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建奎捅破了天,我们还在争论会不会漏雨 - 浏河时评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贺建奎捅破了天,我们还在争论会不会漏雨


2018-12-12 10:13:52  来源:浏阳网


 
  科学控可能正在为贺建奎疯狂打call,可是更多的人正在忧心忡忡。在基因编辑技术飞速发展的当下,完善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更为有效的监管,我们还任重道远。
 
  董怀国
 
  11月26日,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宣称:中国一对基因经过修改的双胞胎已于11月诞生,基因编辑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消息一出,举世震惊,中国122位科学家紧急发表联合声明,称这次试验只能用“疯狂”来形容,并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
 
  看得出来,这122位中国科学家措辞激烈的声明,与其说是谴责贺建奎,还不如说是传达出他们极度的恐慌。虽然我们外行对相关的科学知识了解甚少,但是自从世界上第一只克隆羊多利出生,我们就已经懂得了,那个叫做DNA的、决定着生命遗传系列复杂过程和最后结果的东东,其实是可以通过外界的干预进行修改的,对于实验室的科学家来说,这样的事情放在当今世界上很多国家都不是难事,只是全人类都还没有做好接受的准备。
 
  如今的基因编辑技术到了哪一程度呢?中山大学从事生命科学研究的李飞(化名)教授评价贺建奎的举动“太冒险”,贺建奎本人也说修改的CCR5基因是HIV病毒入侵肌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一个“主要”,一个“之一”,就让人捏一把汗。况且,从这次两个婴儿基因编辑其实有一个是不成功的结果来看,基因编辑还面临其他的伴生风险。多方事实证明,现在人们能对基因进行编辑修改,但是,显而易见的风险并没有被排除。
 
  已故英国科学家霍金在遗作《对大问题的简明回答》中暗示,富人不久可以选择编辑他们自己和孩子的DNA,让自己和孩子变成拥有更强记忆力、抗病力、智力和更长寿命的“超人”。霍金悲天悯人的思想确实令我感动,但是他想到了富人可能用基于强大的财力而产生的超能力形成对其他人群的各方面碾压优势,却并没有想到这个极度不同寻常的“超人”身份可能让他们自己受到“野蛮人”的排斥甚至攻击。这些“超人”自己的“身份问题”都没有解决好,则其超能力是福是祸,一时还很难说。眼前就有一个悲剧性的难题在——贺建奎教授导演的那两个孩子,今后的命运如何?
 
  这就是基因编辑在当前面临的技术问题和伦理问题。诡谲的是,一开始被传为同贺建奎搞在一起的南方科技大学和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都出来紧急撇清关系。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强调目前我国对此类研究采取备案制,需要到相关网站进行备案,但贺建奎所进行的这项基因编辑婴儿手术并未备案。看得出来,在贺建奎将天捅了个大窟窿之后,各方面都是吓了一大跳,至于这天会不会漏雨、什么时候漏雨,还在争论之中。
 
  思想认识上,国际干细胞学会在2016年5月公布的《国际干细胞学会研究指南》建议,所有涉及对人类胚胎进行人为操纵的研究,都应与利用人类胚胎建立干细胞系的实验一样,接受特殊的“胚胎研究监督”程序。中国细胞生物学学会干细胞生物学分会曾明确约定,不可以把修改过的胚胎移植入子宫。实践过程中,2015年9月,英国科学家向相关部门申请对人类胚胎基因进行编辑,并于2016年初获得通过。其经过基因编辑的人类胚胎在14天内进行了销毁。广州医科大学研究人员在2016年使用CRISPR技术对人类基因胚胎的CCR5基因进行修改,实验结束3天后经过基因编辑的胚胎被销毁。但是现在贺建奎就像一个熊孩子将整个课堂搅乱了,这个事情,需要下大力气严肃对待了。
 
  科学控可能正在为贺建奎疯狂打call,可是更多的人正在忧心忡忡。在基因编辑技术飞速发展的当下,完善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更为有效的监管,我们还任重道远。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积极构建富有活力的创新生态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