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调查:浏阳一夜暴富农民的拆迁款去哪了?
2015-01-30 09:19:35   来源:浏阳网   

\
吴兴玉认为,时事动态、行业新闻里面蕴藏着商机。为此,他订阅了五份不同类型的报纸,只要有空闲就翻阅学习。记者周健

拆迁款去哪了?
两个截然不同案例的启示

浏阳日报记者肖雪陈郁琳实习生陈靓娴

    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一夜暴富的失地农民正逐渐增多。而如何使用拆迁款,也成为城镇管理中的新难题。是寻求刺激,还是冷静规划?是挥霍无度,还是投资理财?本期报道选择两个截然不同的案例,呈现“拆迁款去哪了”,以期给此类人群提供借鉴。

A面
吃喝玩乐,一年花完拆迁款

    昨天,当王志强再次查询自己的银行卡余额时,内心早已没有了一年前的欣喜之情,只剩下懊恼。一年前,这张银行卡上还有80多万元拆迁款,现在仅剩下不到3万元。

    “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王志强低着头,双手插入头发中,用力掐紧头皮。

    一年前,因为拆迁而得来的巨款,让他以为这是追求新生活的开始;而一年之后,挥霍、赌博,钱财已空。这让40多岁的王志强觉得花一年时间,做了一场梦,“只是最开始的好梦,变成了现在的噩梦。”

一夜暴富,生活全盘改变

    一年前的王志强住在城乡结合部,家里有两亩多地,但是也无人打理,自己在一家物业公司当保安,每个月的工资2000元左右。

    “说到底,我以前也没什么特长。”王志强说,自己没有多大追求,就想着过普通日子。

    但是,这个想法却很快有了转变。王志强所在的村子因城市开发需要征地拆迁,王志强一家得到了80多万元的拆迁款。

    一个年收入不超过6万元的家庭,突然得到这样一笔巨款,王志强有一种“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感觉。“有钱了还上什么班。”王志强第一件事就是辞去了自己的保安工作。

    对这份干了3年多的工作,王志强丝毫没有不舍。“谁不想过好日子。”王志强每天看着小区里的人住着好房,开着好车,穿着体面,觉得这次总算可以轮到自己享受了,他不仅自己辞职,也让在花炮厂工作的老婆放弃了工作。

    很快,每一样期盼已久的东西都在一一实现。买了辆20多万的车,报团旅游,请亲戚朋友吃喝玩乐……说起这些,一脸愁苦的王志强嘴角又有了一点笑,好像回到了从前:“走出去有面子,亲戚都知道我有钱了。

寻求刺激,一年花完拆迁款

    钱来得容易,花得潇洒,王志强很快爱上了这种生活。而没有工作,无所事事的夫妻两人开始寻求其他刺激。

    首先是王志强的老婆沉迷于打牌,牌友依然是以前的邻居,但是金额却从2元、5元涨到了上百元,“大家都打这么大,一场下来输赢上万都常见。”没人觉得这样高的赌资有问题,“反正都有钱了,打大点图个开心。”

    王志强则迷上了所谓的地下彩票——“买码”。“研究个号码,打个电话就可以等开奖了。”王志强说,自己也是被同村的人带着试一试的,结果第三次买就中了奖,这让他一发不可收拾,“几百、几千、上万,越没中就越想买多点捞回来。”王志强也知道自己心态有问题,可是已经回不了头。

    赌博就像一个无底洞,不仅吸光了王志强一家的拆迁款,也吸光了王志强对未来生活的期待。“我现在什么都没了。”王志强说,虽然房子、车子还在,但是自己再也回不到原来的平和心态了。

    “我知道坐吃山空,可是再让我回去工作,我不知道该从何下手。”体验过享乐生活的王志强,内心已经无法接受像以前一样当个保安,安于清贫,而他也没有一技傍身,对于未来一片迷茫。

