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抵人格尊严,所以广告牌能杀人 - 浏河时评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直抵人格尊严,所以广告牌能杀人


2018-03-09 10:00:44  来源:浏阳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阿木
 
  在刚刚进行的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上,《三块广告牌》不出意外地斩获了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两项大奖。
 
  而这部电影,整体来看是带有一点荒诞的意味的——愤怒的母亲不满警察局的拖沓,在女儿受害地租了三块广告牌,逼问“怎么会这样,威洛比局长”,最终牵扯进一大帮人,而本来德高望重的警长为了阻止该位母亲越来越疯狂的举动,当然也是感觉痛苦和无奈,选择自杀了。
 
  是以这部电影还有其他的译名,叫做《广告牌杀人事件》。
 
  我们曾经受好莱坞电影影响太深,总以为美国人普遍自信到自大,英雄情结特重。而威洛比警长这个带枪的人,竟然选择了自杀,我们只能认为,饶是高傲如美国人,内心其实也是有脆弱之处的,一位失去女儿几近疯狂的母亲竖立广告牌讨要说法的举动,恰好击中。
 
  中国人对此有解释,那就是伤人可以用一种另类的方式——置对方于众矢之的。在《三国演义》中提到,曹操的势力已经非孙刘所能抗衡时,孙权去信劝他取代汉献帝称帝。曹操对于“篡位”名头还是有忌惮的,说“是儿欲使吾居炉火上耶?”
 
  同样的道理,我们看到明代的官员一个个长期对皇帝不友好,动不动就在朝堂死谏,最极端的例子是逼得皇帝四十年不上朝。这一奇观出现是因为,明代程朱理学盛行,极大影响到人们的三观,以至于官员轻生死而重青史留名,皇帝忌刑杀而免遗臭万年。
 
  所以能杀死一名警长的不是一块广告牌,而是从广告牌出发,社会舆论对警长的巨大压力;能阻止曹操称帝的也不是孙刘联盟的军事实力,而是后世之人对他如何评价。毕竟,古人也罢,今人也好,类似于法皇路易十五“我死之后,哪管它洪水滔天”那样不讲究的人少之又少,大家都希望社会能对自己的成绩、人品、学识、威望等等各方面都作出较高的评价——这是人格尊严的源头。
 
  康德说:“人格是道德主体的精神编制,在这个定在的有限性中,人知道自己包含了某种无限的、普遍的、神圣的东西。”对于他所称的“无限”和“神圣”,《恶之花》的作者波德莱尔是这样用行为艺术去解读的——有一次在巴黎街头遇到一个乞丐伸手向他要钱,他便抬手打了乞丐,愤怒的乞丐还手打倒了他。作家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擦着鼻血对乞丐说:“现在,我们的尊严平等了。”
 
  我们看到,直抵人格尊严,是一把应该慎用的双刃剑。作家能够用树敌的方式将人的尊严还给乞丐,忠贞的大臣能够用冒死的决然批龙鳞逆圣听,这都是在捍卫人格尊严上留下的佳话。但是,《三块广告牌》中的女主角,却因此将警长逼到自杀,只能说,人格尊严就是个人的主权,就是一切价值的源头,我们能做的是呵护它成全它——不管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而不是伤害它褫夺它。
 
  此时再回到《三块广告牌》本身,我以为人们从平和、善良走向焦躁、暴力的过程,本来是有较好的方法可以阻止或者扭转的。人类社会的沟通,从肢体动作到语言文字,到键盘和手机,这是在沟通方式上向便捷不断进步的过程,但未必是效果不断走向最佳的过程。只要有尊重所有人人格尊严的需要在,户外广告牌、键盘手机之类,永远比不上口头语言来得更有温度。
 

相关热词搜索:广告牌人格尊严

上一篇:防老人陷入“神医”“神药”骗局需多方合力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