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理当归于“一辈子为农民写戏”的人 - 浏河时评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荣誉理当归于“一辈子为农民写戏”的人


2019-03-26 14:13:34  来源:浏阳网


 
  文艺作品好不好,最终得由受众说了算,市场说了算。同样类型的题材,有的作者能够让自己的东西引起受众的共鸣,让受众主动代入角色,深入情境,理解作品,而有的作者就总是在这里那里差点意思,哪怕“戴上帽子”“贴上标签”,受众依然不买账,弄得哪里都不讨好。
 
  董怀国
 
  最近几天,常德市民,尤其是常德文化界正在用不同的方式纪念一位“写戏的人”——国家一级编剧黄士元。3月1日,他因病医治无效在常德逝世,享年76岁。(湖南文明网3月3日报道)
 
  作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国家一级编剧,黄士元自然是还有另外很多的头衔和荣誉。从艺60多年来,他的作品49次获全国文艺奖项,如“群星奖”“牡丹奖”“飞天奖”“田汉戏剧奖”“曹禺戏剧奖”“五个一工程奖”等,十余次选调进京演出,进中南海怀仁堂、人民大会堂演出……但是此间最让人肃然起敬的是,他因“60多年坚持为农民写戏,让土戏风靡城乡”于2017年5月荣获敬业奉献“中国好人”称号。
 
  相比其他“中国好人”,黄士元获得荣誉的背景是,他只当了17年农民,却一辈子为农民写戏,60多年先后创作戏剧曲艺作品1000多件,出版专著10本400余万字,著有《生在潇湘多自豪》《嘻队长》《旋转的钞票》《山里哥哥山里妹》等作品。17年的农村生活,让他有充分的时间和精力接触农民、了解农民,从而从骨子里透出对农民、农村的亲切感受。从他的作品展示出地道的“乡土味儿”来看,他是先成为了一个地道的农民,然后才有了地道的农村作品。这就是他的作品能够吸引人、打动人、影响人,获得各方面高度评价的根本原因。
 
  文艺作品好不好,最终得由受众说了算,市场说了算。同样类型的题材,有的作者能够让自己的东西引起受众的共鸣,让受众主动代入角色,深入情境,理解作品,而有的作者就总是在这里那里差点意思,哪怕“戴上帽子”“贴上标签”,受众依然不买账,弄得哪里都不讨好。无疑,像黄士元这样的文化人是成功的,他的作品已经让受众忘记了这只是文艺作品的事实,能够进入到作品,找到自己的位置;能够从作品中走出来,去体味已经得到提点的生活真实。
 
  所以我们此时来看对文艺作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要求,是非常精准的。不管是一首诗,一篇小说,还是一部戏剧,作者都懂得这题材必须从生活的真实中挖,闭门造车是断然行不通的。但是在这第一个步骤之后,很多人会走一些弯路,喜欢比较多地融入自己的理解和构想。这样做,一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能耐比较自信,相信自己感受的生活,就是可以推荐给受众的生活;二是因为他们也有些偷懒,挖掘题材并不愿意更加深入。这就违背了“三贴近”的要求,导致作品苍白无力、枯燥无味。
 
  如今搞文化创作的很多,但是真正要融入到生活中去,从生活中充分吸收营养,提炼主题,是一个苦差事。黄士元17年的农民生活和一辈子的农村题材,表明他是一个智者——永远只写自己熟悉的、自己有感情和感受的。党和人民给他的“一辈子为农民写戏”的评价,其实非常有分量——能够静下心来将一个小圈子研究透的又有几人呢?很多人对生活不过是走马观花,就着急着要创作,一是体现了浮躁,二是体现了懒散,结果创作出来的东西受众并不买账。从倡导朴实文风出发,荣誉归于“一辈子为农民写戏”的人,再恰当不过。
 
  网络俏皮话叮嘱,“说人话!”这其实很形象了。文化是高大上的东西,但是并不等于高高在上,只能说大众想说的、能懂的、愿意听的。否则,莫怪大众用脚投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98岁“诚信奶奶”给大家上了堂道德文明课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