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走读浏阳:丛林探秘——守株待豪猪
2014-06-27 09:30:14   来源:浏阳网   

\
黎尚华捡到的豪猪棘刺,两端尖锐,坚硬,中空。记者袁村平遇敌的豪猪,迅速将全身的棘刺竖起。资料图片

浏阳日报记者袁村平见习记者宋攀

    微浏阳:6月24日,大围山,有阵雨。

    春夏两季的大围山似乎一直静默在雨雾中,但这种静默山影内是生命的喧哗与狂欢。豪猪,就是山林中不甘寂寞的种群,它又名“箭猪”,身披尖刺而行,遇敌亮“箭”。

    上山前,有幸得见豪猪身上的尖刺;雨雾中,我们在山间一路探寻豪猪留下的踪迹;黑夜里,我们悄然蹲守在丛林,以期能遇上这种夜行动物。

豪猪之刺
手指轻触其尖端,像摸到一根利箭;
遇到敌人,刺还会像箭一样射出去

    “那天晚上,我看到了好几头。”对居住在大围山国家森林公园西侧的居民来说,山边的一条马路就成为他们通往镇上的唯一通道。陈留阳就住在这一带。

    “在一条山沟里,离路不远,我听见‘呼啦啦’一阵声响。”3月20日晚上11点多,从东门骑着摩托车回家的陈留阳,突然听到路旁树丛里发出一阵异响,紧接着,一群豪猪冲了出来。

    “有四五头,前面几头跑得很快,后面两头我看得特别清楚。”陈留阳说,当时他把摩托车停下,在灯光的照射下,几头豪猪“蹭蹭蹭”地往山里面跑去,速度非常快。

    据陈留阳描述,豪猪体型并不大,长在60—70厘米之间,高40厘米左右,“20斤左右一只”。全身呈现黑色或黑褐色,头部有细长的鬃毛,背上、臀部和尾部都长着粗而直的棘刺。

    接着,在大围山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黎尚华的家中,我们看到了长在豪猪背、臀部和尾部的长刺。

    “有四根,是我在栗木桥一带捡到的。”黎尚华说,四根刺呈纺锤形,黑白相间。锐利、坚硬,这是它们给我们留下的第一感觉,用手指轻触其尖端,像摸到一根利箭。在大自然亿万年的进化中,豪猪的毛演化成了保护自己的刺,不可谓不神奇。

    正是利用这些棘刺,豪猪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把身上的刺竖起来,还能让硬刺抖动出声威胁敌人。如果无效,它们会调转屁股,用身体后半部的尖刺作为武器战斗。这些神奇的刺,有时候还会像利箭一样射出去,不过杀伤力并不大。

    四根豪猪棘刺,最长的20厘米,最短的10厘米,中间是空的。四根刺拿在手里,我们对豪猪的好奇心越来越重。

守株待猪
黑夜入林,浓雾迷蒙间寻影豪猪;
下山遇夜行居民,称“可遇不可求”

    豪猪为夜行动物,白天很少出没,所以我们决定等到黑夜入林。

    傍晚7点30分,夜来了。天色昏暗,雾让山间黑得更快。

    “马路上能看到的东西很少,走山林中的游道,兴许会有所发现。”出发前,黎尚华告诉我们,就算碰不到豪猪,可能也会看见其他物种,大围山的夜充满神秘。

    在栗木桥一带,我们在知了的聒噪声中慢慢往前。天色还未完全黑下来。水声、知了声和各种蛙鸣混合在一起。走到壮士石一带,天已经完全黑了,关掉灯,纵使对面亦不见。

    “豪猪一般三五成群活动,大老远就能听到它们弄出来的声音。”想到白天陈留阳的话,我们一路上尽量放轻脚步,仔细倾听。

    再往前走了几百米,在一个空旷地带,我们停下来。检查完周边环境后,留下一点微光,“守株待猪”。

    黑夜给了包括豪猪在内的所有动物以保护。白天,这里就算少有游人来,也充满了人类活动后留下的味道。而到了夜晚,当光明不再,已经丢失对黑暗天然适应能力的人类,留存的都是恐惧。

    我们守在黑暗里。有时是在龙泉溪旁,除了隆隆流水,听不见其他声响;有时是在远离水声处,蛙和蝉的叫声更衬托出山的静。所有这一切,带给我们的都是惊恐:在这里,人无法再说自己是万物的主宰。

    山里雾大,已经影响了灯光照射,能见度大大降低,相机在浓雾中根本无法拍摄。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们守候林间也未曾见到豪猪或其他大型动物。

    下山,遇到一走夜路居民,得知我们为寻豪猪而来,便说,“可遇而不可求。”

走读见闻
遇猫头鹰,竹海中见野猪踪迹

    6月24日,山水林间,潇潇雨歇,雾满山楼。出发寻找豪猪刚没多久,还未正式踏上爬山的路程,我们在靠近自然保护所的一片小树林里便有所发现。

    一阵轻微的“嗒嗒嗒”声传来,虽然知道这肯定不是豪猪,但仍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黎尚华很快就指出了声音的来源,就在前方不远处,一只年幼的猫头鹰停在一棵小树上!

    它头上的羽毛也被雨水淋湿,看到人类靠近,扑腾几下,并没能飞起来。羽翼未满。

    一双充满灵性的大眼睛望着我们,从它的眼中,我们竟然能看出警惕、哀怜、不容侵犯等情感杂糅在一起,让人微微发颤。它们是夜间的行者,凛然无畏,现在却显得那么孤独。我们拍下照片,它一直盯着我们,哪怕我们走到它身后了,它头转向我们,身体却一动不动。

    大围山地区还有黑冠鹃隼、松雀鹰、赤腹鹰、普通鵟、红隼、草鸮、领角鸮、红角鸮、斑头鸺鹠等珍稀猛禽分布,它们隐藏深山,极难发现。遇猫头鹰,已是幸运。

    一路向前。在船底窝,吸入的空气都是湿的,林间时而雾气朦胧,时而云雾忽散,走了两个小时左右,对这种变幻莫测的云雾已渐渐习惯。

    在一片竹海中,走在小路上。在最前面的黎尚华停住脚步。

    “你们看。”他指着竹林中一处新翻的泥土说,“这里刚刚有东西来过,把这堆土翻出来了。”

    “是什么?”“是野猪。这里一堆,那里还有一堆,里面还不少呢。”黎尚华判断,应该是野猪出来刨吃的,我们一行人发出的声音把它们惊跑了。

豪猪自述

    我名豪猪。两千年前,我的名字即被收入古籍,《说文解字》释云:“豪,豪豕鬣如笔管者,出南郡”。豪,最初指我身上长而硬的毛。“出南郡”,即指我族广泛分布于长江以南各省及东南亚等地。

    但我们仅为豪猪之一种。我们分为豪猪科(旧大陆豪猪)及美洲豪猪科(新大陆豪猪)等,豪猪科分成短尾和长尾两个类型,短尾的类型包括豪猪和南洋豪猪等,长尾类型包括扫尾豪猪和长尾豪猪。在浏阳大围山地区,皆为短尾豪猪。

    2000年,世纪之交,我族被收入《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成为国家三级保护动物,望此举保我族兴旺。

相关热词搜索:豪猪

上一篇:就业季:浏阳创业AB面
下一篇:就业季:解码“新脑体倒挂”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