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这一刻,我们既是浏阳人也是武汉人”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0-02-24 10:46:12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04???-3.jpg

除了负责人事安排、后勤保障、综合协调、信息报送,周明亮(右二)同时还兼任病区的二级医生,给病区查房。

编者按:今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一批又一批医护人员舍小家为大家,主动请缨出征支援前线,用实际行动谱写白衣天使的责任与担当!

无论生死,不计报酬!短短8个字,道出了医者的本心。其间,在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方舱医院,4名来自浏阳市中医医院的医护人员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记录了他们在一线工作的实况。

讲述者:周明亮(浏阳市中医医院副院长、主任医师)

整理: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欧阳稳江

掐指一算,今天(2月23日)是我们到武汉的第14天了。

根据国家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总体部署,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抽调209名骨干中医医护人员,成立第三批国家中医医疗队,于2月10日分别从西安、长沙、郑州、南京、天津出发,驰援湖北。

湖南共派出40名队员,这其中就包含了我们医院的4名队员:除了我以外,还有主治医师甘廷俊、主管护师任丹和护士宁港。

到达武汉的时候,是2月10日下午5点半。坐上接站的车,我们朝江夏区的武汉东湖学院招待所驻地出发。一路上,宽阔的街道上除了我们坐的这辆接站车外,便只能看见救护车、运输物资的货车以及偶尔经过的办事公务车。

到达武汉的第二天早上,我们便前往江夏区大花山方舱医院开始工作。

我们会努力,尽全力救治每一名患者

方舱医院内,几名来自浏阳市中医医院的医护人员正在清理垃圾。

方舱医院分为A舱与B舱,皆可容纳400张左右的床位。我到的时候,A舱已经基本建设完毕,经过了一些调整才开始正式收治病人。目前,B舱也快建设完工了。

A舱启用后,一星期就基本满舱了。在这些患者中,九成为轻中度患者,一成为重症患者。

第一次查房时,一对母女患者给我留下了特别深的印象。

一开始是家中的男主人生病了,后来家中的母女俩都被感染了。目前,孩子的爸爸因症状较为严重在其他地方接受治疗,母女俩则被收治到方舱医院。

我第一次见到小女孩时,她正在安安静静地看书。要知道,方舱医院的病房是由体育馆改造而成,而且医院里还有许多其他患者和医护人员,在这样的条件下,孩子还能静心看书,让我这个大人都不禁感到佩服。查房的时候,她的妈妈一直在和我说,希望能尽快治好孩子,让她可以早点出去“透透气”。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这一家三口应该过着平凡而温馨的日子吧:两口子朝九晚五地上班,孩子则坐在书声琅琅的校园里上课。对于大多数普通人而言,平凡的日子最为珍贵。春天这样美,有阳光有风,可以自由呼吸、奔跑。

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我对这个妈妈的期盼很是理解,同样也被这份舐犊之情感动。因此,我一再安慰她,我们会努力,尽全力救治每一名患者。

“医生,你站得离我有点近”

“医生,你站得离我有点近。”在查房的过程中,患者们都非常友好、善良。每每有医护人员距离稍近,就会有患者主动提醒我们,生怕我们被感染。可就是这样一句简单的提醒,让人感到鼻酸。在他们心中,医护人员不仅是治病救命的人,更像是他们的亲人。

在这十多天中,因为人员磨合、物资紧张等原因,大家的工作都非常辛苦。可最让人高兴的是,这两天绝大多数患者的病情都在慢慢好转。在治疗过程中,我们采用的是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式:内服的有汤剂、中成药,还配合了穴位贴、保健操等。像开始提到的那个小女孩,在经过一系列治疗后,两天就退烧了,也不怎么咳嗽了。所以一天下来再苦再累,看到病人有所好转,我们都觉得很有成就感。

每天回到驻地后,并不代表我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除了帮助大家协调物资外,我做得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接电话——因为我们出发时带去的物资有限,有很多人来问我们需要什么帮助,或是表示想帮我们筹集物资。来电的人,有同事朋友,也有陌生人,还有浏阳老乡来询问怎么给我们送大米和蔬菜。

每次打完电话,我的心里都会涌起一股暖意:这一刻,我们既是浏阳人,也是武汉人、湖北人与中国人。一湖分南北,同饮长江水。此时,无论你身处何处,我相信,作为中国人都能体会到什么是同舟共济,什么是守望相助!

她说等疫情过去要带我们游遍武汉

2月17日,是我来前线战“疫”的第7天。

早上9点,周明亮副院长带领甘廷俊医生查房,对所有患者进行体格检查、测量体温,并询问他们的身体状况。用周明亮的话来说:方舱医院,因简而陋,但医疗程序却不能简……

我和护士宁港在完成缓冲区域的消毒工作后也到了舱内。经过几天的磨合,护理常规、消毒隔离、工作流程都已逐步规范。

按照计划,上午9点到11点是患者的锻炼时间。时常有患者对我说:“锻炼身体,我们就能快点好,你们也能早点回家……”

记得有一个阿姨,她的儿子是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为了不让儿子担心,她一直隐瞒自己感染的消息。每隔一段时间,阿姨就会到护士站附近溜达,我们知道她这是怕打扰我们,也怕靠太近会传染疾病,于是我们主动给她复测体温、血氧,跟她聊天。每每这时,她便开心地跟我们分享她儿子的近况,还说等疫情过去了,要给我们当导游,带我们游遍武汉。

中午12点,隔壁病区的小伙们看我们都是女性,主动提出要帮我们去拿午餐。很快,由他集结的10人小队浩浩荡荡地出发了,看着他们的笑容,突然觉得,我们其实并不是医患关系,而是战友!

吃完午饭,我们就要清理垃圾了。因为没有保洁员,病区所有垃圾都要自己清理。写完病历的周明亮也加入了我们的队伍,别看我们3个人都不矮小,但在穿着防护服的情况下,要轻柔地将垃圾袋从1.4米高的垃圾桶里提出来还真不容易,而且还要给垃圾袋进行打包密封,再运到一楼,等处理完这些,我们衣服往往都已湿透……

下午1点半,终于脱下了防护服。在等车的间隙,我细细打量着这个由体育馆改造而成的方舱医院,除了几名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场馆外面安安静静。

最近,武汉的天气依旧寒冷,但来自全国各地的医护人员来了一批又一批,大家满怀信心,春天就要到了!任丹2月17日写于武汉江夏区方舱医院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