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赛龙舟,浏阳河上不会断流的传承
2014-05-30 08:52:03   来源:浏阳网   

\
浏阳河上,龙舟破水前进。 陈伏明摄

编者按

    五月五,过端午。门插艾,香满堂。吃粽子,撒白糖。龙船下水喜洋洋……

    民俗流淌于民族的血脉,作为具有丰富情感色彩和文化内涵的传统节日,端午节在我国已经延续了2500多年的历史。

    其实,端午的本质意义实为赶一场生命之约,端午竞舟本就是一场打捞生命之战。南朝梁《荆楚岁时记》载:“屈原以是日(编者注:五月初五)死于汨罗,人伤其死,所以并舟楫以拯之,今之竞渡是其遗迹。”意思就是说,人们以最快的速度划船,为的是去拯救屈原的生命。

    今年端午节,本报记者特别探访了浏阳龙舟赛事变迁,从以前的“龙舟会”到现在的专业龙舟竞赛。对于龙舟的的传承,就如浏河水,不会断流。

浏阳日报讯实习生汤华露

    “带上我!带上我!”嘴里还含着没嚼完的饭,小孩子就撒开脚丫追出了门。坐在父亲肩头,伸长脖子,透过层层缝隙,总算瞥见河水,端午的狂欢汇集浏阳水域。结实的胳膊鼓起块块肌肉,前倾,后仰,船员手中的桨不停挥动,红色的龙舟乘风破浪。“共骇群龙水上游,不知原是木兰舟”。那时每年端午来临,浏阳河上都会有龙舟在河面上冲锋。

    “现在端午节很少看到赛龙舟了。”镇头镇甘棠村村民陈厚林幽幽地说。曾经,他是镇头镇龙舟上的一名好手,但是现在镇头镇已经几年没有人划龙舟了。而他,也50岁了。

    我们了解到的信息,今年端午节,浏阳各个乡镇街道将不会举行大型的龙舟赛事,但是浏阳市今年将派一支龙舟队参加湖南省首届“屈原杯”龙舟赛。由此,我们更加怀念曾经万人空巷、龙舟破水的动人场景。

村民私人订制四艘龙舟

    端午节前的两三天,房前屋后飘来阵阵粽香。这预示着,一场盛大的龙舟赛即将到来。一池春水,碧波荡漾,龙舟下水前,还有一套祭神仪式。浏阳文史专家潘信之说:“解放前,仪式还保留相当完整。”当地龙舟会请来吹打班子,后面跟着换上红背心、黄短裤的船员,30多人的队伍从会堂一路闹到龙王庙。据89岁的潘老回忆:“献上三牲祭品,会长念罢祭文,全体队员三叩首上香,才可以请龙头龙尾出门。”

    潘老介绍,节前两三天,将平时安放在庙的龙头和龙尾请出,窄小的宁乡乌舡去除雨篷,船中立高柱,麻绳紧牵到船尾,船身绑上龙头龙尾,一艘龙舟新鲜出炉。打鼓人正坐柱下,一脸严肃;两边排坐二十人,船尾再站上一个摇橹手,十米长的乌舡满满当当。端午节刚吃过午饭,人们携家带口往河边赶,万人空巷。一个龙舟会仅一只龙舟,缺乏娱乐项目的年代,节日的表演弥足珍贵。

    租借来的乌舡,安上龙头龙尾,就是上世纪90年代前浏阳河上最普遍的龙舟原型。相对来说,镇头镇甘棠村的村民显得更加积极。他们自发凑钱请来三个汨罗船匠,订制了四艘龙舟。“船身狭长,船底窄紧,这样在比赛中更有优势。六七年没划了,现在仅剩下两艘了”,甘棠村村委会委员卢再兴连连摇头。

    “龙舟少有私人订制的。”潘老说。昨天,在河边的一处破旧屋棚中,记者看到了当初定制的龙舟。十多米长、直径约30厘米的杉木,三四棵裁刨成2个多平方的木板,才能制成一艘15米的小龙舟。天蓝色鱼鳞绘满船身,印衬着浏阳河水波光粼粼。棕色船底上几道明显的划痕,二十多年前打造的龙舟,风雨中历经沧桑。曾经引爆端午的欢庆,现在倒扣河边的屋棚中,寂静、冷清。

鞭炮助威,48人破水前进

    但我们,依旧要还原那曾经激动父辈的,关于赛龙舟的场景。

    为了一年仅有的比赛,每支龙舟队伍都准备充分。谙熟水性,这是一名龙舟队员的基本要求。但往往为了保障安全,一支龙舟后,两边各跟随一只小木筏准备随时救援,有时它也是后勤担当。“队员的饮水,还有端午包子犒劳”,陈厚林年轻时也参加过镇头的龙舟赛。

