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断指表清白”极端诉求背后的执法短板
2014-07-28 10:18:21   来源:浏阳网   


    不分初衷、不管具体情境,就一律认定为“非法营运”,一律对当事人给予重罚。“制度至上”的大行其道,可能会催生“执罚经济”的畸形利益链。

    杨朝清

    7月23日,周明驾驶私家车搭载一对孕妇夫妻,运管处稽查大队以其非法营运为由扣押车辆,但周明认为自己只是在做好事。在多次索要车辆未果之后,第二天,在四川省达州市运管处稽查大队办公室内,周明持菜刀砍下自己左手小指,称“如果说我做错了事,就用这根手指来还”。(7月27日《成都商报》)在电影《让子弹飞》中,“小六子”为了证明自己只吃了一碗凉粉,采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自残方式“剖腹验凉粉”。在现实生活中,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也有少数人采取了极端的方式。高中生因被怀疑盗窃室友财物“自杀证清白”也好,周明“断指表清白”也罢,这种不顾后果的极端诉求,错得让人痛心。

    到底是乐于助人,还是非法营运,周明和运管部门各执一端。当双方都把同一个标的物看得如此重要并且都不愿意退让和妥协的时候,冲突甚至悲剧就难以避免了。面对非法营运带来的3­10万元罚款,声称自己没有跑黑车只是做好事的周明心理失衡、情绪失控,采取自戕的方式来进行利益表达。

    周明通过“断指表清白”塑造了一个弱者的形象,赢得了舆论的同情。然而,如果说周明真的是助人为乐,为了洗刷冤枉和屈辱,就拿自己的身体下手,这样的维权方式,是否太过艰辛和残忍?如果说周明确实拉过黑车,为了达到逃避惩罚的目的,通过自残是否太过功利和算计?可是,不管怎么样,透过“断指表清白”这面镜子,我们也可以发现当前交通执法过程中存在的短板与不足。

    打击非法营运的目的在于维护交通秩序,保障公众出行安全;只不过,在具体的执法过程中,制度善意可能走偏、变味。不论是非法营运界定困难,还是执行过程中“一刀切”——只要带客收取了一定的费用,不分初衷、不管具体情境,就一律认定为“非法营运”,一律对当事人给予重罚。“制度至上”的大行其道,可能会催生“执罚经济”的畸形利益链。

    区分顺带捎客和非法营运的界限,细化非法营运的惩处办法,才能避免不分青红皂白的“执罚经济”。只有在法律制定的时候多一些人性化的细节考量,只有将依法行政、文明执法落到了实处,法律才会赢得更多的尊重、敬畏和认同;我们的社会生活中,才会少一些错乱的利益表达。

 


 

相关热词搜索:断指极端背后红网烟花频道湘蓓科技

上一篇:放“生命通道”一马
下一篇:因“为官不为”长沙火车南站综管办主任廖铁辉被责令辞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