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代购”毒品从中“蹭吸”构成贩卖毒品罪获刑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0-08-28 10:01:10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法官:是否牟利,并非认定贩卖毒品罪的前置条件

为吸毒人员“代购”毒品,并从中“蹭吸”。近日,浏阳吸毒男子陈某面对检方指控时,辩称自己未从中获利,系为他人购买毒品而非贩卖毒品。

市人民法院在审理该起案件时,认为陈某在毒品交易过程中“蹭”毒品吸食,属于获取利益的一种,且多次“帮”人购买毒品促进了毒品流转,应认定为贩卖毒品罪,遂依法判处陈某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李小雷实习生刘财茂

“帮”人买毒品被指控

贩毒男子辩称未从中获利

今年36岁的陈某,曾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刑,重获自由后,陈某试图戒毒,但在吸毒人员的鼓动、毒品的诱惑下,再次复吸,并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此前,陈某答应吸毒人员为其购买毒品的要求,向上线购买毒品并交给吸毒人员,其目的是能在“帮”别人购买毒品时,从中分上一杯羹。2019年5月30日,陈某在“帮”他人购买毒品并共同吸食及非法获利后,因涉嫌贩卖毒品犯罪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公诉机关指控,陈某在2019年4月到5月期间,三次贩卖毒品给吸毒人员,其行为应以贩卖毒品罪追究刑事责任,且属情节严重。

面对这一指控,陈某及其辩护人当庭辩称,陈某在被指控的三笔交易中均未获利系为他人“代购”毒品,请求法院判决陈某无罪。

从中“蹭吸”也属获利

一审获刑三年半

经查,陈某在去年4月份,应吸毒人员的要求,从上线处购买价值300元的毒品,后与吸毒人员共同吸食了该毒品;5月23日陈某再次应吸毒人员的要求,帮其从上线处购买了400元毒品,并将毒品藏匿位置告知买毒人员;5月30日,陈某在帮吸毒人员购买毒品时,收取了吸毒人员毒资300元,从中获利100元。

陈某的行为究竟是代购毒品还是贩卖毒品?主审法官表示,陈某曾因贩卖毒品被判过刑,其了解毒品并对贩毒的违法性认识高于一般人,其在毒品交易过程中,购毒人员并未要求陈某向谁购买,其并非是负责传递毒品的普通“跑腿”人员,此外其在毒品交易过程中的“蹭吸”应视为获利,不能等同于或直接视为“代购”的成本。

在本案指控的三起毒品交易中,陈某在第一次毒品交易中有“蹭吸”行为,第二次毒品交易未有“噌吸”、获利,在第三次毒品交易中有非法获利100元的情形,从整体上可以认定陈某有独立的购毒渠道,并多次贩卖毒品,促进了毒品流转,应认定为贩卖毒品且属于情节严重。

据此,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陈某明知是毒品仍予以多次贩卖,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系情节严重,且系毒品再犯,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陈某未提起上诉。

看新闻学法律

认定贩卖毒品罪是否需要以牟利为前提?

尽管对于陈某未牟利的辩护意见,法院作出了认定,但事实上,是否牟利,并非认定贩卖毒品罪的前置条件。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47条的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贩卖毒品罪的认定,并不要求主观上以牟利为目的,因为毒品犯罪所侵害的对象是国家对毒品的管制秩序和公民的健康。

主审法官表示,贩卖毒品罪被规定在《刑法》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这一章节,在立法者看来,毒品犯罪属于非经济性犯罪,其所侵犯的亦非财产权益。以牟利为目的的贩毒行为与不以牟利为目的的贩毒行为相比,在危害社会管理秩序、残害公众身体健康这一点上并无本质区别。

打击贩卖毒品行为并非因其“牟利性”,而是因其将毒品进行商品化交易导致毒品扩散,从而危害国家对毒品的管制以及公众身体健康。

因此,只要毒品交易行为在客观上妨害了国家对毒品的管制,危害了公众健康,就应属于《刑法》打击的对象。至于行为人的牟利目的,可以作为量刑时的一个酌定因素,但不应成为行为人是否构成犯罪的必备要件。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