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岁的“剑伢子”回浏阳谢恩啦!
2013-10-08 09:06:37   来源:浏阳网   编辑:戴鹏

\
吴剑生(前排左一)和恩人之女杨淑华(前排左三)、杨凤兰(后排左一)一起看老照片。见习记者莫瑜

《68年前抗日炮火中沿溪“伙夫”救了随军少年一命》追踪报道
这是老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次寻亲之旅,他拜祭恩人,重游故地,结亲后人

    浏阳网10月8日讯(见习记者 莫瑜)国庆长假昨日结束,大家有所玩、有所乐,而对于广东的吴剑生老人而言,这个国庆他经历了一次特别的出行,因为经过多年的找寻,在本报的帮助下,他终于知道了68年前救命恩人的消息,虽然恩人过世多年,但是见到恩人的后代,也犹如见到失散多年亲人;而对于杨凤兰夫妇而言,这也是一次非同一般的出行,虽然在旅游中途折回了家,但是他们见到父亲曾经捡回家的“剑伢子”。

再回浏阳,一家八口来“寻亲”

    “考妣杨公忠洪、母肖氏……”吴剑生笔直地站在杨忠洪的墓前,表情凝重,眉头紧锁,一字一句读完墓碑上的文字后,深深的在墓前三鞠躬。6日上午,吴剑生在杨忠洪女儿杨凤兰、侄子杨厚存的带领下来到了杨忠洪的墓前。吴剑生今年80岁,身着白色衬衫、浅色休闲西裤,脚穿浅灰色布鞋,虽然头发灰白,但人很精神。

    站在杨忠洪墓前,吴剑生的目光长久凝视着墓碑,嘴中用普通话向杨凤兰询问杨忠洪生前的情况。当得知2007年杨忠洪病重曾去过台湾两次时,吴剑生沉默了,半晌才说:“要是早点知道恩人的消息,能够去台湾见恩人一面就好了!”3日,吴剑生和妹妹、妹夫、女儿、女婿、儿媳、外孙、外孙媳等八人,从广东新会出发,车行近900公里,6日清早到达浏阳官渡。“今天第一站我要祭拜忠洪大哥,感谢当年的救命之恩;然后与大哥的两个女儿见面,询问大哥的情况;之后去沿溪桥,再看看曾经住过的老屋、走过的老街。”

    “几天前就接到了老先生的电话,说要来浏阳认亲,感谢父亲当年的救命之恩,我听到后很惊讶,连忙买了票,从南京赶回来了!”接到电话时杨凤兰和丈夫正在南京游玩。“这份真情让我很感动,能和老人一起聊聊父亲当年的事迹我很期待。”6日上午,杨凤兰带着三个儿子,风尘仆仆地赶到父亲的墓前。“老人家知恩图报,时隔多年仍记得那份恩情,我们后代应该支持,学习!”杨凤兰的二儿子肖建文说。

重游故地,曾经的记忆依旧深刻

    “还是这片熟悉的土地,人还是这么热情。多年的梦想,今天总算实现了!”祭拜完杨忠洪后,吴剑生来到了沿溪。

    时隔68年,曾经熟悉的沿溪老街早已不在,旧址离杨厚存屋后不到百米,数百米长的老街已如今被水泥马路打断,街道两旁的老屋被齐整的现代建筑所代替,余留下来的仅仅是少量铺在地面上的鹅卵石,以及十余米的老围墙。

    然而一路上吴剑生很兴奋,脸上一直带着笑意,还不停地和杨厚存说记忆中的沿溪老街:“我记得1945年住在你家的时候,沿溪只有一条街,街市很繁华,来往行人很多,一大早就有人挑着担子叫卖,街边是老字号,吃的、用的都有。”

    吴剑生说,他曾经住在杨家有一个多月,被杨家人叫做“剑伢子”。“杨家有很大的房子,前面有大坪,进去之后是宅院,后面还有菜园子。那个时候也是秋季,正当秋收,忠洪大哥的父亲还经常带着我出去玩。”

    “你们家那时候还有一个传统:每周吃一次肉。”吴剑生说印象最深的是杨家一周一次的红烧肉,不同于广东的做法,浏阳的红烧肉甜而不腻,撒一点红辣椒,最能勾起食欲。“那时候能吃到香喷喷的肉真不容易!所以,这道菜的美味之处一直留在我的心里,今天我还要再尝尝这道菜。”

    吴剑生还记得杨家的邻居是一间染布坊,门前有块大石头,有工人就站在上面给布匹染色。

    “60多年的事情您怎么记得这么清楚呀?”对于吴剑生的描述,杨厚存很惊奇,因为杨厚存知道新中国成立前,杨家是当地地主,生活富足,宅院是当地最大的。

    “那时候虽然年纪不大,但是那段日子对我而言很重要,动荡的年代里,能有人真心对我好,收留我、照顾我,我一定不能忘记!”吴剑生将杨忠洪两个女儿及其他亲属的联系方式都写在了随身所带的本子上。

    “我的命是忠洪大哥救的,他的后代就是我的亲人,这是一次寻亲之旅,以后亲人之间我们要多联系、多走动。”吴剑生和杨凤兰、杨厚存郑重约定。

吴剑生回忆1945年逃亡经历

    “励明的转述有误,我不是和忠洪大哥躲在桥下逃生的。”吴剑生看到本报9月30日的报道后说。

    “我之前并不知道被俘是在浏阳沙市秀山,也不知道忠洪大哥为沿溪人士,当时借住的地方是沿溪桥。”吴剑生说妹妹吴玉亲2009年来过浏阳,他是通过妹妹带回的浏阳地图,经过回忆、推测,才知晓的。

    时间倒回到1945年。吴剑生作为随军家属卷入了一次逃亡中。在和家人走散后,年仅11岁的吴剑生和父亲被日军所俘,因为吴父腿部受伤,又是抗日将领,不幸牺牲。吴剑生和其他人被日军裹挟前行。杨忠洪也在被俘队伍中,被日军胁迫成为临时伙夫。

    “能逃出来真是一件幸运的事儿!”吴剑生记得,“一天早上,大家都还在一座破房子里休息,忽然有个小孩叫了句‘有人跑了’。天才蒙蒙亮,日军都还在睡梦中,我悄悄跑出去看到外面没有人,于是我撒腿往前跑。”跑了几百米远后,等吴剑生再回头看,杨忠洪和另一名被俘人追了上来。三人一口气跑了数十里,逃了出来。

    “忠洪大哥在路途上说,‘早就注意到你了,看到日军拿着你父亲的烟斗、戴着你父亲的手表,我就知道他遇害了’,当时,才想起为何总会有人给我留吃的,跑出来的时候,回头能看到他!”

    因为吴剑生和家人走散,父亲又过世,杨忠洪当场决定将吴剑生带回家,那时候,已快到江西。三人往回走,沿途没有人烟、没有田地,没地方住,在破庙里挤一个晚上;没东西吃,从田地里挖野菜、找南瓜。慢慢有人家了,就讨饭吃,大约半个月后,才回到沿溪桥杨忠洪家中。

相关热词搜索:八十岁

上一篇:大瑶命案嫌犯案发后36小时在深圳被抓
下一篇:秋风起,晒谷忙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