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走读浏阳:夹洲芳草,河岛铁船渡民生


2015-06-09 10:00:17   来源:浏阳网   

\
占地240亩的夹洲岛被蜿蜒前行的浏阳河环抱其中。普迹镇镇政府供图

  浏阳日报记者袁村平

  “靠岸咯,下船时慢一点……”3日上午,浏阳河普迹镇夹洲湾,哒哒的马达声静下来,64岁的摆渡人周长发缓缓将船停靠在岸边,稳稳当当没有一丝颠簸,足见这位老船手经验之丰富。我们跳下船,就迈入了夹洲岛的土地。

  浏阳河蜿蜒前行,在普迹集镇一侧,将美丽的夹洲岛环抱其中。夹洲岛占地240亩,环岛水面3.5平方公里,是浏阳河流域较大的一个岛,岛上居住着20多户人家,老式砖房和新式小楼在一片绿色中若隐若现。绿水、绿洲,宛如一副动态的画卷,人在画中,不辨南北。

  渡口

  两条渡船连接三块陆地

  “平时一天能渡上百人次,除了岛上的居民,还有来夹洲岛观光的游客。”周长发跳下船,身姿稳健,妻子在渡口的凉亭内等他,见老伴过河了,便热情地招呼着。距凉亭不远,是他搭建的供晚上休息的屋棚。

  这是世世代代生活在夹洲岛上的周长发担任渡工的第九个年头。

  在他的记忆里,在他之前还有十余任渡工,自己摆渡的时间算是最长的了。每天凌晨四五点,他就要起床,把岛上早起的菜农送到河对岸去,河岸离集镇不远,岛上的新鲜蔬菜经由他的船到达百姓家。

  “在几年之前,这里还要依靠绳索摆渡呢!”周长发望着滔滔浏河水,追忆着如流水般的过往岁月。在以前,一条结实的绳索系在两岸的大树上,摆渡的船并没有安装动力,而是靠船上的渡工手拉绳索让船移动;有一段时间,绳索被换成了钢索,上面安装了一个滑轮,依靠水流的冲力和浮力,完成渡河。“用滑轮速度很快,但是后来修坝后水流变缓,就行不通了。”

  既然夹洲岛一侧能通过渡船到普迹集镇,那另一侧能否渡河呢?我们横穿夹洲岛,在另一侧的夹洲二渡口,看到了一艘仍在靠拉绳索摆渡的渡船。

  渡工是53岁的周定国,他摆渡的时间和周长发差不多,顺着他的指引望去,绿树遮掩下的民居就是他的家。无论严寒酷暑,他都会准时出现在渡口,即使从他这边摆渡的人少,有时不免略显寂寥。

  “这渡口的对面就是普花村,往上一点是普泰村,岛上的人去那边田地劳作,或者那边的人要过河,就由我来拉船。”周定国很享受现在这种生活状态,依靠两条渡船,将夹洲岛与两岸相连,维系着和谐的岛居生活。

  河岛

  “八月会”曾在岛上举行

  河中岛,是一个富有诗意的名词。

  漫步夹洲岛,空气清新,十分怡人;下着微雨,岛上葱茏树木沐浴在朦胧水雾中。

  “我把岛上的生活总结了四个字:静、好、小、少。”周凯勋退休后一直生活在夹洲岛上,他抿了一口酒,望着家门前肆意生长的蔬菜,听着悦耳的鸟鸣,解释到,“生活宁静,空气好,噪音小,灰尘少。”

  现在,岛上还有20多户人家,洲上没水田,岛上几乎全部种上了蔬菜和果树,“以前岛上每家每户都有木船,以便去河两边耕种水稻,或者打鱼。”周凯勋说,现在渔船少了,但岛上的蔬菜一年比一年生长得好,因为这里良好的气候和土壤,植物有充足的水分和阳光。

  他笑着告诉记者,六十年代初期,他和岛上居民将岛上盛产的几千斤桃子和李子经浏阳河运到长沙,花了半天时间,“当时普迹的桃子要卖8分钱一斤,到了长沙反倒只卖5分钱,我们去之前不知道哟!”

  也许正是因为岛上景色宜人、物产丰富,“始于明盛于清”的普迹“八月会”曾一度在岛上举行。据周长发回忆,在水坝修建前,夹洲湾的水并没有现在深,靠一支长篙也能渡河。每年普迹历史悠久的“八月会”集会的时候,河中会架浮桥,河对岸的人从浮桥上赶来夹洲岛参加商贸盛会。

  普迹的八月会曾经名震南北,刚开始,从古历六月开始直至八、九月,各类木器会、牛会、马会、骡子会等,伴着普迹庙宇庆典而生,后来统归“八月会”,清代诗人寻乐曾赋诗赞其盛况:“十日为期万货堆,中秋普迹闹喧豗。卖牛兑马兼孤注,赚得空囊赶会归。”

  夹洲往事

  夹洲岛岛民口中的“金鸭婆”

  《普迹镇志》有记载,“浏阳河在普迹域内形成蒜洲、青年洲(原名七仙洲)、夹洲(又名太平洲),洲与洲之间相距三公里。”夹洲岛位列“普迹八景”之首,即著名的“太平奇洲”。

  “我们也不清楚岛上什么时候开始有人居住,只知道世世代代有人生活在这里。”周凯勋说,这里有周、张、李、刘、罗、潘等多姓人杂居,其中以周姓和张姓人最多,大家和睦相处,不知经历了多么漫长的岁月。

  夹洲湾中的夹洲岛,地势比较高,除了1954年大水穿洲外,其余年份涨水,很少有漫及全洲的情况。“1954年的洪水很大,加上东乡的水库决堤,岛上的房子都被淹没了。”周凯勋介绍,那一次洪水对岛的冲击特别大,现在岛上的民房最早也是在那之后建成的,“后来一些年发洪水,最多只漫到家门口,但是这样的次数也极少。”

  在当地村民的传说中,夹洲岛被称为“金鸭婆”,意思是说浏阳河只要一涨水,夹洲岛地势便会升高,水落则洲亦落。这一充满神话色彩的传说,正是岛上人们对自己生活的土地的信任和依赖。

  走读手记

  夹洲岛的新气象

  夹洲湾附近的渡口远不止夹洲渡口这一个,在浏阳河普迹段,河岸还有目莲、大中等多个特色渡口,而在夹洲湾两侧,普迹大桥和浏醴高速桥卧波水面,构成了两岸独具特色的跨河交通。

  我们去往的夹洲湾只是普迹多个湾中的一个,河岸线蜿蜒曲折,自然天成,还有双洲村境内的何家湾、回水湾,新府社区境内的江家湾、钟寺湾,另有风景各异的半岛数个。

  这里的民风与河水一般淳朴厚重,历史还给此地遗留下丰富的人文资源:楚大夫魏熹结庐为观,武圣关公寻马,“普济寺”与普迹的神秘渊源;欧阳宗祠、金江书院的红色文化;“浏西三尖”的革命传说;“八月会”、龙舟赛、花鼓戏、皮影戏、舞狮、竹马灯、蚌壳灯等等。

  融入普迹“一镇一岛五湾六村”项目建设内的夹洲湾,两岸视野宽阔,有利于铺设开发各类娱乐休闲功能,将规划建设为集会展、旅游、度假、演艺、科普及产业发展于一体的场所。未来的夹洲湾,将被赋予新的诗意。

相关热词搜索:铁船芳草民生

上一篇:走读浏阳:龙潭情深,古寺守望河上摆渡人
下一篇:浏阳微商进化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