    “我只拜托你不要写我的名字。”王志强说,自己现在还在尽力维持表面风光,不想“丢这个人”。(应采访者要求,文中王志强为化名)

B面
冷静规划,拆迁款让生意做大

    拿到一大笔拆迁补偿款,长兴社区的居民吴兴玉则通过自己的规划,善用拆迁款,让自己的事业更进一步。

投资二十万,试水运输业

    昨日早上9点,安排处理完店内的一些琐碎事,在道吾山东路上经营着一家装修公司的吴兴玉开始一一翻阅刚刚送达的报纸,偶尔抬头,就能看到马路对面,去年10月份刚搬入的长兴安置区新房。

    吴兴玉原本是关口街道中心组村民,2012年独栋两层的老房子被征收,他和家人便都成了拆迁户。按照相关补偿标准,吴兴玉的银行账号上便多了60多万元的拆迁补偿款。

    当身边的邻居一时无法适应身份的瞬间转变,尚在甜蜜中不知所措时,吴兴玉却目标清晰明了:“这笔钱拿在手里,第一个念头就是用来扩大生意。”

    抱着拓展业务范围的想法,吴兴玉与家人商议后,投入二十余万试水运输业。但由于对行业缺乏认知,投资效果并不理想,仅仅运行十个多月后,吴兴玉就将业务转让出去。“没亏也没挣到钱,算是回到了原点。”

瞄准安置区,经营装修业

    经此一役,吴兴玉调整战略,将目光看向了正在规划建设中的长兴安置区。

    “小区拆迁户比较多,新房建好后,必然要考虑装修的问题。”借此机会,2013年3月份,吴兴玉将店铺搬迁到安置区对面,并扩大经营范围,囊括了瓷砖、地板、洁具、木地板等装修项目,装修队伍也增加到四十多人。

    凭借着多年装修经验与合理的价格,吴兴玉的店子获得不少客户的青睐。“长兴安置区有近八成的客户是在我这里装修的,还有不少老客户介绍新客户来。”蒸蒸日上的业务让吴兴玉不禁感慨,这一步棋没有走错。

    对于拆迁款,吴兴玉有自己的见解。他表示,身边不乏有些人在拆迁一夜致富之后,没有开启新的美好生活,反而多了许多困惑和不安,甚至有沉迷赌博挥霍一空,变成了“纸上富贵”。

    “一定要用好拆迁款。”吴兴玉表示,在投资前要充分考察行业,并学习掌握相应的行业技能,才能够保障投资的可行性。

    在吴兴玉看来,投资只能是全部可用资金的一部分,“最多占到30%,其余部分则用于购买养老、医疗等保险,预留孩子教育经费及家庭日常开支。”

观点
失地农民需要更多引导

    “要解决这一问题,最关键的是要引导失地农民转变观念、融入社会、增加就业创业。”市人力资源服务中心主任袁远航分析,失地农民以往大多以地为生,很少参与社会竞争,就业意识也比较淡薄,这就导致他们失地后,不会积极自主的去就业。

    “失地农民”也有其特殊性。“他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事实上他们是有钱的富翁。”袁远航说,这让他们难以自愿从事普通工作。在2013年,人力资源服务中心曾经面向上千名失地农民做过一次技能培训调查,为失地农民提供焊工、电工、厨师等技能培训,让他们通过技能培训提高就业能力。但是,失地农民们对这项活动兴趣不大,只有10多个人选择了报名。

    因此,针对失地农民的心理,或许创业、投资更适合他们。袁远航说,今年人力资源服务中心也将加强对失地农民的创业指导和创业培训,引导失地农民更好地规划人生,融入城市生活。

    而失地农民观念的转变还需要更多的部门联合起来进行引导,可以在征地拆迁时、拆迁款还未发放前就组织进行一些理财教育,让他们用更平和的心态来看待这笔突如其来的财富。

上一篇:走读浏阳—乡土乡贤:回乡“留住乡愁”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