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屠夫”的刀,终归是一把好刀 - 浏河时评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北大屠夫”的刀,终归是一把好刀


2017-06-16 11:27:35  来源:浏阳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此时我们来看北大“屠夫状元”的刀,虽然隐于市井坊间,但是透出的不是唯利是图的寒气,而是基本操守的正气。
 
    文/阿木
 
    天外黑风吹海立,浙东飞雨过江来。东坡先生这样激流澎湃,豪气干云的诗,用来说今年恰好在六月考试季驾临华南的大雨,如何?反正,在这样一个对高考试题、高考制度甚至中国的整个教育制度极尽揶揄和批评必定每年如期而来的时代,我并不愿意附会其中,倒还勾起了对当年自己的高考经历好多的回味。老实说,我也如大家一样能数出当下教育的种种不是,但是决不反感。
 
    所以,每当有人在高考作文题出来撺掇我试着写一写的时候,我万不敢答应。因为,离开高中语文老师呕心沥血的指点已经多年,我们的水平其实已经未必及得上高三考生。遮掩一些说,是我们的生活情境和思维方式已经同校园迥异,不适合往高考作文掺和。
 
    我还怀疑,爱之深,责之必切,年年批评高考的背后,是父母对于子女成才的希冀,是教育工作者对于人才培养的孜孜求索。毋庸赘述,高考在我们这个国家,已经是一种现象,一个文化符号,一个无数人精神寄托的殿堂。
 
    尽管在物欲横流的时节读书无用论被谈得比较多,但是你如果真的信了那些说“读书无用”的人家里不读书,那你就傻了;尽管在“高考独木桥”面前怨声载道,但是你如果真的以为可以轻松找到一条更公平且轻松的的高校招录方式来,那你就天真了。
 
    大家一定还记得西安街头那个北大毕业的“屠夫状元”陆步轩吧?他从北大毕业以后就被分配到了“体制内”,但是立马辞职“下海”;2003年他在铺天盖地的舆论关注下又被邀请回“体制内”,直到2016年,忍不住还是重操旧业,操刀卖肉。
 
    陆步轩的人生经历无疑是太多人的谈资。或鄙夷,或深思,或称道,不管是哪一种,人们都愿意在不自觉中将自己的人生代入其中。我觉得,这里有两点需要特别提出来。一是,陆步轩“下海”一度不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坚守了起码的道德操守,比如批发进一批假电池,硬是一节都不肯卖出去。二是,终归“苦心人天不负”,如今的“屠夫状元”已经将他的小摊位开成了连锁店。
 
    此时我们来看北大“屠夫状元”的刀,虽然隐于市井坊间,但是透出的不是唯利是图的寒气,而是基本操守的正气。更重要的是,在互联互通大数据时代,知识的浸染已经让其显示出了区别于平常的锋利。
 
    《庄子·养生主》也记录下了一把好刀。姓丁的厨师一把用了十九年的刀,“刀刃若新发于硎”。如果说其他的厨师都是操刀猛斫,挥汗如雨,这位厨师则是每到大骨头大关节的地方,寻找其间细微的间隙下手,所以“游刃有余”“謋然已解”。
 
    文人的刀,果然都不同凡响。庄周笔下,诠释出的是方法论,讲避实就虚,讲顺其自然;陆步轩这里,强调的是情操论,守道德底线,遵公序良俗。不管是哪一种,都要感谢人类千百年来自然知识的不断积累和道德规范的共同认知,通过教育的方式一代一代传承,于是才有了文明区别于蒙昧,创新区别于保守,自由区别于束缚。
 
    陆步轩坦言,他在“走背运”的时候,“好几年都觉得读书没有用。”而今天,他说终于同北大和解,最好的注释是“读书不一定改变命运,但是读书能改变思维”。“和解”一词耐人寻味——当我们在社会上经历了太多的风雨,巴巴地回望那个教我们知识教我们做人的地方,其实是多么希望同学校“和解”,同知识“和解”。

相关热词搜索:屠夫终归北大

上一篇:成功是可以复制的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