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流水线上的诗人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0-08-14 10:45:04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打破传统,力推玄幻诗

以诗会友,定期主编诗刊

07版追梦人-2.jpg


追梦人:李红尘,原名李爱文,1972年生,湖南邵阳人,供职于蓝思科技,《新玄幻诗刊》执行主编。一直致力于写作,曾出版散文集《母亲的江湖》,散文诗集《风过夫夷城》,诗集《蓝思,让诗歌走入你的门》。近年以诗歌创作为主,力推玄幻诗的发展。

追梦感言:诗歌要有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也要有茅塞顿开的警世喻言。看着这些心爱的文字,有的只是由衷的欣慰,欣慰还有这样多的人热爱着高雅的诗歌。

一直以来,李红尘觉得自己是那个一生都将在“小麦”与“稻田”边彷徨的人。他内心深处的这个感觉,缘于文字——从乡村到都市,即使是身在忙碌的流水线,可对于写作,他都有一种无法终止的炽热。

李红尘在工友眼中说不上特别,下了班他却能全身心沉浸在文字世界里。2003年,李红尘的诗歌被关注并在杂志上发表,同时出版了散文集《母亲的江湖》;2016年,他提出玄幻诗的观点并被广泛认可,开始与志同道合者定期出版《新玄幻诗刊》。

文/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欧阳稳江图/陈永灿

30岁之前,他是那个悄悄的写作者

“村庄已经匍匐了下来,有多少人能活这么久?一百年或两百年,拱起的土丘是生命终止的符号。多少年后,谁能找到多少张曾经熟悉的影子……农谚变成了树桩,系在龟裂的池塘里。我看见黄豆崩出荚壳,又崩入土中。就像有些生命,仓促地完成轮回。”

这是一首名为《黄豆崩出荚壳,总有声音在喋喋不休》的诗歌。与诗中描述的意象一样,30岁之前的李红尘游走于村庄。他是乡村乐队里的一名萨克斯手,以此为生,对村庄的气息极其熟悉。那些特别的感觉,总是被他轻易捕捉到,再通过那些长长短短的句子记录下来。事实上,这种精神操练,他已经练习了十余年——1972年,李红尘出生在邵阳县。念初中的时候,喜欢写作的他跟着同学的哥哥学习写诗。笔下的那些句子虽然稚嫩,却成了他精神世界里一份独特的愉悦。直至高中毕业,他都将这个爱好保留了下来。

“毕竟是在乡村嘛,也就不曾跟人说过我写作的事。”因为家境的缘故,高中毕业后的李红尘回家成了乡村乐队的一员。随乐队奔走于各个村庄,目睹着人间的欢喜与忧愁,敏感细腻的他,心中总是会有很多感触。于是,他每天的日志都是以诗歌或散文的形式出现。到了2003年,差不多攒了厚厚的十余本。

李红尘写作这事,除了家里人,几乎没有人知道。在他自己看来,能够写就已经很好了,也不曾想过拿给谁看或是拿出去发表。这种悄悄的写作,一直持续到2003年。随着第二个孩子的出生,为了家庭生计,李红尘放弃了乐队的工作前往深圳,最终在蓝思科技找到了一份工作。之后,他又随公司来到了浏阳。

与许多工友不一样,下班后的李红尘一头扎进了写作的世界,灵感也汩汩而出。他的一些诗作在湖南作家网转载后,点击率特别高,《湖南诗歌》的编辑从中选择了一些发表,这让李红尘颇受鼓舞。与此同时,李红尘各个体裁的作品也引起了圈内的众多关注,大家纷纷打探:“李红尘是谁?怎么可以写得这样好?”

关于村庄,关于生老病死,连同那些日常的生活场景……李红尘一一收纳于心,并化作了笔下的灵性文字。也是在2003年,他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母亲的江湖》。

“这一年,于我个人的创作而言,是一道分水岭。得知这些文字很受欢迎的时候,我便更坚定了要继续写下去的想法。”李红尘说。

30岁之后,他定期主编《新玄幻诗刊》

“这是夜在褪掉色彩,让诗歌多份悬念。而我以身体涂上七彩光的小麦,会让夜空无从徘徊四顾。北斗从田野上升起,如我举起它的那支火把。”2015年,李红尘开始专心于诗歌的创作。那些跳跃的节奏,让人耳目一新。它所表达的认知似乎不在同一个空间,有时可能穿越到了青铜器时代,有时也可能从珍贵的当下穿越到了未来的某个时代,就像科幻电影蒙太奇手法,让人有无限遐想。然而,诗作所表达的张力和刺世的力度却不可小觑,和传统诗歌创作有了很大区别。由此,2016年,李红尘提出了玄幻诗的观点。

“玄幻二字兴起于老子,老子主张诗歌要有想象和深度,才能凸显诗歌的层次美。”李红尘表示:所谓的玄幻,既不是牛鬼蛇神,也不是穿越飞碟,而是在继承老子“玄之又玄”的理念之下,所发扬的一种写作思维空间。因此,他开始推行自己的主张:“打破传统,逆行思维”,提倡厚重、弹性、舒张、延伸,诗歌要有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也要有茅塞顿开的警世喻言。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玄幻诗不是凭空臆造想象出来的,它是有群众基础的,‘玄幻’的意识早就普遍存在于诗友的脑海之中,只是没有形成概念而已。将它概念化,就是想使玄幻诗在诗坛中显露它冲锋、呐喊的本色。”对于李红尘的观点,认同的诗坛文友越来越多。“玄幻诗的提出其实是针对时下软弱、多病、堕落、媚俗的诗歌而倡议的。它要求我们放开眼界,打破传统,不拘一格,逆行思维。写诗可以个人化,但更多的是要关乎民生社稷、人生哲理。”李红尘表示。

随着结识的诗友与刊物编辑越来越多,大家提议,为什么不直接办一本与玄幻诗相关的刊物呢?作为玄幻诗的有力推行者,李红尘主动担纲起诗刊主编的任务来。组稿、审稿、排版、校对、筹款,这个民间诗刊的创办,李红尘和诗友们的工作全都是义工式的。

“一本诗刊的成本达到了60元,全部靠诗友们自筹经费,这份热情让人感动。”在听说了李红尘他们创办诗刊的事后,一家出版社也给予了大力支持。每期的作者多达数百位,一本诗刊有时的来稿便有上千首。而作为精华版的第五期,更是多达700多页。在经费不够的情况下,李红尘每年都要自掏腰包补贴几千元进去。

“看着这些心爱的文字,有的只是由衷的欣慰,欣慰还有这样多的人热爱着高雅的诗歌。”今年,李红尘的岗位从模具部门换到了研发部门,时间宽裕了不少。空闲时写自己喜欢的诗,通过办刊物以诗会友找到最会写诗的人,于他而言便是最大的幸福。

名家点评

邓文初(清华大学教授):李红尘的诗歌是提炼历史,凝练,厚重,又结合现代流行元素,意境浓郁,气度恢宏,剔除了文坛无病呻吟的炒作,还原了诗歌的清白和清净。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