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特立独行中的生和死 - 浏河时评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在特立独行中的生和死


2018-01-05 10:29:20  来源:浏阳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他们能找到正确的路子,看起来与众不同,是因为他们在平时不断地进行着知识的累积,素质的提升,从而在关键时刻,其沉稳的底气、冷静的态度、坚定的信心彰显出了力量。
 
  文/阿木
 
  我想说,特立独行是一件越来越艰难的事情。
 
  在我们这一拨人上中学那会儿,最受女生欢迎的无疑是篮球打得好的男生。这些男生不管有没有俊朗的外表,只要往场上一站,一趟运球,一次得分,往往能够赢得一片声的尖叫欢呼。而同时,这些男生“学渣”的表现往往能够得到忽略甚至包容。
 
  到今天才终于弄明白——那是一个讲求“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时代,大家都在“感家长情,听老师话,从而用功学习”中反倒显出了平庸,那些学习成绩不好于是“专攻”篮球的男生,反倒因为“特立独行”而大受欢迎。多少有些“物以稀为贵”的意思。
 
  然而到现在还真不行了,各个行业、各条道道无不堪称竞争激烈,谁都别想轻轻松松露脸。拿做生意来说,往往我们头一秒还头脑中灵光闪现以为有了好点子,后一秒就沮丧地发现,已经有人如此做了。在上世纪80年代,一群追求特立独行的年轻人穿着花衬衫、喇叭裤,提着录音机当街“踢死狗”,还真被一度当作了社会变革的一部分,长沙人更是“尊称”他们一声“水老倌”。到现在这样的表演还管用吗?有人关注吗?可怜干露露都不管用。
 
  所以我们应该理解,对于特立独行的追求其实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从实用主义角度来看,天下熙熙攘攘,大家都渴望展示自己的与众不同被关注,被关心,被重视。然而现实往往很残酷,“欲富贵者,贫相也;急欲富贵者,夭相也”,有的人日思夜想,意识焦点到处,却终归是想要而不可得的地方。于是焦虑,于是怨怼,于是言行越来越出格。
 
  屈原在他的作品里就提到过两个人,“接舆髡首兮,桑扈臝行”。楚狂接舆在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时代剪了个光头,表示他誓死不同权贵合作的态度。但是此间不得不说的背景呢?他本来急着想进入士大夫行列,只是仕途受挫才走上了这样一个极端。西晋阮籍的命运大概和接舆差不多,每天驾个牛车瞎逛,痛哭一场才回家。哭什么呢?无非又是说权贵无能遗贤遍野了。
 
  只是可以肯定的是,接舆等人还是有点真才实学,行为艺术做起来还能通过“往者不可谏兮,来者犹可追也”等歌咏透出文化气息来,比现在某些人一旦在言行举止上不能为世人接受便“人肉”并散布个人信息、围堵人家家门、威胁他人人身安全强了不知多少。可见,没文化,做流氓都是可耻的。
 
  其实,只要事物一般的规律不变,那么我们应对的方法不可能有太多标新立异的空间。当难题在高手面前迎刃而解,当困局在进取者面前豁然开朗,我们以为他们有着天然的与众不同的思路,但是实际上,他们只是恰好找到了正确的路子;之所以他们能找到正确的路子,看起来与众不同,是因为他们在平时不断地进行着知识的累积,素质的提升,从而在关键时刻,其沉稳的底气、冷静的态度、坚定的信心彰显出了力量。这些,是其他人不具有而且很难清楚认识到的。
 
  那么真正的特立独行,很可能只是外界对强者的误解,而并非强者的行为方式真的有什么特别。所以强者追求内在的自我提升,追求将事情做好,弱者追求外在的特立独行,追求受人追捧的虚荣;所以强者在看起来正好像特立独行的过程中不断强大,而弱者在追求特立独行的虚妄中萎靡。
 
  先有存在,然后有定义。在人群中显得如此特别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能力和实力才是成功的保障,而特立独行的评价,更像是对成功的奖赏。
 

相关热词搜索:特立独行

上一篇:低质社交不如高质独处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