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浏阳微商进化论


2015-06-11 09:30:31   来源:浏阳网   


朋友圈里发展代理商
抛弃“代理囤货”,开拓市场
朋友圈开设特产微店

  浏阳日报记者陈俊杰

  如果不是孩子出生,王君如(化名)应该还在过着每天手机不离眼的生活。

  没错,她是一名微商。在朋友圈财富神话的诱惑下,这位从江西嫁到浏阳来的80后于去年6月加入微商大军,成为一个女性护肤品的代理商。

  腾讯今年第一季度微信用户数据报告显示,微信月活跃用户已经达到5.4亿。其中,微商的数量已经突破千万人——他们不仅在朋友圈里发送文案和图片来销售商品,还热情邀请朋友成为自己的代理,增加销售渠道,以扩大自己的事业版图。

  这个事业版图其实是一个庞大的销售网络,朋友圈是这个网络的载体。而身居这个体系中,朋友圈里的每一位朋友不仅是微商的潜在卖家,还是潜在的“代理商”。

  代理为王

  从护肤品入手

  发展足够多的下级代理商

  王君如接触微商是因为怀孕。去年6月,怀孕之后她放下了手头的工作赋闲在家,一个朋友向她多次提起微商,“只要一台手机,每天在朋友圈发发图片,招一些代理就能赚钱。”于是,王君如决定一试。

  王君如加入的是一个销售女性护肤品的微商团队,起初卖的是面膜,很快又转向某知名品牌的套装礼盒,“这个品牌在各大卫视都投放了广告,各个城市都有专柜,品质上有保障。”

  加入团队,首先要确定自己的位置。微商体系有着明晰的层级定位,王君如加入的团队分为全国总代理,省代理,市代理,皇冠代理,铂金代理以及天使代理。

  成为某一级的代理必须符合相应的条件,级别越高,第一次进货的金额越高。比如,王君如选择的皇冠代理,第一次进货要在一万元以上。

  大部分代理都有名额限制,“市代理只有一个,皇冠代理是20个,每一级代理与上一级形成隶属关系。”

  想要赚到钱,有两个路径:发展下一级代理和做零售。下一级代理必须从上一级代理手中拿货,“比如我从市级代理那里拿价格100元的货,给下一级代理的价格可能就是125元,我可以在中间赚差价。”

  如此,即使零售卖不动,只要下一级的代理足够多,也能够保证自己的收益。

  弄清楚微商规则之后,王君如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低头族。除了睡觉,她都盯着朋友圈,每天定时发布商品信息,有人询问,立刻回复,运用各种营销技巧说服朋友购买,或成为下级代理商,“我做了五个月,就发展了我的嫂子和她的几个朋友做代理。”

  不过,零售做不动,代理发展不起来,让王君如越来越没有信心。于是,在孩子出生后,她就选择了退出,“可能我是不太适合,跟我同一批加入的做得好的已经发展了一百多个代理,有的还拿到了市代理,自己带起了团队。”王君如言语间透露着羡慕。

  转向零售

  走出“代理囤货”怪圈

  更注重零售市场

  同为80后的邹世斌认为王君如退出是明智的,“她的那个团队销售模式迟早要崩盘。”

  邹世斌在营销行业浸淫多年,前两年主要为微商团队做销售培训,今年年初他加入一家贸易公司,负责该公司产品的线上推广。

  这家主营澳洲奶粉、羊毛制品、蜂蜜保健品等产品直销的贸易公司,将线上推广营销全部放在了微信朋友圈,邹世斌要打造一支自己的微商团队。

  在这个微商团队里仍然需要大量的代理,“产品还是必须有人来宣传有人来卖。”但在邹世斌团队里代理与代理的关系,同王君如之前团队的有一定差异。

  在邹世斌的微商团队中,所有的代理都是直接从公司拿货,而不是从上一级的代理手中拿货。只是,一次拿货的金额越高,商品的单价就越低。

  代理依旧能从自己招募的代理手中获利,所发展的代理每成交一笔生意,其就能获得公司返回的5%佣金,每个代理发展的代理数量暂时不设限制。

  “实行这样的模式,主要是将代理从‘囤货’的怪圈里解放出来,更注重零售市场。”邹世斌说,只有在代理都将零售市场开拓作为主要目标的时候,才能让自己和公司长久性地盈利。

