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居家隔离”的最后6小时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0-02-04 10:34:26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从武汉返浏居家隔离14天,父亲因病辞世

多方协力,她终于送了父亲最后一程

04?05?-3.jpg

村卫生室的医生给刘立芳测量体温。记者张玲

2020年这个春节,注定是刘立芳(化名)最难过的一个“坎”。由于去过湖北武汉,回浏后,刘立芳主动向社区报备,并独自居家隔离,由社区重点监管。1月23日,处于隔离期间的她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消息让她几近崩溃——居住在乡下的父亲因心脏病突发,溘然长逝!

见父亲最后一面成了刘立芳最迫切的愿望,她请求家人晚一些安排老人火化,让她还有机会送父亲最后一程。原本2月2日中午12时30分是刘立芳解除14天居家隔离的时间,当然,这一切必须建立在她体温正常、身体健康的基础上。

忐忑中,13天过去了,一切都很顺利,刘立芳的心却越来越紧张。时间进入到隔离期第14天,2月2日8时,距离她父亲火化还剩6小时,可问题出现了……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张玲

2月2日8时30分

求助

父亲逝世,居家隔离的她请求见最后一面

“36.6℃,很稳定,应该没问题。”2月2日8时30分,社区医生来到刘立芳位于城区的家中,为她监测体温。

这个体温监测结果,对此时此刻的刘立芳来说无疑是一颗“定心丸”。刘立芳的老家在浏阳的乡镇上,今年1月16日她受邀前往武汉考察当地的烟花市场。而这一趟考察,竟成了她最追悔莫及的事。

“我在武汉待了两天,外面已经有关于疫情的风声了,我就不敢外出,更没去过海鲜市场。”刘立芳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暴发,让她十分不安。1月19日中午12时30分,刘立芳离开武汉,于当天14时抵达浏阳。回家后,浏阳已经打响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她立刻向社区报备,主动居家隔离。

1月23日,腊月二十九,刘立芳的父亲因病去世。考虑家中办丧事人较多、母亲又体弱,刘立芳忍着悲痛坚持在城区居家隔离。家人商量后也把遗体火化的时间定在了2月2日14时。刘立芳算着日子,从1月19日到2月2日,这14天的隔离期内只要她体温正常,就可以解除居家隔离。2月2日,刘立芳突然意识到,父亲火化时间为2月2日14时,解除居家隔离需要等到2月2日12时30分,届时再从城区出发回乡下老家,路上花去1个多小时,她可能无法及时赶到,见父亲最后一面。

“让我看一眼父亲吧,我等这一面已经上十天了!”刘立芳恳切地对社区医生说。

2月2日9时10分

两全

多方协调,决定实行“居车隔离”

刘立芳的请求引起了社区居委会的关注和重视。居家隔离时间已经14天了,身体状况一直都正常,没发烧、咳嗽、身体无异样,应该可以解除医学观察;可还剩最后4小时,如果提前解除居家隔离观察,其间有了变动,后果谁能预测?责任谁来承担?

“请你们相信我,我会戴好口罩,不接触任何人,只是回家见父亲最后一面!”刘立芳的话语让人动容。她说自己对疫情防控非常重视,她也知道如果自己身体抱恙回去,第一个受害的就是她的母亲!但凡有一点点怀疑,她也不敢回去啊!

在居家隔离的14天内,刘立芳不断做排除法,肯定自己和朋友没有去过可能感染的地方,也没有接触可能感染的人群,加上社区医生对她连续14天的监测,她的体温都很正常。

社区工作人员、民警、医生都感到为难。就在刘立芳感觉希望渺茫时,有人提议是否可以采取“居车隔离”的方式,刘立芳有私家车,只要她单独驾车离开,社区工作人员另外开车跟随,待其到达目的地后立刻去医务室继续隔离,等到12时30分,只要刘立芳体温正常没有异状,就可以在当地解除隔离了。

“可以!”刘立芳连连点头,并保证会一直待在车上,只要让她早些回家,离父亲再近一些,她也能更安心一些。

2月2日10时03分

变故

推迟近2小时,隔离解除时间被重新认定

刘立芳在当天上午10时03分到达乡镇老家,此时离她父亲遗体火化还有4小时。她把车停在离家几十米的地方,没有下车。只看见她老家门口挂着一个“奠”字,隐隐听着有哭声传来,刘立芳并没有停留,她很快驶离,主动前往当地村卫生室。

到达后,刘立芳不敢下车,将车停在村委会的大坪。村卫生室的医生得知情况后,立刻仔细询问刘立芳的具体情况,作了登记后再为她量了一次体温,体温显示“36.6℃”,处于正常范围。

