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婆婆”在老南市街卖了25年豆腐

2011-03-18 09:03:16 编辑:戴鹏 来源:浏阳网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浏阳网3月18日讯(浏阳日报记者张玲)刘玉香,64岁,老南市街人,人称“豆腐婆婆”。

要说南市街,早已只是一个过去的称呼。但如今的巴山坳,以前的大桥南路,原南市街对面的马路菜市场,现在依旧被人称之为“南市街”。不知道是老居民们更喜欢这个名字,还是这个名字本身更让人难以忘记。

刘玉香就是从那里卖完豆腐后回来的。她笑着说:“今天碰到一个老顾客。他很惊奇地问:唉呀!你这个老婆子,怎么还在卖豆腐呀?”

老街老巷豆腐香

刘玉香收摊回来的小巷名叫“和平街”,是老南市街拆除后新建小巷的名字。但刘玉香一家在原南市街的街尾住了多少了年,一直都叫这条街是“南市街”。她就是一个人担着或推着豆腐在这条路叫卖了几十年。

“南市特别热闹。”刘玉香说,“街道两旁都是做生意的,整日有人吆喝。孩子们上下学也出出进进的,从来不缺人气。”

刘玉香的豆腐做得好,在南市街也挺有名气。她还给记者说了一个小“典故”:那时一个北京考察团到浏阳吃到刘玉香做的豆腐和粉皮后,夸奖说,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粉皮、豆腐。于是刘玉香的豆腐就出了名。

如今,街没了,但刘玉香还舍不得放下这份营生。也间或还有老顾客绕到老街老巷里,寻着那份豆腐香,找着她买豆腐。

让人惦记的那条石头路

都说卖小菜的清苦,刘玉香的儿子谭志元说一点不错。十五岁时,他就继承了母亲的手艺,帮忙分担了这个家。

“母亲很辛苦,难以想象那时候,她挑着担子,后来担子变成了板车,日复一日。”谭志元还记得,老南市街虽是刘玉香的大本营,但她也会推着板车走出去叫卖。从南市街朝城西出发,会经过西门、黄泥湾、北正路、百宜坑,最远甚至道吾路,她也去过。

“母亲几乎每晚都是十一二点钟起来磨豆腐,那时候还是石磨呢。大概凌晨一二点钟就会出去卖。我最记得的是有一次,我早上起来了,却看见她坐在门前偷偷地哭,原来她不小心将豆腐撒了。卖不成了。”

刘玉香说,那时家里苦,孩子们都小,老公谭贤信要种田。家中的生计都靠她卖豆腐。“可那时路不好走,我记得南市街是石头路,只要稍微没平衡好,板车一歪,豆腐就撒了、坏了,怎么能不伤心呢!”

如今连门口的田埂都是水泥路了。想起那些年的艰苦,刘玉香说,很怀念那条石头路。

南市街老屋仅存的范本

刘玉香的豆腐香,串联着老南市街的印象;她身后的那栋房子,也早成了南市街老屋惟一仅存的范本。

房子是“双重结构”,是在老屋的基础上,扩建了新房。跨过新房厅屋,再往里走就是老房子了。

老屋是谭志元的爷爷留下的,房产证上写着1953年,颇有历史了。墙壁是土砖的,用篾席挡风。攀着木梯往二楼看,地板是木头的,谭志元说二楼还曾经出租过,只是如今已经堆满了老旧的用品如箩筐、篾篓等等。房屋内房间特别多,左弯右拐,个个房门都可以通到室外。如果没有人带领,还真是容易错过。据老人们说,当时老南市街的房子也都是这种结构,流行“占地面积大,房间特别多”。据悉其中有一座“刘家老屋”,里面的房间多得数不清。

房屋后面是一个小山坡。这个山坡在南市街时代,被称作“牛形岭”,当初颇具规模,牛尾在南市街头,牛头正是靠刘玉香家的这个山坡。岭后,高楼大厦建得正火,一辆辆挖车通过,时不时扬起一场灰尘。与老屋仅几步之隔。

刘玉香正将豆腐箱从车上搬下来,一抬头看到那种热闹,怔怔出神了。

土墙黑瓦,已经是南市街仅留。

■今日老街

最留恋那吊井和井里三尾红鲤鱼

70岁的居民谭志钦说,南市街?还有什么啰,只剩两口井了。

井在原南市街拆除荒废的田园中。一位当地居民刘先生帮忙指路,并且说,以前南市街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水井,公用的吊井则有六口。如今只剩两口了。

记者找到时,看到井口有人在洗菜。井旁洗菜的大姐姓杨。她说,井水原来可以喝,如今用来洗洗菜、洗洗衣服。隔着不远地方的另一口水井,果然有王大嫂在洗衣服。她也说:“这水好着呢,冬暖夏凉。”

记者向前探视,只见井水十分清冽,看不清深浅。里面有三条红鲤鱼忽上忽下,偶尔还会游到水面上来。

“这是谁放的?”记者问。

“不清楚呢。”杨大姐拎着一桶水上来,水里的鱼瞬间跑远了,她笑着说,“也许老久以前就有了,也许是拆迁前原先的屋主放的呢。”

她继续洗她的菜,这一片废弃的庄园,被人种满了黄橙橙但杂乱无章的油菜花。而对面,高楼大厦已经拔地而起。

■口述老街

“南市街,伸手拿到瓦”

口述人:谢仁福(86岁,老南市街人)

谢仁福老人家住荷花南市社区刘家新屋,门牌号为34号。在南市街拆除之后,他新建的房屋,正是自己以前住的地方。这一点在他来说,让他十分欣慰:更多的街坊邻居们,都已经搬迁远离了。

对南市街的一草一木,老人尤为清楚。他闭着眼,带着一种回忆的语气,说出记忆中的那条街。

南市街只有一条街,不是很宽,千多米长。我记得街头连着浏阳河河岸,最边上的房子叫“篾房庙”,正对着浏阳河码头。生意人和脚夫都喜欢在那里休息。南市街的街尾被称为“火烧坪”,再往后走就连着藕塘基了。

我们那时开会,都喜欢说宣传标语。谈起南市街时,都说那里发展得好,“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老百姓听了就笑,说明明是“三两煤油,摸上摸下”。南市街的房子确实都是老房子,我们都说南市街伸手能拿到瓦。有时候天气寒冷,冰棱倒挂在屋檐,连小孩子踮着脚都能掰下来。重新拆除发展,这也是城市规划的需要。

但南市街的人气,却不输当年老城关呢。生意特别火,有做香火生意的,有做米粉生意的,有南杂店,有纸箱厂,有酱油厂,还有酒厂。早晚卖小菜的,更是把整条街挤得络绎不绝。

那时我们常说那里多吵,多闹,多危险。可是,那个画面却常常出现在我梦中呢……

老街地名:南市街

城市区划:浏阳市金沙南路南市社区

老街勾勒:原南市街街道千米长,路面是大段青石路,两侧间或有磨石或麻石路。街道两旁商铺林立,热闹非凡。

最值得推荐的一处留恋地:原先老街有6口很有年代的吊井。如今还剩两口,居民说“冬暖夏凉”。

最值得留恋的街头小吃:家住老街龙王庙旁的郑友,做得一手糖粑粑,是原南市街一绝。(如今人已过世)

最印象深刻的街头建筑:刘家老屋。居民介绍“大得像迷宫,初次进去,根本不能从一个门出来”。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一个人:“豆腐婆婆”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