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完美,无处安放 - 浏河时评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太完美,无处安放


2018-12-12 10:12:54  来源:浏阳网


 
  阿木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这是中国的传统,为人父母者大概都是这个心思。
 
  但是在文化典籍中我们看到有一个人是例外的——苏轼。他在中年得子之时,也遵照习俗给儿子“洗三朝”,许是感慨万千吧,信手就来了一首《洗儿歌》,道是“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拿现在的话来说,这28个字就是话少,信息量大。既希望儿子出人头地当大官,又希望他不要太聪明,愚钝一些不要紧;既扣紧了当时洗儿子的主题,也夹带了感伤“我被聪明误一生”的私货;既可以看做是家庭生活小片段的写实,又可以看做是对人生、对社会的深度感喟。
 
  除了这一首“不正经”的小诗,苏轼还有一首为世人耳熟能详的《水调歌头》,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就显得严肃多了。他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月儿圆了会有缺的时候,人儿聚了会有分的时候,风和日丽之后可能是风霜雨雪,一马平川之时可能就会遇到坎坷艰辛……看起来,世间的事情,简直就是没有完美的时候,所以他只能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一个“但愿”,道尽无奈。
 
  不光是苏轼无奈,我们似乎全都接受了这种不完美。物不完美,人不完美,事情不完美,我们已经将这种不完美看成了必然,看成了常态,以至于看到断臂维纳斯,无数人想着要给美艳绝伦的她续上臂膀,但是时至今日,没有哪一位大师完成——不是没做好,而是压根就没有信心去做。我不知道这种态度是真的反映了世界的本相,还是人们已经在一次次的失败之中放弃了征服。
 
  至少从目前来看,无奈是极大的可能,因为人们都已经为自己的思想库存放了一种叫做“残缺美”的认知。这让我们在思想认识上尊重自然,尊重现实,在社会实践中随时准备好放弃对完美的追求。甚至,从这样的思想方式出发我们还会批评那些追求完美的举动为“苛求”,担心这会让我们斤斤计较,患得患失。西方著名的“存在即合理”论断,简直可以拿来解释一切——主动和被动,主要和次要,静止和运动……
 
  刚刚逝去的金庸先生,或许也是在这中间困惑不已吧?他笔下最完美的大英雄,应该是乔峰了,此人心怀家国,深明大义,扶危济困,豪气干云,武功盖世,通篇一部《天龙八部》,看不到他的任何一处弱点。这样的大英雄,应该是包括金庸先生在内所有人都膜拜的。但是然后呢?太完美,金庸先生都不晓得该对他怎样安放,只有让他死。再然后呢?金庸先生就写了韦小宝那样一个人。
 
  中国的儒家、道家等传统文化,则为我们设立了人生的终极目标——论功名,那就“学好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论超脱,那就修仙得道,与天地同寿。只是这个终极目标也算是可以看得到的天花板,往往跟不上人们追求的节奏——出将入相了又怎样?官到多大才算大?成仙了又怎样?琼浆喝了仙乐听了五岳三山早游遍了,腻不腻?
 
  所以,我们对于完美的排斥,或者说忌讳,并不是本来想要的。只是因为在百般努力之后发现事情本身或者同其关联的那些又出现其他的问题,才会感觉到这种努力永远没有尽头。
 
  如果想要达到完美的一个极点,那么在一开始就是丢失了进步的空间。苏轼从自己人生的跌跌撞撞得出“此事古难全”,但是经过这么多年从我们的眼光来看,他留下的那些文学作品,以及他的人生际遇带给我们的思考,何尝不是一种完美?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拆旧复垦是助推美丽乡村建设的抓手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