“我认为等到12点半,如果你的体温还是正常的,就可以宣布解除隔离了。只是解除隔离之后,你依旧需要戴口罩、勤洗手、别外出,最好继续自我隔离。”村卫生室医生叮嘱。

听完,刘立芳不断对医生、工作人员表示感谢,并表示自己一定遵从医嘱。时间进入中午12时20分,刘立芳最后一次体温监测正常,10分钟后,她就可以回家跪拜父亲了!刘立芳有些按捺不住,心情激动。

不曾想,此时突发变故——由于刘立芳是突然回到老家,而且是“居家隔离”对象,其信息应当立即上报,而在根据相关规定重新核实刘立芳的居家隔离解除时间后,发现其解除隔离的时间应当为2月2日14时(以刘立芳抵达浏阳的时间,即1月19日14时为基准计算。)

不是12时30分,而是14时?刘立芳听到消息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2月2日14时04分

如愿

殡仪馆门口等待,送父亲最后一程

算一下时间,如果是14时解除居家隔离监测,那么从老家出发再赶去殡仪馆,哪里还来得及见父亲最后一面?刘立芳终于忍不住,眼泪哗哗落下来,她的声音从口罩后传出,有些泣不成声:“不是下午2点不是2点,应该是12点半呀!”

社区工作人员也有些不忍,大家再度商量,原本就是站在“人性关怀”的立场,在不违规操作的前提下,同意刘立芳一路“居车隔离”,如果隔离解除时间变成了14时,那之前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刘立芳伏在方向盘上呜咽不止,从武汉回来的紧张、不安、夜不能寐,到得知父亲过世的伤心、悲痛、撕心裂肺,再到请求实现心愿过程中经历的失望、希望、绝望,这一系列的变故,让她难以自持,失声痛哭。

“2点就2点!我们陪你先去殡仪馆等着!”提议“居车隔离”的社区工作人员再度安慰刘立芳,福泽园的门口同样有健康监测点,不如直接在那里陪老人走完最后一程!刘立芳流着泪点头,已说不出是感激还是释然。

时间来到14时04分,刘立芳已经在福泽园门口等候,远远见到载着她父亲遗体的灵车到达。从乡下前往福泽园的路程中,刘立芳经过了4个疫情防控监测点,每次停车进行体温监测,她的体温都保持在36.6℃,通过14天居家隔离的医学监测,社区工作人员宣布:刘立芳解除居家隔离。

“谢谢你们!”刘立芳戴着口罩,对所有的工作人员点了点头,然后再没说话,噙着泪水,向着灵车一路小跑过去。

记者手记

“爱”是我们战胜一切的力量

隔离疫情,不能隔离爱。我所理解的“爱”,是在忠于原则的基础上,不顾一切地为他人付出。从“爱”的角度出发,各方竭尽全力帮助刘立芳实现心愿,展现出了爱的无穷力量。

“由不解到理解”

2月2日上午8点半,雨淅淅沥沥地下。我觉得气温有些冷,可能在刘立芳心中,感觉更冷。她没有哭,抿着嘴默不作声,嘴角有种倔强的坚定。她固执地请求:早些回家。

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阻击战打响以来,我一直和防控最前线的社区工作人员联系,从他们那里获悉一线的讯息,也知道“居家隔离”群体的一些情况,其中就有刘立芳。一开始,我并不支持刘立芳,且带着私心地以为,她想提前结束“居家隔离”是一个“胡闹”的举动。

在采访中,我每天看到疫情防控一线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不顾风险冲在最前线,资源匮乏甚至只能重复戴着一个口罩,知道他们疲惫、困乏,甚至还有惶恐。所有为疫情防控而付出的人,多么让人肃然起敬!可是,为什么还有人不配合?不支持他们的工作?

“不去见父亲最后一面,我会终身遗憾!”刘立芳低着头,不管社区工作人员怎么劝说,她都听不进去。我十分理性地说:“可是回去,你又如何保障别人的安全?而且回去,你还是会遗憾!”

刘立芳一听,再也忍不住,失声哭起来。我眼眶一红,感觉我一把刀捅进了她的内心。她何尝不知道!见了父亲最后一面,她还是会遗憾,遗憾自己没有堂前守灵,遗憾自己没能多陪陪他。自责、痛苦、哀戚……她的哭声让所有人都难过不已。

“隔离疫情,不隔离爱”

时间停在8点45分,大家开始商量刘立芳“提前离开”的可行性。这件事确实很难操办,疫情防控大于天,最重要的是她父亲过世后,家中有简单地操办后事,她到人员聚集地,安全吗?

