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省直媒体编辑记者来浏阳挂职记
2014-07-03 09:12:05   来源:浏阳网   

\
昨日下午,湖南日报群工部副主任史学惠(右)正在荷花园社区与低保户李霞面对面交流。记者彭红霞

省直媒体编辑记者来浏实践锻炼
走村进户,感受基层工作的不易

浏阳日报记者黄康

    近日,湖南日报市州版刊登了一篇题为《浏阳城里的“监利部落”》文章,深度报道了荷花街道在全省县域成立第一个“流动人口党支部”,给在浏阳的湖北监利人构建起了一个流动的家。

    “这是我们挂职期间,在走访社区、调研了解社情时获得的素材。”文章的记者史学惠是湖南日报群工部副主任,通讯员彭湖是湖南作家网的编辑,现在她们有一个共同的新身份——荷花街道办事处主任助理。

    从一名天天与文字打交道的编辑记者,变身成为开展行政工作的主任助理,史学惠与彭湖如今有了不一样的感受:既感受到基层新闻题材的丰硕,更体会到基层干部的辛劳不易。

第1周
不知如何与群众说话

    从2010年开始,省委宣传部、省记协每年都会在省直新闻单位选拔两批青年记者编辑到乡镇开展实践锻炼。

    这项活动旨在让新闻编辑记者能更好地深入基层,走进田间地头,感受群众酸甜苦辣,创作出更多有生命力的新闻作品。

    5月26日起,作为第八批开展实践锻炼的编辑记者,共有11名来自湖南日报、湖南广电、潇湘晨报等省媒新闻人来到浏阳挂职担任乡镇长助理,开展为期两个月的实践锻炼。

    然而,挂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在这里呆了一个多月,才发现自己的无知。”彭湖是湖南作家网的一名编辑,由于每天接触文字,整个人透着一股文学气质。

    中文专业的她,爱好文学,自然对文学创作得心应手,但挂职荷花街道助理,一开始就让她感到了苦恼,“不说做事,单单语言沟通就很困难,把汉语辞典研究了好几天,对浏阳话仍然一窍不通。”

    同样感到不适应的还有大围山镇镇长助理吴瑾,这个来自东北的小伙子,自从成为湖南广播传媒中心交通频道的记者后,工作地点就几乎固定在长沙城区,更没有机会见识南方农村蚊虫的厉害。

    看到吴瑾时,身上到处都是红肿,一块一块,“都是蚊子叮咬的,皮肤的反应特别大。”吴瑾笑言,好像蚊子特别喜欢追着自己这个外乡人咬。

    跟语言不通、水土不服相比,更困难的是如何与基层群众打交道。洞阳镇镇长助理谭检是湖南都市频道的记者,他坦言,虽然每天都在基层采访,看似经常与群众打交道,可抛开记者身份后再面对基层群众却无从开口了。

第2周
跟着群工站队员下村

    文人的思维是敏锐的,彭湖很快发现了深入基层、接触群众的捷径。

    彭湖发现,荷花街道每个村、社区都有一个群众工作站,而群工站经常会到村组去走访农户、解决问题,“我决定跟着他们一起下村。”

    “胡坪村,该村共21个村民小组,我们走访了村民48户,群工站承担的实事如山道清理、安装路灯、修建垃圾池、水系恢复等都在循序渐进开展,目前正在进行的是雨后灾情摸底;

    西环村,由三个村合并,人口将近4100人,38个村民小组。该村最大的问题是环境整治,因为是城乡结合部,垃圾较多,无处理能力。目前讨论的解决办法是分类处理:烧埋卖。但不是长久之策,我们将努力探索更好的解决方法。”

    通过跟随群工站走访,彭湖把荷花各个村、社区的基本情况摸了个遍,而且她依葫芦画瓢,学着群工队员的方式,试着与群众交流沟通。

    短短时间,彭湖变了,平时说话喜欢像写作一般使用抒情、比喻、拟人修辞手法的她,现在满嘴乡土,都是“白描”的大白话。

    同样,为了迅速进入工作角色,沿溪镇镇长助理、华声在线新闻中心副主任龙腾也找到了他的诀窍——体验式学习。

    “我决定每周跟随一位党政班子领导开展工作,他去哪里,我去哪里;他做什么,我做什么。”龙腾说,虽然办法有点土,但是领导们都很支持他,“每个领导分管的工作都不同,每天跟着他们跑,就能很快熟悉各条线上的工作。”

    正是如此,龙腾现在知道了沿溪的地名由来,知道沿溪刚刚开发的东都购物广场快赶上长沙的购物广场了,知道沙龙村的新农村建设在全省也是有名的……

第3周
颠覆乡镇干部固有印象

    更深层次的改变,随之而来。

    就在前日,湖南经视《钟山说事》栏目专题报道了浏阳文化创意孵化基地的“格子铺”,在关注青年创业不易的同时,对浏阳支持小微项目、支持青年创业的做法也不吝溢美之辞。

    《钟山说事》栏目因其常以脱口秀的形式抨击时弊,节目深受观众喜爱。一直以来,该栏目做得更多的是“监督”题材,像此次的“正面”报道却不多。

    镇头镇镇长助理伍鑫,恰恰是《钟山说事》栏目的记者。

    “听说要到浏阳挂职,我双腿就有点发软。”在刚到浏阳的见面会上,伍鑫一句开场白逗笑了大家。伍鑫说,自己不是第一次来浏阳,但此前来都是做负面报道,“这次一定要从正面多关注浏阳。”

