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涂鸦小伙的“寻衅滋事罪”指控应慎重 - 浏河时评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对涂鸦小伙的“寻衅滋事罪”指控应慎重


2018-12-27 09:55:50  来源:浏阳网


 
  如果说涂鸦暂时还是有争议的艺术行为,那么司法更应该秉持公正的立场,规避对于涂鸦行为在艺术上的个人判断对司法的影响。对于丁满的刑事指控,归根结底还是应该围绕他的具体行为,对照刑法的相关规定,慎重进行。
 
  董怀国
 
  今年9月12日,丁满和朋友在广东肇庆街头留下了十多处涂鸦。涂鸦的地点有建筑物的墙壁、电箱,以及街道的宣传栏。当晚丁满被捕,尽管之后他父亲多方奔走,向被涂鸦的商户和社区道歉,相关单位也为丁满出具了谅解书,但近日,他还是因“寻衅滋事罪”被移送审查起诉。
 
  涂鸦这种行为,社会上肯定是存在不同的认识的。实践者、拥趸者无疑将其视为艺术,并且在涂鸦的过程中,加入到了自己对于自然之美和生活之美的感悟。而反对者反对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对这种随处创作的艺术根本不感冒,“涂鸦”一词,尽显嫌弃的意思。二是对于涂鸦行为脏污了公共场所或者物件很有意见,将其同街头的牛皮癣等同视之。这种针锋相对,既是丁满被公安机关刑拘并被移送审查起诉的原因所在,也是丁满到底能不能被追究刑责的争议所在。
 
  《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寻衅滋事罪四种表现之一是: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肇庆相关方面对丁满的寻衅滋事指控,依据就在这里。但是丁满的涂鸦行为是否符合此间表述,值得商榷的地方有两个。首先,在墙壁、电箱等地方涂鸦,从对涂鸦位置的破坏程度来说,应该还不至于“损毁”;从丁满的主观意愿来说,也不至于是“任意损毁”——我们还没有见过一个选择涂颜料而不选择拿锤子砸去“任意损毁”一个电箱的。
 
  然后,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刑法还作出了“情节严重”的表述。对于情节是否严重的考量,应该是综合行为人的行为情节、行为持续时间以及公私财物受损害的程度来进行。我们看到丁满在进行他的涂鸦之时,并没有以破坏为目的,而且在事后由其父亲对受损公私财物采取了补救措施,并取得了相关单位的谅解。以此论断,个人并不认为丁满的涂鸦达到了“情节严重”的程度。
 
  今年10月,在杭州西湖,一个名叫平文涛的人因在“杭州西湖”碑“钱祠表忠”碑以及灵隐景区梵音亭石碑上乱涂乱写,也被当地公安机关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对比之下,丁满同平文涛的区别在于,丁满是一本正经地在艺术创作(至少他自己以及涂鸦的拥趸者认为是),而平文涛是一本正经地在宣示“到此一游”;丁满涂鸦是选择在电箱等普通设施上,造成的后果还可以通过清洗等方式挽回,而平文涛是在文物上乱刻乱画,造成的损失比较大,影响比较恶劣。这也就是为什么全社会不约而同地要求惩戒平文涛,而在丁满这里还存在争议的原因。
 
  最近几年,街头涂鸦有盛行之势,越来越多的人对此选择了包容,甚至还有越来越多的人有兴趣驻足看看这些“艺术家”到底在捣鼓些什么。比如说宝鸡等城市兴起的井盖涂鸦热,赢得点赞无数。现在一个最需要厘清的现实是,社会有没有办法具体告诉“丁满”们,在我们身边到底哪里为涂鸦开放,哪里又是“禁区”。
 
  如果说涂鸦暂时还是有争议的艺术行为,那么司法更应该秉持公正的立场,规避对于涂鸦行为在艺术上的个人判断对司法的影响。对于丁满的刑事指控,归根结底还是应该围绕他的具体行为,对照刑法的相关规定,慎重进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数十双爱心棉鞋带来的温暖和思考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