但最后社区主任认为,“隔离”并不是不近人情地“软禁”,隔离的目的是阻断疫情,只要确保她不和其他人接触,让她提前离开应该是可行的。于是,“居车隔离”的方案出来了。它的前提是:戴口罩、不下车、不在封闭巷弄开窗、一旦有发烧迹象立刻听从所有安排。

由于社区所有的工作人员在忙着疫情防控,基本没有人员抽调和车辆安排的能力,最后是社区主任陪同,由我开车,跟在刘立芳后面一起离开。

刘立芳一心只想离她父亲近一点,对大家如此大费周折地帮她解决问题,有了难以言喻的动容。她后来和我微信聊天,说她有多痛苦,有多悔恨!我更深刻地感受到了她对父亲的那种爱。

可一切都这样了,她从一开始的不吃不喝,到后来逼着自己每天多吃一点,内心只有一个念头:只有保证身体健康,她还能有机会再见父亲一面。她如何能不坚持,因为父亲这一走,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我和社区主任听了,跟着泪如雨下。

“理解疫情防控工作,感恩所有的帮助”

乡镇得到信息来处理这件事时,每个人都很慎重。确实,未能通过14天医学观察的“隔离对象”,一个都不能提前离开。一旦疫情防控在这里撕开口子,那大家都是“罪人”。

“我们村上连坐高铁路过武汉的人,都被隔离了,以防万一啊!”当地的村书记感叹说,大家都理解,毕竟这已经不是自己的事,事关众多乡亲的健康。

刘立芳非常配合,她不下车,不开窗,等候村卫生室的医生给她测量体温。她不断计算着时间,下午1点殡仪馆的车辆就会带走她父亲,如果12点半回到家,她还有半小时陪着父亲。她安心地等着时间一点点流逝,生怕再有意外。可越盼着什么,越容易出问题,意外果然来了。

刘立芳此前居家隔离时,她的医学隔离时间是从1月19日中午12点半离开武汉时算起,到了乡镇后,乡镇质疑她的隔离时间,因为她是自己驾车回浏没有证据。关键时刻,刘立芳的朋友证实她确实是19日下午2点到达浏阳的,最终的隔离时间以2点为基准。

从12点半,变成了2点?刘立芳难以置信。村书记也有些内疚地对她说,因为担心从武汉回来的人刻意篡改时间缩短居家隔离的期限,所以他们只认可有效票据。

虽然“原则”不能变,但大家都在想尽办法帮她。乡镇打听出遗体火化前,家属是可以见遗体最后一面的;我们决定送刘立芳去殡仪馆门口,让她和她父亲做最后的告别。

“谢谢,谢谢你们!”刘立芳无声地流泪。她哽咽地说,内心有太多后悔和遗憾。但是,她悲痛的内心却充满了感激,从居家隔离开始,她感受到的并非是排斥而是关怀和爱,她理解所有人对她的严格,更感恩所有人对她的体谅和帮助。

专家答疑

“居家隔离”要注意些什么?

浏阳日报:“居家隔离”在浏阳是如何具体实施的?市疾控中心专家:按照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挥部要求,进行“四包一”责任落实,每名居家隔离观察人员由一名乡镇(街道)干部、一名村(社区)干部、一名民警和一名医生负责,切实做好隔离观察人员的居家医学观察和服务保障工作。医学居家隔离观察期间,指定的医生负责对观察对象每天早、晚各进行一次体温测量并询问其健康状况,填写密切接触者医学观察记录表,并给予必要的帮助和指导。

浏阳日报:居家隔离对象的家人在家需要注意什么?其家人可以外出吗?外出需要注意什么吗?

市疾控中心专家:最重要的是隔离观察对象应在家中戴口罩,并尽量减少与家人接触。

此外,建议固定一个身体健康状况好的家属来照看被观察者;不与被观察者共用生活用品、餐具等,避免间接传染;家人与被观察者接触,或进入被观察者房间,都应佩戴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或N95型口罩,口罩要按时更换;做好室内消毒,用消毒剂清洁餐桌、床头桌、卧室家具等台面,被观察者的床单、被罩、衣物应以60℃以上的热水浸泡清洗并彻底烘干。同时,家人应关注自身健康状况,出现发热、咳嗽、乏力等症状,特别是伴有呼吸困难时,应第一时间向管理医师或管理人员报告,并按规定程序就诊。此外,建议居家隔离对象的家人尽量减少外出,外出时,一定要全程戴口罩。

浏阳日报:居家隔离14天是不是目前最科学的方法?病毒会不会存在变异,超过14天再发作的可能?市疾控中心专家:国家最新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规定,基于目前的流行病学调查,潜伏期1-14天,多为3-7天。目前,对已发病病例的调查研究都验证了最长潜伏期14天的判断是正确的。

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单链RNA病毒,就像流感病毒也是单链RNA病毒,会存在一定的变异,但不会发生变异出超过14天潜伏期的新型冠状病毒,这是单链RNA病毒的特性决定的。

浏阳日报:隔离结束后回归正常的生活,需要注意什么吗?

市疾控中心专家:居家隔离期满,未出现发热、乏力、咳嗽等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表明未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居家隔离医学观察对象将收到解除医学观察函,本次隔离完成;但仍应遵照市政府对普通市民的要求,做好防护。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