    “格子铺”正是伍鑫在浏阳集中采访时发现的亮点,“现在要我做正面报道那都是发自内心,通过这段时间的挂职,深深感觉到基层干部的不易。”

    曾经,在伍鑫的固有印象中,乡镇干部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喝茶、看报。但现在,这种印象在伍鑫的心中被彻底颠覆,“基层干部工作太辛苦,他们是真心在干实事。”

    伍鑫回忆,到镇头的第一个晚上党政办主任就通知他列席镇党政联席会议,“既然是周例会,怎么白天不开会,晚上才开会?”当时的伍鑫一肚子疑虑,可看到厚厚的一本周工作任务交办单时,伍鑫明白了,“环境整治、安全生产、项目建设、矛盾调处……每项工作都要干部们去做,白天的时间根本不够用。”

    对乡镇干部印象的改观,是此次挂职的省媒编辑记者们最大的感受。

    “在我以前的印象中,乡镇干部是因循守旧、思维固化的。”省委宣传部新闻处副主任科员、大瑶镇镇长助理邓彪感慨,大瑶城镇建设的大手笔让他觉得乡镇干部也是开放的、有前瞻思维的。

第4周
开始有群众称他们“镇长”

    史学惠觉得自己已经越来越像一位基层干部了。这种感觉是有依据的,“如今走在荷花街道机关里,一些来办事的村民会拦着我叫干部。”每当这个时候,史学惠的内心总是荡漾着一种开心。

    同样,走在镇头的街头、村庄,一些群众会喊伍鑫为“伍镇长”。因为,他会陪着镇党委书记去看项目进度、调解纠纷,会跟着中层干部去走访群众、整治卫生。不管是在全镇的大会上,还是在镇中心的工作的推动中,如今都能看到伍鑫的身影。

    一个月的时间,11位编辑记者已经完成角色转变,甚至把自己当成了新浏阳人。而当他们对自己的身份有了新的认同时,当地的乡镇也对他们给予了认可。

    “刚到文家市没几天,湖南卫视新闻联播节目就出现了文家市的宣传报道。”说起挂职镇长助理的湖南卫视新闻中心直播通联部副主任聂雄,文家市镇副镇长汤卓很是开心,“省级媒体离乡镇很远,通过挂职,他们离我们近了。”

    荷花街道则拉着史学惠和彭湖搭起了讲堂,由她们给街道干部授课,主讲如何与记者沟通交流,如何做好新闻宣传。“她们的到来,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相互学习的机会。”荷花街道工委书记吴世平说。

    如今,时间已经进入第五周,省媒编辑记者的变身故事还在继续:

    集里街道主任助理、湖南日报长沙分社副社长王文隆准备继续深入浏阳的乡镇和项目,再多写几篇有分量的新闻报道;

    永安镇镇长助理、潇湘晨报记者丁婷婷决定抓紧最后的时间,对永安城镇化建设进行一次全面调研,在离开之前撰写一篇满意的调研报告;

    沙市镇镇长助理、红网编辑杨洁则希望将乡镇干部的务实作风带回原工作岗位;

    吴瑾也已经做好计划,在大围山水果节来临之际,在湖南广播交通频道做一次直播连线,让大围山水果的名气传播得更远……

深入基层方知一线工作的难

潇湘晨报记者丁婷婷

    有必要先交代一下来挂职的缘由。

    作为一名调查记者,几年来东奔西突在全国各地,大的灾难报道如7.23温州动车事故,大的官场创新如郴州电视问政,我都在现场。

    然而,这些个案报道绝大多数是走马观花式的浮光掠影,有时静下来扪心一问,究竟对身处的大千社会了解多少?答案依旧模糊——虽然我们现在讲“小政府,大社会”,实际上各级党委、政府仍然是整个社会的决策、运转中枢,不贴身了解党委、政府的运作模式,似乎永远也无法理解每一个决策背后的政治逻辑、每一起突发事件政府应对方式背后的政治考量。

    于是,我来到了永安镇挂职镇长助理。相比待在岸上揣度玩味,总不如挽起裤腿亲自试一试方知水深水浅。

    来镇上参与一起拆违事件,道路边上有户人家为了存放建材原料,在路边上搭建了一个简易铁棚,要拆掉,结果引起了被拆违人家的抵制——这户人家是该村村支书的姐妹。

    我跟着分管副镇长到村部时,村支书一边狠狠抽着烟,一边狠狠拍桌子,用我听不懂的浏阳话向副镇长控诉他夹在中间受到的委屈。副镇长翻译给我听:“他姐妹不配合,意思是说村支书没良心,要拆亲戚家的东西。”

    在乡镇一级,似乎是乡俗情谊大于政策规章乃至法律。基层老百姓的价值判断里,似乎只认是否“合乎乡情”,不大认是否“合理”、“合法”。

    挂职三十天,我逐渐体会到了基层工作的复杂与难度。这正如一位干部对我所说:“政府工作千头万绪,基层工作很难,难中最难是群众工作。”

相关热词搜索:浏阳省直记者

上一篇:就业季:解码“新脑体倒挂”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