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径斜”怎么读,不能改得这样猝不及防 - 浏河时评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石径斜”怎么读,不能改得这样猝不及防


2018-12-12 10:13:32  来源:浏阳网


 
  这个“石径斜(xia)”,上海版本的教材没有改。好了,今后上海的小学生同其他地方的小学生还能愉快地谈谈《山行》吗?看起来不严谨还是会带来不少尴尬的。
 
  戴清流
 
  最近流传一篇网文,让杜牧又火了一把。他的“远上寒山石径斜”中的“斜”字,小学语文教材上明确标明要读“xie(2声)”了。这让一大帮的上了些年纪的大爷大叔大哥们猝不及防,当年他们的老师硬是叮嘱,这个字为尊重韵律计,一定得读作“xia(2声)”。没想到大家拿这个来教今天的小孩子,居然还错了!
 
  中国的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唐诗宋词那更是精华中的精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的语文启蒙就是从“锄禾日当午”开始的。原因就在于,唐诗宋词都是韵文,读起来朗朗上口,同我们坊间儿歌一起共同担负起小孩子语言文字感知启蒙的重任。而且毋庸置疑的是,这些诗和词,宛如浩瀚历史长河中的一颗颗珠宝,熠熠生辉,比粗放的儿歌等更有内蕴,营养价值更高。
 
  我们一度要将“石径斜”读成“石径斜(xia2声)”,不光是为了向古人致敬,更重要的是,这是押韵的需要。古代的诗人词人,他们都熟谙音律,写出来诗和词不像今天这样交给小孩子去朗读,而是讲究能够咏唱,尽情释放其音律美,所以在写诗填词的时候断然是不敢造次的。杜牧这首名为“山行”的绝句,斜、家、花,三个字都是韵脚,吟唱起来音律的婉转承合同文字勾画出来的晚秋美景浑然一体,才使得这首诗能够传承后世,经年不衰。杜牧恪守音律,其他人同样如此,比如说刘禹锡的《乌衣巷》,同样用的是“斜、家、花”韵脚,这里的严谨,不是谁可以随意改动。
 
  唐诗大家不敢造次的,今天我们一些教材的编者就悄悄给办了,我们读了几百年上千年的“xia(2声)”,一定得给当今的普通话读音让路。诗和词好读,很美,押韵是其中最重要一环。杜牧写诗不是为今人而写,今人认可和膜拜他的诗当然也就是承认了他的韵律。既要以今天的普通话为本位,又要感受唐诗的韵律,这道矛盾重重的题,教材编者怎生解答得了呢?
 
  曾经,朱熹大师读书时也遇到过语音流变的困扰,但是大师就是大师,他深知读韵文断然不可用今音强夺古音,在诗中遇到一个读起来不押韵的字,就不管这个字的今音,而硬读一个押韵的音,来让诗词押韵。这个叫叶音法,也就是谐音法。这个办法当然并不完美,但是这是后人读古人韵文保留文章原有韵味最可行的办法。想想今天的教材某些变动,本人真的觉得深为不妥--你没法跟小学生讲那么多,那就按照原来的办法,先让他们尊重一下古音,有那么难吗?这样下去危害并不小,比如有人更提出要将“一骑红尘妃子笑”中的“骑”,由“ji(4声)”改回“qi(2声)”,平仄都不要了,不知道谁给他们这样的胆气。
 
  《义务教育法》第三十八条规定:教科书根据国家教育方针和课程标准编写,内容力求精简,精选必备的基础知识、基本技能,经济实用,保证质量。第三十九条规定:国家实行教科书审定制度。教科书的审定办法由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规定。未经审定的教科书,不得出版、选用。在这样有着法律严格规定的情形之下,教科书里头的重要的知识内容说改就改了,而且还改得那样没有道理,改得让不少的专家和一线的老师,以及更多的家长面面相觑,这并不是十分的严谨,对知识本身并没有体现出尊重。
 
  又据说,这个“石径斜(xia)”,上海版本的教材没有改。好了,今后上海的小学生同其他地方的小学生还能愉快地谈谈《山行》吗?看起来不严谨还是会带来不少尴尬的。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党员干部要做家风建设的表率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