    24格的龙舟,坐上42个人,船头打鼓、打锣各一个,加上船尾两个人掌舵,最大的船可以承载48个人。“为了保障船大距离的向前滑动,以前特意安排两个人坐在前舱,用桨侧向拨水,造成船头架空水面。而现在追求速度,统一直插划水”,说起划龙舟,卢再兴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

    铳响,鞭炮在岸上开出红色花火,河里水浪翻滚。两次鼓点,挥一次桨,船上队员不约而同向前倾。与其它队伍争分,与水夺秒,划龙舟,是一项耗费体力的活动。听着节奏和岸边的喝彩,紧盯着汨汨河水,结实的臂膀,肌肉鼓出,健壮的船员彰显力量。一场比赛下来,紧抓桨的手都红的发烫。

    肖冬生,原县建筑公司龙舟队的队员,现在早已头发花白。“两艘船齐头并进,要看到别的队伍马上就要超越了。我们的艄公就转舵,用半个船身堵在他们前面”,肖老说:“就是为了不让他们赢。”赢,队员们都有强烈的荣誉感。用老一辈的说法是,“宁愿干农田,不愿输龙舟”。

    浏阳龙舟虽然在一些乡镇已经渐渐的淡出了村民的视线,但是在其他乡镇却一直传承下来。

    在官渡,不仅有掌舵世家,还有不断传承的民间热情。今年,浏阳市一支龙舟队现在正在官渡训练,准备参加湖南省首届“屈原杯”龙舟赛。

那年盛事
黑压压的人群里有人被挤下河

    9点钟开始龙舟赛,6岁的徐向东早已怀揣粽子和咸鸭蛋,早早坐在红狮桥码头上。

    59年前,他还不是县文化馆的摄影专干,但对于端午龙舟的记忆仍然深刻。城区的海家码头到周家码头,500米左右的水域,一头一尾泊着两只彩船,龙舟赛将在这里进行。“观看的位置最重要”,徐老微眯着眼,陷入回忆。因为码头离家近,他每年都能占到靠前位置,“一抬头黑压压全是人头,动都动不了,还有小孩曾经被挤下,掉入河中喝了好几口水。”

    嘭!嘭!鞭炮连响,河面上传来阵阵鼓声,人群开始骚动。“开始了!快看!”两艘船你追我赶,互相追逐。“要超过了!啊!”身旁的人群传来阵阵尖叫,看到支持的队伍胜利在望,观众们都憋足了劲儿。“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去年特意从城区赶到官渡看龙舟,90后的王东,也感染了其他人的紧张,“直到看着快过半个船身,到达终点,才松了口气。”

    相比于现在,上世纪50年代的龙舟赛更显复杂。不统一的赛船,乌舡、渡船同时出现在水上,没有船的队伍往往还要租借龙舟。为了彰显公平,需要两支队伍换船比赛两轮。“乌江子船轻巧灵活,渡船笨重”,徐老翘起双腿:“每年从五月初一就开始划,白沙洲的队伍来得最早,航运公司的队伍总是得头名,唐家洲最搞不赢”,说着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划龙舟的记忆,总归于美好甜蜜,才值得永久珍藏,成为激情岁月的嘉奖。

龙舟演变
从“龙舟会”到竞技赛事

    上世纪30年代,“龙舟会”,端午划龙舟的专门组织,在浏阳各大临水集镇都设有。“募集到善款平时用于买田放租,租金用作划龙舟的费用”,浏阳文史专家潘信之讲述道。

    解放后,土改风吹遍全国,土地被没收,没有了经费支持,龙舟会也随风散去。文体部门牵头组织了浏阳市区的龙舟赛。24格的大龙舟、12格的小龙舟,90年代浏阳开始引进新式的专制龙舟更利于大型赛事。近年来,浏阳体育部门组织龙舟代表队参与省市级赛事,也取得不错成绩。“2006年湖南省农民运动会和2009年长沙第七届运动会,我们都获得第一名”,市文体广电局体育科科长罗其德说,“今年我们还将参加湖南省首届‘屈原杯’龙舟赛。”

    “现在的龙舟赛似乎变了。”潘信之说,现在龙舟赛竞技比赛的色彩更浓一些。以前龙舟赛一方面是为了祭奠爱国诗人屈原、弘扬爱国正气。其实更多的是通过龙舟赛,进一步增强了村民团结向上的族群特性,同时也使人们在紧张枯燥的劳作生活之外,感受到一份生活的乐趣。

相关热词搜索:浏阳河

上一篇:浏阳平江各界今日吊唁鲁松旭
下一篇:嘘!请安静!孩子们要高考了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