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附小,让计算机老师教语文可好? - 浏河时评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清华附小,让计算机老师教语文可好?


2017-10-13 10:02:08  来源:浏阳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现在,清华附小的计算机天才们完全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合成一首首足以同苏轼诗词媲美的作品出来吧?这是语文之福,还是语文之祸?
 
  阿木
 
  10月9日,一篇名为《当小学生遇见苏轼》的文章被发表在公众号“清华附小2012级4班”上,很快,此文刷爆朋友圈,妥妥的一个“10万+”,收获了7000多个赞。
 
  据说,这是清华附小为纪念苏轼先生诞辰980周年而开展的系列活动的成果。这些小学生用课前演讲、晨读吟诵、暮省时间进行游戏飞花令、临摹苏轼的书法和画作等方式,致敬苏轼。而吓坏一大帮人的,是这些活动居然还有《大数据帮你进一步认识苏轼》等论文出来。
 
  小学生用大数据分析大词人,而且形成论文,吸引来无数赞叹的同时,批评和质疑的声音自不会少。有人觉得此间老师和家长的参与不该混为学生的成果,甚至还有人又拿社会伦理说事,教育学家熊丙奇就撰文《没个好爸爸,清华附小学生还能“遇到苏轼”吗?》。道理自然有,不过其中的酸味也比较浓,难怪一向并不低调的清华附小回应:“质疑是因为不懂小学生。”
 
  笔者看来,这些批评者不懂小学生,而清华的老师未必就真的懂苏轼。我这话,是从“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的著名的斗嘴故事敷衍来的。毕竟世界太复杂,人人无非都在管窥,管窥的结果不能说没价值,但是也不大好说已经反映了研究对象的全部。
 
  文化圈子中的苏轼也是这样,我们知道“一千个读者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时代不同,对于文学作品的评价也就不同;读者不同,个人思维认识的代入引发的品鉴也就不同。甚至,苏轼自己的一首词,他书写的时候同今后回味的时候,感受也会不同。我们“以物喜以己悲”的时候太多,单纯从文学鉴赏的角度来说,这也没有什么值得指责的。
 
  既然文学就是这样一个流连于人物和自然之间,写实和表虚之间,理性和感性之间的物事,那么我们只有用文学的方式去亲近,去感受,去传承,才能发现其魅力。千万不要试图帮着别人去读韩柳欧苏,更不要试着去找到一个固定的模式学习唐诗宋词,那是糟践文学,误人子弟之举。
 
  当年笔者教小孩子学语文,最烦的就是《教案》和《教参》给我列出一大堆框框来——语文教学不该有一个非常开放的空间吗?在应试教育局面下,连晨读都取消了,不管是老师粉笔在黑板上的板书,还是投影仪打出课文结构解析,都让我十分恍惚,疑似听到手术托盘里刀叉剪钩叮当作响。
 
  清华附小犯下的就是这样的错误。大数据统计出结果,形成论文,证明了苏轼就是个吃货,披露了苏轼的朋友各有特长,统计了苏轼最喜欢用哪几个词,揭示了苏轼其实是全域旅游的始祖……如果大家还承认苏轼就是个搞文学的,那么试问这些研究哪个同文学挨了边呢?这是清华附小计算机老师的骄傲,却是语文老师的悲哀。
 
  互联网时代,借助大数据学习语文当然值得探讨,但是不能买椟还珠。咱们要保证学习和传承的还是语言文字,还是那些春花秋月,腾蛟起凤,大笔如椽,呕心沥血,还能保存那份“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悲怆,“八千里路云和月”的激昂,“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倔强,“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情怀……
 
  当年,围棋号称博大精深,中日韩三国演“弈”留下了一代人美好的记忆。可是,自从阿尔法狗将围棋泰斗们像对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高手那样狂虐的时候,我需要敬服人工智能的强大,却也只能凭吊纹枰争斗的所有精彩。现在,清华附小的计算机天才们完全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合成一首首足以同苏轼诗词媲美的作品出来吧?这是语文之福,还是语文之祸?
 
  于是我想起了那些圈养的、每天喂食饲料速成的鸡。烹熟了盛到盘子里,倒也是氨基酸和微量元素。是不是鸡呢?见仁见智吧。我最想听的,还是清华附小语文老师的意见。

相关热词搜索:附小清华语文

上一篇:要美好就要化压力为动力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