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司机腐败”源于“爱屋及乌”的权力失范
2014-06-18 09:53:21   来源:浏阳网   


    孔子曾说,“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司机之所以有“变不可能为可能”的巨大能量,不是因为他巧舌如簧,而是因为局长“心领神会”。“司机腐败”的背后通常都有着局长们的默许、纵容甚至是庇护。

    杨朝清

    近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布的一起典型案例,让人领略了触目惊心的“司机腐败”:因贪腐被判处无期徒刑的河南省烟草局原局长郑建民,其司机王某某同样收钱不眨眼。他利用和局长的亲密关系,极力促成郑建民在局长办公会上拍板购买枫华公司名下温哥华大厦,在交易成功后获取枫华公司500万元巨额贿款。(6月17日《大河报》)

    在一个区分性的认识里,个人事务和公共事务的不同,在于它们的角色和规则不同。从概念上看,司机和局长的亲密关系是一种私人关系,局长办公会则是一种公共关系,“司机腐败”说到底就是公私关系的混合变形,即司机利用局长的影响力牟取不法利益。当权力自肥、权力失范和“爱屋及乌”组合在一起,“司机腐败”很难说不是一种必然。

    中国历来是一个人情社会,“司机腐败”不仅是个人关系对公共关系的腐蚀,同时也是公共关系利用个人关系得到的伸展和转换。换言之,“司机腐败”的背后,通常都隐藏着更大范围、更大程度的权力越轨。

    孔子曾说,“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司机之所以有“变不可能为可能”的巨大能量,不是因为他巧舌如簧,而是因为局长“心领神会”。作为一个行政经验丰富的烟草局局长,郑建民不可能不知道司机请托背后的深意;从这个角度上说,“司机腐败”的背后通常都有着局长们的默许、纵容甚至是庇护。

    一旦权力没有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一旦权力有法外运行的空间,一旦官员头上的“紧箍咒”由紧变松,权力就面临着失范的风险。在自我约束力和外部控制力同时下降的情况下,“司机腐败”就会不断上演,不断侵蚀着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底线。

    伴随着制度建设的伸展和社会监督的加强,禁令频频之下,公务员过去权力在法外运行的空间进一步压缩,与身份相关的特权福利逐渐减少,戴在头上的“紧箍咒”越来越多,这固然值得肯定,但是要从根本上终止腐败链条的利益输送,依然有漫长的道路要走。

    故而,要终止“司机腐败”,还得从源头上抓起。在理想的图景里,局长们可以“爱屋及乌”,却不能以牺牲公众利益作为代价,更不能将公众利益作为“人情”。只有从源头上斩断腐败的利益链,让他们既没有权力寻租的空间,也不敢剑走偏锋,才能真正意义上消除“司机腐败”。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秧田护渔队,折射出农村生态意识的觉醒
下一篇:让户外广告真正成为城市风景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