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一次写个够”后,社会又成熟了一些

2013-06-03 10:35:46 编辑:戴鹏 来源:浏阳网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董怀国

据媒体报道,6月2日,四名着装类似比基尼的美女在河南洛阳养子沟景区,要求景区开辟专门地方让游客刻划留名。如景区不同意,就让游客现场在她们身上写字留念。这四名女子手中的牌子上写有“让我一次写个够”、“到此一游”字样。

四名女子这样的举动,发生在“丁锦昊到此一游”风波之后不久,到底两者有无必然联系,尚不得而知,可能要成为美女们永远藏在心里的秘密。但是可以肯定,她们不大可能为丁锦昊“平反”。因为丁锦昊的事情影响太大,自然而然没有争议。我更愿意相信她们是借人们当前对“到此一游”四个字的谙熟度来炒作对于景区普遍没有供游客签名留念的地儿的不满。

我们注意到,就在对丁锦昊进行铺天盖地的批判的时候,有一些细微的声音还是在嘟囔着,不过是被主流的判断压制到近乎听不到罢了。这些声音,除了奉劝大家不必对一个小孩子穷追猛打之外,也对景区没有满足游客涂鸦的欲望表示了不满。比如说就在四美女之前,也有两名赤膊男在河南栾川的老君山景区以“肉”充墙,在彼此背部写下“到此一游”,并自拍留影。

如果不是这样两起带有搞笑色彩的“肉墙题字”,我还真不会想到,在一些人心里,那种要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写上“到此一游”的冲动有多强烈!想起以往的名胜,包括李白杜甫等人在内的大文豪小文豪真文豪假文豪们每到一处都“必有好诗”,确实也给后人留下了许多文化瑰宝。而那时的“景区管理方”或者酒店老板,似乎也并不在意这些人涂坏了墙,必要“附庸风雅”一番,提供方便。这样看,“到此一游”的欲望又未必是“民族劣根性”,而是文化传承?

可是我又还是想指出,名胜留字留画,那是人家有真本事,亮出了真家伙,相信但凡狗屁文章当时就被人扔了的。所以今天那些手痒痒想拿刀在柱子上墙上刻字的人还真得注意了,你那不是李白的笔,涂抹出来的也不是王羲之的画作。今天景区对于胡乱刻划的禁止,以及公众对于破坏景观行为的抨击,也就不见得有多么苛刻。

这就是一对矛盾,很让人担心。因为《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就曾说过,现在的舆论环境很不适合思想争论,一争论就变成尖锐对立,很多人用口号代替争论,试图一说话就压倒对方。可是,据说四女和两男分别在景区作秀以后,两个景区的管理方都出来回应,不约而同对游客的诉求表示了理解,称要设专门地点供游客刻划留名,避免景区再现“人肉”留名墙。这样高度包容的回应,是让人非常欣喜的,我相信景区设置留名墙这样的做法,当很快在各景点实现。

当然,“让我一次写个够”所涉事件并不复杂,景区和游客互相体谅一下,搞个留名墙是很简单的事情。我们所应该关注的是,还有更多、更复杂的社会问题,命题可能宏大,牵涉可能广泛,我们是否像胡锡进所说那样,“试图一说话就压倒对方”?是否还有解决“让我一次写个够”事件这样的胸怀和智慧?其实只要胸怀更开阔一些,那么相关的智慧总会生成出来的,问题的解决,当然也就总能想到办法。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在主流的谴责乱写乱画舆论潮流面前敢于秀出“让我一次写个够”,这需要勇气;人群对这样的发声报以理解和包容,这需要充分的社会理性。现在,四女两男分别孩子气地秀了一回,于是我们的社会,又成熟了一些。

关键词:社会花炮节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