定王桔清家为低保户;2014年,王桔清家又被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李想享受了教育扶贫政策,2019年李想高中毕业。忙了10年,王桔清这才稍稍停下奔波劳累的步子,而且她也做不动了,颈椎和腰椎间盘突出症在近几年越来越严重,为了照顾她,合盛村在2018年安排她到田心完小当门卫。

展望

儿子长大,一家人风雨兼程奔向幸福

往事历历在目,王桔清也有些恍惚,这10年来,她很少有时间照顾一双儿女,尤其是儿子李想,更多的时候,儿子李想都是自己顶着风雨跟在她身后。如今,孩子已经长大了。

“妈妈,我在部队很好,您的身体怎么样?有没有按时吃药?”儿子写来的信就放在桌上,王桔清看着这工整的字迹,一时眼圈都红了。以往的岁月,她为了生计忙个不停,很少给孩子们留下一点“温情”,李想从他父亲去世后就开始寄宿,很少回家,就算回家了,也难得见上王桔清一面,见到的只是饭桌上留着的那一张纸条。

学校放假的时候,王桔清总给儿子李想安排各种“家庭作业”,如“你今天要拖地”“把碗洗了”“去帮舅舅搭架”“跟着伯伯去田里做事”等等。小学、初中、高中,李想从小就在各种“工作”中度过,上高中后,他还在寒暑假期间做搬运工挣钱。

李想并非没有情绪,有一年正月初六,王桔清喊李想去花炮厂卸货,李想不去,闹脾气了,王桔清动手打了儿子。如今回想起来,王桔清有些后悔,她是怕没了父亲的孩子不坚强,所以对儿子特别严格。

不知不觉中,李想在风雨中成长了,而且深深领会了母亲教他“坚强”的深意。3个月新兵训练结束后,部队发放了3000多元补贴,李想立刻将这3000元汇给了王桔清,并交待说:“妈妈你要照顾好自己,想买什么就买,不要省。”

王桔清的微信也存着李想和她聊的话,其中有一句“以后由我来照顾您”让她总是泪目。10年前,王桔清的丈夫弥留之际,在病榻前拉着李想的手说,“我走了以后,你要照顾好妈妈和姐姐。”如今,男子汉开始践行这句承诺了。

家书节选

妈妈,很想对您说声“对不起”

亲爱的妈妈,今天部队组织给家人写一封信,我也来这里这么久了,不知道您和姐姐过得好不好?您的身体怎么样了?有没有按时吃药?我走的时候就再三说了,您要和姐姐好好相处,少发点脾气,这两年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请您一定要记得我的话,保重身体。

以前在家读书的时候,没那么想家,现在来部队了,出了省,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家,这时候才知道什么是想家。想起以前总是不听您的话,现在很想和您说声“对不起”……

请您不要担心,我在这边过得很好,和战友也相处得很好,训练再苦,我也会坚持的。现在我唯一担心的就是您的身体,请您好好照顾自己。

勿念。

我的儿子懂事了,长大了

儿子,你当兵离家已经四个多月了,妈妈非常地想念你,现在快到全家团圆的春节了,你是第一次没在家过年,但是,儿子,只要你在部队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你给我写的信我认真地读过了,你给我3000元,我先帮你存着,将来备用。你从微信上发的照片,妈妈、姐姐和侄儿都看过了,看着你穿着军装英姿飒爽的样子,我们为你感到骄傲和自豪。

每次接到你的电话,你都会高兴地说起军营的训练和生活,你从不愿意诉说军队的训练之苦,你爸爸过世后,你就像个男子汉一样守护着我,虽然那时你才8岁。现在,妈妈从你的信上感受到了,我的儿子懂事了,长大了。

儿子,在部队里,你的战友来自五湖四海,部队的特殊生活会教你许多道理,你一定要珍惜在部队的日子,最后妈妈要嘱咐你,要爱惜自己的身体,按时按点吃饭睡觉。

勿念。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