  在邹世斌的微信团队中,各代理往往会在朋友圈里卖力地做产品宣传,并督促自己的代理做好零售,“因为代理自己并不发货给下级代理,只有在自己做好零售和下级代理零售业绩良好的情况下,才能保证自己最大的经济效益。”

  “最早的微商几乎都是从护肤品化妆品做起的,同质化非常严重。同时,许多微商团队的产品销售压力,几乎都压在这些最低级别的代理身上,他们一退出,怎么会还有销量?”邹世斌说。

  微店来了

  将实体店搬到朋友圈

  开设一个特产微店

  40岁的周淑珍不太喜欢“微商”这个词,她认为自己是“微电商”。

  周淑珍从事食品销售多年,之前她在新文路步行街有一家特色食品店,主营进口食品,也销售本地特产,“开了六年,头几年还是比较好做,近几年网店对我们冲击太大,客流量越来越少,店面租金和人工工资又越来越高,赚不到钱了。”

  最终,周淑珍选择了在微信朋友圈平台再创业,仍然从自己熟悉的食品行业入手。

  对互联网不甚了解的周淑珍是在参加一些培训后才选择了朋友圈。“淘宝需要专业的营销技巧,在朋友圈做推广相对简单一些。”周淑珍说,一台手机一台电脑,不要店面也不要店员,又是在朋友圈这样的熟人圈子里做推广,不要绞尽脑汁去做策划让别人关注。

  但周淑珍又与单纯在朋友圈刷屏,通过聊天卖产品的微商有所不同,她有一个自己的浏阳特产微店。

  周淑珍的微店开在一个微商城的电商平台上,她属于较高级别的供应商。成为供应商需要众多资质,首先开设实体店的经营许可证等五证要齐备,并有正规食品厂商的品牌授权,销售产品的质检报告等也要一并提交。

  这个商城的特别之处在于,不仅具备淘宝商城的功能,还与一个 APP 联接。只要在这个 APP 上注册账户,就能成为周淑珍的分销商,“搜索我的特色食品商铺,将我店铺的商品上架到自己的账户菜单上,再将商品信息分享到朋友圈里,就完成了分销。有人通过他发送的链接下单,他就能获得10%的佣金。”周淑珍的微店运营不到半年,发展了70多位分销商,月销售额稳定在3万左右。“还是在起步阶段,分销商还不够,销售渠道没有完全打开。”周淑珍说,“但我很看好这个模式,微店销售的产品要经过严格审查,有品质保障,分销商无成本代理,销售网就有巨大的潜力,这都是销售成功的重要因素。”

  新闻延伸

  微商进入大洗牌阶段

  “微商现在到了瓶颈期。”这几乎是整个微商圈的共识。在内部,底层代理正在慢慢觉醒。

  微商王慧明放弃了,卖不出货,还得夸张地抱着手机宣传产品,烦透了。一位为微商生产产品的厂家销售称,“今年以来,微商的订单量在下降,慢慢不好卖,大家就不做了。”

  在这两种力量的作用下,微商正在从草莽创业阶段过渡到大洗牌阶段。

  而针对微商类似传销的质疑,微商界的调整速度也很快。一种看法认为,微商乱象,是因为产品质量参差不齐,缺乏品牌影响力,只要有知名度的好产品进入微商,挤掉低水平的三无产品,肯定有终端消费者埋单。微商不是传销,而是打破了传统上从生产商到代理商到消费者的直线结构,让消费者也变成销售者的一种新型商业模式。

  而另一种看法则认为,微商层层代理的模式,和其利用朋友圈做生意的两大要害,与微信朋友圈这个产品的私人社交属性根本矛盾,人们心里对朋友圈售卖商品的排斥,决定了这种所谓创新不可能有终端消费者,是彻头彻尾的传销。

  微信公关部门则表示,他们对此的态度是:微信是一种生活方式,用户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微信使用方法,但前提是合法合规。微信坚决打击售卖假货、违禁物品、侵权商品、透支信任恶意欺诈、非法分销行为。在6月2日,腾讯微店决定每个月2日为公司“打假公布日”。

  而在更大的范围内,至少到目前,与微商相关的法律和监管都还是空白。政府的看法也并未明晰,这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于微商的头顶。

相关热词搜索:浏阳进化论

上一篇:走读浏阳:夹洲芳草,河岛铁船渡民生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