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南开大学编校史,牵出了一位才貌双全的浏阳女儿刘菊淡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0-08-28 10:11:47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她是百年南开首位女毕业生

系出名门乃“杨花刘氏四兄弟”中刘善浤之女,1924年毕业

QQ浏览器截图20200828094538.png

刘菊淡与先生任宗济的照片

“地灵人更杰,一井饮多贤。”浏阳诗人宋赛云曾经有诗称赞浏阳杨花村。诗中所说“一井饮多贤”中的“井”,是指杨花村的棋盘古井,“多贤”说的是杨花这个小山村走出了以“杨花刘氏四兄弟”刘善涵、刘善泽、刘善渥、刘善浤为代表的多位文化名人。

“辗转很多人,才找到了您。想拜托您提供一点刘菊淡校友的资料,我们需要编写进校史和院史……”近日,大瑶镇杨花村党总支书记刘良洪接到一个陌生的求助电话,来电的是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办公室的一名赵姓工作人员。也正是这一通电话,牵出了一个特殊的浏阳女儿——刘善浤的女儿刘菊淡。

她是南开大学第一位女毕业生。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欧阳稳江

祖籍浏阳的刘菊淡

出身不凡且是才女一枚

“刘菊淡,1900年12月29日出生于湖南浏阳,字君坦。父亲刘善浤,母亲唐才难(唐才常胞妹)。

1921年至1924年,就读私立天津南开大学英文学系,为1924年南开大学英文学系第二届毕业生。与此同时,也是南开大学第一位女毕业生……”

数年前,在梳理杨花刘氏四兄弟的资料时,刘良洪对刘菊淡的了解也只有一个大概轮廓:知道她是刘善浤的女儿,也知道她是南开大学第一位女毕业生。但翻阅民国初期的刘氏族谱,却只记录了其父刘善浤与母唐才难的个人信息及婚配情况,关于其子女只简单记录为“子二、女二”,并无具体的名字;而1994年重修的刘氏族谱,也因为失去联系而错过了补录刘菊淡的信息。

2019年是南开大学的一百周年校庆,在编辑校史的过程中,关于刘菊淡,南开大学的工作人员只得到了极其简单的资料,更不清楚她的祖籍地在何处。在一册民国十一年(1922年)秋季的《南开同学录》中,刘菊淡的资料备注的联系住址(或通信处)为“天津英租界小孟庄十号熊宅转交”;其参加的课外组织显示为中国音乐会、湖南同学会。

或许是资料不齐,编写校史的工作人员一度陷入了迷惑之中。直到今年上网查询到“杨花刘氏四兄弟”的相关资料后,抱着试试看的心情,这才辗转找到了刘良洪的联系方式。几乎是没说二话,刘良洪便一口应承下来协助查找刘菊淡的资料。

“刘菊淡活到了83岁,是1982年在上海逝世的。”2017年,浏阳举办纪念唐才常、刘善涵诞辰150周年座谈会及相关活动。邀请的嘉宾中,便有刘菊淡的女儿任梅媮。与此同时,浏阳市淞芙文化研究中心为了挖掘及整理《刘善涵集》,一直与刘善浤的亲属有密切的联系。家谱上无法查询的信息,是不是相关亲属会有所了解?查询中,让人惊喜的是,刘善浤的玄孙女刘珏曾跑遍了多家图书馆,搜集整理了不少刘菊淡的资料。

“其父为刘善浤,母亲唐才难是唐才常胞妹。而身为教育界才女的刘菊淡与南开大学教授任宗济结婚,曾经在《天津益世报》上登了新闻,两位教育家成佳偶,一时在天津成为美谈。值得一提的是,南开校长张伯苓的夫人以刘菊淡干妈的身份出席了婚礼……”根据刘珏提供的资料,刘菊淡的家庭背景可谓是书香气十足。而其本人从南开毕业后不仅担任过英文老师,更在美国密歇根大学深造过。

“因此,说她是才女与大家闺秀是丝毫不夸张的。”刘良洪说。

载入校史

她是南开大学第一位女毕业生

“四日的下午,我去参观了任宗济先生和刘菊淡女士的婚礼,任为南大教授,刘为南大主要职员,尤其是刘女士蜚声天津教育界,值得我们注意,这一对真称得起是佳偶……当新娘休息片刻出来照相的时候,我才细细的领略到新娘的脸,是细嫩而白,两片淡淡的红云,铺在上面,再挂上微微的一笑,一派和蔼的教育家的风度……”

1933年9月4日,刘菊淡在天津与任宗济结婚,《天津益世报》以《庄严的婚礼,任宗济与刘菊淡,两教育家成佳偶》为题发表了一篇文章。刘良洪表示,从文章即可看出,刘菊淡在当时的天津教育界应该是很有美誉度的。“这篇记录婚礼现场的稿子,描述了一对璧人佳偶天成的婚礼现场。与任宗济先生比翼双飞的刘菊淡,是才华与美貌并存的。”

那么,作为教育界翘楚的刘菊淡又有着什么样的人生经历?为何会成为南开大学的第一位女毕业生?2019年,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阎国栋教授在外国语学院迎新大会上的讲话与一篇纪念南开大学建校90周年的文章《从此开眼看世界——南开外语学科九十年》相互佐证,毕业于南开大学英文学系的刘菊淡成了该校历史上的第一位女毕业生:

南开的创办人为严修和张伯苓,在创办之初两人就有考虑如何解决学生深造的问题。早在1915年,南开中学便应毕业生之请求开了英语专科一班,目的是为有志留学或从事教育工作的青年提供深造条件。在南开大学创立之前,两位创始人便赴美考察,为筹备建立大学而努力。

1919年,南开大学建校,以“文以治国,理以强国,商以富国”的思想设文、理、商三科,直至1921年才增设矿科。按照课程分,则分为文言学、数理、哲学及社会科学、商学四个组。其中,文言学组包括国文、英文、法文、德文、日文五学门。

1919年9月25日,南开大学举行开学典礼。在人数不多的教师队伍中,司徒如坤和美籍教师刘易斯是最早的英文教师。在开学典礼上,刘易斯在演讲中提出,南开大学的创立源于南开中学的办学经验积累,但大学中没有女生,显得美中不足。为此,两位英文老师大力倡导南开必须要招收女生,“使女子在本国有研究高等教育的机会。”次年,南开便招收了3名女生,其中便包括了英文学系的刘菊淡。1924年,刘菊淡正式毕业,由此成为了南开大学第一位女毕业生。

毕业后,刘菊淡于1924年至1929年在南开女中任英文教师;1929年,在校长张伯苓及丁懋英大夫的推荐下获奖学金,前往美国密歇根大学深造;1932年,获得美国密歇根大学心理学硕士学位的刘菊淡受张伯苓之邀回国,据《南开大学校史(1919-1949)》记载,刘菊淡选择了回到南开工作,直至1936年才从天津搬家到上海居住。

解放后,在上海安定下来的刘菊淡在多所学校任英文教师。直至去世前的两年,刘菊淡还在协助政府相关部门做英文翻译。

“由此可见,刘菊淡与南开是颇有渊源的。”据刘良洪介绍,南开大学方面收到浏阳市淞芙文化研究中心提供的资料与照片后表示极其珍贵。而他也还在做大量的搜集整理工作,为的就是想让更多人了解这位载入南开史册的浏阳女儿。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