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阿姨,我很好,你不要靠近我”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0-02-26 11:17:53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隔离病房里,我突然被孩子的这句话打动

11?????-3.jpg

在一线直面疫情,虽然也会担心、紧张,但蔺丹玲(左)表示,作为医生,责无旁贷。

2月5日,浏阳市中医医院派出主治医师蔺丹玲、护师陶美芳与护士鲁勤驰援长沙。到目前为止,在长沙市公共卫生救治中心(长沙市第一医院北院区),3人在隔离病区工作了近20天。在这20天里,他们体会了病患好转的喜悦,也流下了人与人之间真情流露的泪水。如果要选一个词来形容这些天的感受,蔺丹玲用了“责无旁贷”四个字。

讲述者:蔺丹玲(浏阳市中医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

整理: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欧阳稳江

为了让9岁女儿有心理准备我每天带她看新闻

一眨眼,我和同事来长沙已经快20天了。从出发到现在经历的点点滴滴,都让人难忘。1月29日,我递交了支援前线的申请书,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知道武汉发生疫情后,我一直在关注大学同学与老师的微信动态,除夕那天,就有好几个同学和老师奔赴武汉一线。过年那几天,我时常会发信息支持、鼓励在武汉战斗的老师和同学,与此同时,也下定决心:我要申请去一线,和我的老师、同学们一起并肩作战。

将这个消息告诉爱人后,作为医护人员的家属,他表示支持。最大的难题是和孩子们做工作:女儿9岁了,能够明白一些道理,我便每天带她看和疫情相关的新闻,让她有心理准备;儿子2岁多,还不太懂,我只能告诉他:“妈妈要去打病毒怪兽,打完了就回家。”

说句实在的,为人父母,也为人子女,要去一线直面疫情,我们同样会担心、紧张。可作为医生,这里就是我们的战场,防护服是我们的战袍,尽全力救治每一名患者,我们责无旁贷。

查房的时候必须时刻注意语言、动作

11?????-4.jpg

在重症监护病区,除了日常的治疗护理,陶美芳还要耐心地帮患者处理各种问题,进行心理疏导。

2月4日下午,我收到通知,去支援长沙的申请通过了。得知我和两名同事要去支援长沙,领导和同事们都十分体贴,帮忙采购生活用品,反复交代我们注意事项,那份细致让我们感到很温暖。2月5日,是我们出征的日子,也是女儿的生日。因为工作,我再次无法遵守约定,陪她一起过生日。特殊时期,我想送她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那就是学会勇敢和担当。

我走得匆忙,只能通过微信给女儿预订了一个生日蛋糕。得知我是因要去战“疫”一线而不能陪孩子,店主无论如何都不肯收下蛋糕钱。“平安归来。”听到店主的这句话,我没有再坚持,心里却很暖。

简单的告别仪式后,我们就出发了。第一天进入隔离病房,我花了半个小时才穿好防护服,生怕防护措施没有做到位。我们也是肉体凡胎,同样担心会被感染。说句实在话,第一次穿上防护服的时候,我心里有些紧张和担忧,是同事们的勇敢和坚强打消了我的紧张情绪,我相信只要做好防护,就能保护好自己。

穿好防护服后,眼前的视线变得模糊不清,加上因戴着双层口罩带来的压迫感,感觉很不好受。穿上防护服不久,我全身都开始出汗,来不及多想,我们便从清洁区过度到了病房。

从早上9:30开始,我要做的第一个工作就是仔细查阅病区几十名患者的基本信息,然后查房询问患者的症状,并告知他们检查结果以及下一步将采取的诊疗方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工作有一定难度——难的不是工作本身,而是在查房过程中必须时刻注意自己的语言、动作。因为有不少患者每天都看新闻,会不自觉地将一些不好的讯息往自己身上联想,恐惧、烦躁、情绪低落也就在所难免。这个时候,进行心理疏导显得尤为重要,因此我们要时刻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避免给患者消极的心理暗示。

最大的满足就是看到病人康复出院

在我负责的病患中,有一个9岁的小男孩。刚进病房时他的身边没有监护人陪同,当我问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时,孩子却一声不吭,一连问了好几遍,他始终都不回答我。刚开始,我还在猜测,孩子是不是没有听清我在说什么?当我慢慢靠近他时,孩子突然大声喊起来:“阿姨,我很好,你不要靠近我,我身上有病毒,你如果靠得太近,会被感染的。”

那一刻,我紧紧注视着孩子纯真的眼神,一股热流涌上心头,我已记不起这是第几次因为这些温暖的瞬间而泪眼模糊了。后来,我帮孩子穿好隔离衣,带他去做CT检查,一路上得知了孩子的一些基本情况,得知孩子的外婆也同样被感染了。过了两天,我将他的外婆转到了我负责的病房。有了亲人在身旁,孩子笑容也渐渐多了起来。

查完房、下完医嘱,卸去防护装备已是下午两点。简单吃个饭,然后又得去查看检查结果和书写病历记录了。这20天里,我基本每天都是重复着这些工作,不丰富,但是每一个步骤都很重要。

“在生病住院的这段时间里,每天都能收获满满的感动。感谢这些白衣天使,为了我们的健康奋勇直前……”开心的是,这段时间陆续有患者恢复出院,走之前,有很多患者会邀请我合影留念,表示感谢。作为医生,看到病人康复出院,我们的心中充满了成就感和满足感。

结束这次增援工作,安全度过隔离期后,我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完整地陪孩子们一天。因为这十多年来,作为医生我很少休过假,可作为妈妈,我在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中却“请”了太多假,心中难免有些愧疚。但是等孩子们长大了,我希望他们能懂得,我这份工作和坚守的意义。

陶美芳致家人的一封信(节选)

亲爱的家人们:

你们好吗?我在这里挺好的,你们不用太牵挂,只是很想念我们急诊科大家庭。

2月20日,是我来长沙市公共卫生救治中心支援的第16天了。还记得来这的第二晚,我给家人打了一通电话,母亲在电话里交待我照顾好自己,说着说着就哽咽了。在我的记忆中,母亲不善言辞但很坚强,这次我知道让她担心了,但如果重新选择,我依然会义无反顾选择奋战一线。

其实,刚来重症监护病区时很不适应,在这里能明显感受到患者的焦虑和恐慌。一个班六小时,一个病房至少能呼叫我二十次。面对患者的各种问题和要求,我们除了日常的治疗护理,更要耐心地帮他们处理各种问题,进行心理疏导。

十几天紧张的工作,偶尔也会有“小确幸”。尤其是当听到病房里的叔叔阿姨说我穿刺打针技术好、护理技术好,特别喜欢我时,我表面淡定,其实内心激动不已,转身又热情地投入到工作中。或许这就是我价值的体现吧,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安慰,总是去帮助”。

刚看到15名患者出院的消息,我的内心如释重负。奋战在抗“疫”一线的日子,看到一个个患者慢慢好转,瞬间感到所有的付出和劳累都是值得的。

今天下班的时候,有小伙伴问我,在这上班是否担心、害怕,有没有后悔来这支援。我说我心态比较好,从来没有担心、害怕过,更没有后悔。其实说心里话,说完全不怕是假的。在这里,穿在身上的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前些天还因为防护目镜结雾,眼睛不小心进了雾水,着实让我担心了一把。我怕感冒后抵抗力下降,更怕自己被感染无法继续坚守一线。不过大家不用担心,我会谨慎地做好防护措施,平安归来。

祝家人们平安、健康!

2020.2.20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