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回乡“代驾”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0-10-27 10:13:06
微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外出闯荡,当上代驾司机月收入过万元

回乡创业,创办代驾公司带出一个团队

05版会客-3.jpg

夜幕降临,陈义良公司的代驾司机,骑着电动自行车,等待顾客下单。受访者供图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陈义良着实高兴了一把,他们公司的订单创历史新高,“三天营业额达到两万余元,师傅们都忙得不可开交。”

陈义良的公司名叫洪师傅代驾责任有限公司浏阳分公司(以下简称“洪师傅代驾”),从今年5月份开始运营。“创业做代驾公司,我是希望向市民传递‘喝酒不开车’的理念,同时为社会创造更多的灵活就业岗位。”作为一名返乡创业青年,32岁的陈义良定了一个目标:到年底时,在目前公司拥有30余名代驾司机的基础上,力争新增20个灵活就业岗位。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胡吉星

创业失败远走他乡

建材老板误打误撞成代驾司机

2017年,原本在浏阳做建材生意的陈义良,关闭了自己经营了4年多的建材店。创业失败后,他决定外出闯荡,并将珠海作为打拼奋斗的下一站,“那时候很受挫,就想着换一个环境,没准工作和生活能够有新的起色。”

到达珠海后,由于人生地不熟,陈义良只能从最简单的事情做起,“刚过去时急着挣钱,了解到那边代驾行业比较成熟,就打算先做几天代驾司机。”抱着先就业再择业的想法,陈义良就这样成为了一名代驾司机。

“我至今还记得:工作第一天,我接了1单,第二天接了2单,第三天接了3单,第四天接了4单,第五天接了5单……”尽管订单数并不是特别多,但这还是让他看到了美好的前景。于是,他下定决心成为一名专职代驾司机。

披星戴月,风雨无阻。穿戴好统一的服装,骑上自备的折叠电动自行车。别人下班,陈义良上班,“代驾司机的工作时间一般是从傍晚6点到次日凌晨,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为了更快地熟悉珠海的路况,每天工作之余,陈义良会带上手机导航,坐公交车四处扫街,将各条路线熟记于心。

在一次上班途中,由于避让不及,陈义良被迎面驶来的一辆电动车撞倒在地,导致膝盖受伤,走路都一瘸一拐的。但为了不影响工作,陈义良并没有向公司请假,第二天又准时回到了岗位,“好在这个伤势没有影响到开车,主要是走路不方便,差不多半个月才完全恢复。”

靠着勤于思考的钻劲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入行4个月时,陈义良的代驾订单数成为当时入职公司所有代驾司机中最多的。能赚钱、能开不同类型的车、能把客户安全送回家,他也慢慢地喜欢上了代驾这份工作。

此后的两年多时间,通过自己的勤奋工作,陈义良每月所接的订单数都名列前茅,月收入超过1万元,成为代驾行业里名副其实的“老司机”。

返乡发展寻找商机

成立代驾公司,传递“喝酒不开车”的理念

在代驾行业打拼了近3年,摸清了行业门路后,陈义良的工作慢慢稳定。但他心里清楚,珠海终究不是自己的归属,萦绕心头的还是家乡浏阳。201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陈义良结识了前来广东出差的浏阳市招商引资服务中心的招商干部,并将自己从事代驾工作的经历和对方进行分享。交谈间,这名招商干部不断鼓励他回浏阳发展,让他又重新燃起了创业的梦想。

有了好的想法,陈义良说干就干。2019年底,他从珠海回到浏阳,开始着手市场考察。

经过半年多认真细致的调研,他发现,近年来,浏阳交通部门严查醉驾、酒驾等交通违法行为,同时加大宣传教育,市民“喝酒不开车”的意识大幅提升,代驾在浏阳市场也悄然兴起。他分析,如果自己能够成立一支代驾“正规军”,前景大有可为。

“开代驾公司,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加盟其他代驾品牌,另一种是自主创建品牌。”经过深思熟虑和反复对比后,陈义良选择了加盟“洪师傅代驾”。陈义良认为,提供代驾服务,市场定位非常重要,收费过高,消费者不买账;收费过低,服务品质没有保障。此后,他又得到了集里街道经发办干部的大力帮助,在市场分析、店面选址、证照代办、公司注册等方面,享受到“保姆式”的贴心服务。

有了好的平台,关键还要培养一支高素质的司机队伍。对此,陈义良始终坚持宁缺毋滥的招人标准。“我们招聘司机的要求是,驾龄满5年,年龄在26周岁—48周岁,无不良驾驶记录、无重大事故记录、无犯罪记录,驾车技术和驾驶习惯良好……”陈义良说。

目前,陈义良的公司运营已步入正轨,每个月的代驾订单数快速增加。“对于这个行业的前景,我抱乐观态度,未来代驾服务业肯定会越来越规范。”陈义良说。

代驾司机讲述

“每送一个客人回家,可能就减少了一次酒驾”

王耀今年32岁,是一名有着9年驾龄的老司机,开过的士,当过送货小哥,一直与车相伴,其行车里程逾三十万千米,没有出现过一条违章记录。应聘到陈义良的代驾公司3个月的时间,王耀已经接了800余单。

王耀告诉记者,自己每晚7点左右出门,次日凌晨3点多回家,有时会忙到凌晨6点。接单最多的一天,他跑了17单,“时间衔接得非常好,刚结束一单又接到另一单,那天一共赚了500多元,也是我做代驾以来最高兴的一天。”

凭着自己的勤奋,王耀每月靠代驾赚的钱,已足够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开支。在他看来,代驾带给自己的,除了一份不菲的收入,还有一种职业认同感,“做代驾是很有意义的,我每送一个喝完酒的客人回家,能帮他们避免一次酒驾。”

二孩妈妈成为公司唯一的女代驾司机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一辆折叠电动自行车、一个头盔、一身工装,谭立冬走上浏阳街头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在陈义良的代驾公司中,谭立冬是唯一的一名女代驾司机。

今年40岁的谭立冬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和丈夫一起开了一家物流门店。今年5月,谭立冬应聘进入“洪师傅代驾”,成为了一名兼职司机。

“门店里的事情主要集中在白天,到了下午就没什么事情。做代驾,既充实了生活又能挣钱,至少比夜晚抱着手机玩有意义、有价值。”在谭立冬看来,凭自己的劳动挣钱,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因为开车稳、服务好,谭立冬收到了不少顾客的好评,且经常能收到客人主动给的小费。

“刚开始做代驾的时候,丈夫还有点担心我,怕不安全,其实浏阳治安很好,没什么可担心的。”谭立冬说。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