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走读浏阳:龙潭情深,古寺守望河上摆渡人
2015-05-27 09:15:55   来源:浏阳网   

\
浏阳河的水自大围山奔腾而下,在葛家乡形成风景秀丽的龙潭湾。记者彭红霞

  时间:5月26日

  地点:葛家乡

  走读对象:龙潭湾

  撑一支长篙,用力扎在水中,稳住渡船,过往的人们小心地跳上船。马达突突地响起,载着人们不同的心愿,奔向同一个方向。日日夜夜,这一幕在葛家乡玉潭村和普迹镇双洲村之间的水面上上演,而这段河,便是位于葛家乡的龙潭湾。

  河湾水面宽阔,浏阳河的水自大围山奔腾而下,到这里颇有游龙回首、挟风裹雨之势。水绿两岸,残阳烧炼,渡口的古庙、古木静静伫立,守望着往来行人,守望着岁月烟云。

浏阳日报记者袁村平

  渡口

  摆渡人8年往来两岸未曾中断

  昨日上午,雾霭沉沉,到葛家乡采购物品的普迹镇双洲村村民熊金秀骑着摩托车,来到了浏阳河边的龙潭渡口,只要渡过眼前宽百米左右的河水,她就能很快回到家中。

  “我只有一个人过河,船也会过来。”熊金秀告诉记者,这段河隔开了葛家和普迹两个乡镇,她几乎每天都要从这里经过,走最近的桥都需要耽误很长时间,“乘这艘渡船,我们就能较快地往返两地。”

  刚说完,河对面的渡船已经转过船头,突突的马达声响起,飘过水面传来。船越来越近,摆渡人站在船头,朝这边的渡口驶来。

  龙潭渡口,就位于龙潭湾内。包括渡口在内的数里范围,都是龙潭湾的水域。在河两岸的渡口,古枫掩映下伫立着供人歇息的凉亭。

  摆渡人是葛家乡玉潭村58岁的石建生。渡船靠近,他关掉马达,从船上抽出一根长长的竹篙,竹篙底部嵌着钢锥。他用力将竹篙插入水中,将船头稳稳靠岸停住。熊金秀推着摩托车,在石建生帮助下,熟练地上了船。

  “我在这个渡口摆渡了8年,每天大概有四五十个人过河。”石建生说,自己从小就在龙潭湾附近长大。他水性不错,加上对河、对船有着难以言表的感情,让他接过了摆渡的工作。“除非天气恶劣或涨洪水,我天天在这里,但晚上是不摆渡的。”

  八年来,原先的摇桨木船变成了如今的马达驱动铁船,不变的是摆渡人石建生。

  河湾

  河中曾有白沙洲与岸边古庙对望

  “我的家就在龙潭寺的后面,那可是一座古寺咧。”石建生用手一指,一角颇具历史感的飞檐出现在渡口旁古枫树的绿叶间。

  古寺便是龙潭寺,位于葛家境内,60岁的庙祝黄德兴却是普迹镇双洲村人,来庙中五年,守护着这个人们集会、祈祷、祭奠和倾诉的场所。“上半年四月份,下半年九或十月份,庙内的戏台上就会唱戏。”黄德兴说,锣声一响,河对面的人们会坐着渡船,前来看戏。

  据黄德兴介绍,当地人口口相传,龙潭寺始建于唐朝,具体建于哪一年则不得而知,也没有文字记载。玉潭村66岁居民胡桂兴告诉我们,以前龙潭码头曾是竹排歇脚、水运船只集中之地,“建有储物仓库,还有粮仓”。

  龙潭寺的戏台与龙潭湾水面只有数十米的距离,在过往的历史中,唱庙戏的时候,水中船舶停靠、人们翘首观望台上光影的场景,该与鲁迅笔下的《社戏》有相似的意境吧。

  走到湾嘴处,水面更加宽阔,碧波荡漾,浩浩荡荡。

  “这条小河水活鱼肥,在河中间做个网窝,一天能收上百斤鱼呢!”胡桂兴说的小河是从马家湾方向汇来的,正好汇入水面最开阔处。

  其实早在几十年前,河中间有一块沙洲,是可以去人的。

  “沙洲上面没有草木,沙是白色的,非常干净,叫白沙洲。”玉潭村村主任陈学赛曾经见过这块小洲,“现在没有了”。

  历史

  土地丰腴处,曾是宋氏族人繁衍地

  “旧时,宋氏家族在域内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家族,共建有三个祠堂,即龙潭的上祠堂和下祠堂,水龙也建有一个祠堂。”《葛家乡志》载的宋氏家族的所在地,就是脚下玉潭村龙潭组的土地。

  “这里的土很肥沃呢,油菜的茎秆都比栽在湾外面的油菜粗很多。”陈学赛说。这里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冲积平原,土地肥沃。一排葱葱郁郁的大树生长在河边,将土地与河流分开。

  “这里以前都是宋氏族人的地方,有七八个大屋。”胡桂兴说,旧时,当地人还流传着一个说法,说的是宋氏族人,都不用去踩别人家的地,自己的地够宽、足够生活了。

  祠堂大多是青砖木石结构,建筑面积宽广,正厅有四五尺围的大石柱,像巨人一样矗立在厅中。飞檐画栋,墙檐上塑有成片的历史人物雕像,雕花门窗及屏风,图案精美生动。“可惜,这些祠堂从大跃进起先后被拆除,其他几个大姓的祠堂也没能保存下来。”胡桂兴说。

相关热词搜索:浏阳龙潭渡人

上一篇:浏阳花炮大市场、浏阳河市场重新定位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