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名浏阳医生方舱医院记录下有爱的瞬间和温暖的故事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0-02-28 10:09:49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这是一个慈祥的老奶奶,生病的她却反过来叮嘱医护人员要注意身体;这是一个被隔离的‘小男子汉’,14岁的他希望能照顾好同样生病的妈妈;这是一个悄悄抹泪的患者,仅仅因为我们捐了一点日用品给大家……”

武汉江夏区的方舱医院里,除了日常工作,主治医生甘廷俊和护士宁港每天都会随手整理一些照片,并用简单的文字记录下那些特别的人和事。没有可歌可泣的伟大举动,但很多简单的小事和平实的话语让他们的内心一次次受到冲击:简而不陋的方舱医院里,充满对生的渴望,不吝啬的爱与真诚。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欧阳稳江

讲述者:甘廷俊(浏阳市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

10???-1.jpg

这大半个月里,除了日常工作外,甘廷俊会简单记录下每天发生的事,在方舱医院里,他表示,很多简单的小事都让他感受到爱和温情。

有患者悄悄抹泪仅仅因为我们捐了一点日用品

2月24日,掐指一算,到武汉有15天了,时间过得太快了。1月29日,还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进修的我向单位递交了支援武汉的申请书。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一个,我有10年在ICU工作的经验,很多临床操作技术都比较熟练,去一线,应该有用武之地。2月10日,到达武汉后,方舱医院因为小调整还未开始收治病人,不过医护人员已经进入“战斗”状态,开始“练兵”了。因为每个省份对一些医疗技术操作的标准不一样,所以大家希望尽快熟悉环境,和“战友”对接磨合。在这里,大家是一个队伍,精诚团结才能更好地帮助患者。

2月13日,方舱医院开始正式收治病人。我所管理的患者被安置在第5区,正式工作的第一天,我遇到了一个难题——管理患者。这些患者属于轻症,来方舱医院之前多是在宾馆进行隔离,情绪极其不稳定。查房时,一度病区无一人说话,这种沉默让人很难受。因此,如何让他们在这种环境下保持情绪稳定,很考验医护人员的应变能力。

“那个……我没有带脸盆。”查房时,看到有患者在垃圾桶上绑了一个塑料袋当脸盆使用,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对方立即小声解释,听完我的心里酸酸的。查完房,我发现很多患者从宾馆过来时没法回家拿日用品,商店又大多已暂停营业,生活物资很紧缺。

“有什么捐什么,能帮一点是一点。”回到驻地,医护人员商量后,将发给各自的脸盆、水桶、方便面等物资拿了出来。第二天,我们将这些七拼八凑捐出来的生活用品送到了医院,看到我们捐的物资,有的患者甚至感动得流下了泪水。幸好,之后物资慢慢丰富起来了。意想不到的是,患者们的情绪也逐渐稳定下来,更配合医护人员的治疗了。

一颗巧克力的甜希望给你更多的力量

查房时,一个14岁的男孩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因为一家人被感染,他跟着妈妈住在方舱医院,爸爸则在重症监护室。和我说这些的时候,男孩眼神坚定:爸爸不在身旁的时候,他一定要像个男子汉一样照顾好妈妈。

“你们来了,武汉一定会充满希望。”听到孩子的话,隔壁床的阿姨悄悄拭去眼角的泪水。我送给了小男孩一颗巧克力,希望这点点甜,能带给他更多的力量,并告诉他,他是个很棒的孩子,大家都要向他学习照顾好身边人。而医护人员的任务,就是照顾好这里的每一个人。

“谢谢。”“辛苦了!”治疗照顾病人的过程中,听得最多的就是这两句话,一遍一遍,那份真诚发自内心,也给了我们力量和信心。

说实话,在方舱医院工作,治疗本身并不难,按照标准严格执行操作就可以了。对我而言,最难的应该是采集咽拭子。就在今天早晨,我一个人在2个小时内采集了58份咽拭子,用来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

用采样棉签在采样对象咽后壁和两侧的扁桃体上蘸取咽拭子,进行检测……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实则暗藏“危机”。采集过程中,被采样者的咽喉部受到刺激,很容易打喷嚏、咳嗽,导致飞沫传播,其中的危险性不言而喻。因此我们的防护服必须捂得严严实实,全副武装到位。尽管步骤简单,但2个小时下来,我还是出现了缺氧头痛的感觉,大半天才恢复过来……

这大半个月里,我简单记录了每天发生的事,有的事,可能你会觉得平淡至极、不值一提,但在这种特殊的背景下,一桩桩、一件件,都令人难忘。在简陋的方舱医院里,爱和温情一直都在,这就是生命的底色。

讲述者:宁港(浏阳市中医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护士)

10???-2.jpg

宁港说:“武汉是一座温暖有爱的城市,哪怕它正处于疫情之中。”

每一份善意都代表着温暖与爱

2月10日,我们从长沙出发,因为想尽可能多带一些物资,我们每个人要负责4个编织袋和2个大行李箱。一路上,我都在发愁该怎么把这些东西搬到驻地。

到达武汉时已是下午五点。刚下车,高铁站工作人员就在站台上列队,将我们的行李全部接到手中,并“快递”到了停车场,随后,接站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又帮我们将行李搬上车,送到驻地。从高铁站到驻地,我们一行人完全“失去”了搬运行李的机会。

“谢谢!”“不用谢,你们是来帮助武汉的,我们应该为医护人员做点力所能及的事。”言语之间,那份善意让人难忘。

正式入舱上班,我负责的区域在二楼,住的都是女性患者。在方舱医院,后勤人员不能进入病区,因此医护人员还兼了后勤一职。每天搬运90多份盒饭的任务就是由我负责:需要往返四次,耗时半个小时。在穿着防护服的情况下,什么都不做就已经够难受了,何况还要上上下下来回跑。每次运完餐盒,我都感到自己要瘫痪了。

“有事招呼一声就行!”一次运餐盒途中,一楼的一名男性患者主动过来帮忙,那一刻,我的心里很暖。令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他又来了,还带来了一支上十人的队伍。惊讶之余,对方告诉我:他们几个男同志专门成立了一个微信群,负责帮忙运送餐盒,希望能为医护人员减轻一点负担。看着对方真诚的眼神,我的内心充满了力量。

“55床今天的胃口还好吗?感觉好一点没有?”交接班时,所有医护人员都会问这个问题。55床的患者胃不好,刚住进来时进食量非常少,但是足够的营养也是抵抗疾病的重要资本。因此,医护人员都格外关照她,想让她多吃一点。有一天,偶然得到了一小块蛋糕,我的第一想法就是送去给55床患者。看着她慢慢吃下那块蛋糕,我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来,我们加个微信好友吧。”病房里的一个阿姨加了很多医护人员的微信。将微信号告诉她后,我还是忍不住好奇询问原因,答案却令人动容:“疫情结束后,我要让我儿子带你们游览武汉。还有,无论什么时候你们来了武汉,都告诉我一声,阿姨做饭给你们吃。”

关于方舱医院的故事,实在是太多了。在疫情之外,我选择记住这些有爱的瞬间和温暖的故事,因为纵使人生再无常,爱和温暖却可以常驻心间。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