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致敬浏阳抗战老兵——老兵相聚
2014-06-23 09:04:37   来源:浏阳网   


22名抗战老兵首次聚首,平均年龄93岁
现场同唱黄埔军校校歌,共忆抗敌岁月

   他们是八年抗战的亲历者、见证者是中国军人不畏强敌、浴血奋战的幸存者是光荣的缔造者,也是历史的见证人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抗战老兵

    2013年8月,浏阳确认28位老人为抗战老兵,此后有3名老兵已逝世。
    2014年6月21日,为纪念抗战胜利69周年,22位平均年龄93岁的老兵(有3人因身体原因未能成行)首次在城区相聚,讲述自己的抗战故事。
    历史不会忘记他们。今年2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经表决通过,决定将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本报今日以两个版的篇幅报道这些抗战老兵,旨在让所有人勿忘历史,并以此向这些老兵致敬。在9月份的抗战胜利纪念日之际,本报还将策划特别报道,再一一回访抗战老兵,走进他们的生活,听他们讲述抗战故事,敬请期待。

    浏阳日报记者梁露见习记者刘芳

    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一块纪念章,98岁的古光全利索地挂在了脖子上,不停地抚摸着这块写有“抗战69周年纪念·古光全”字样的银章。与他一样,其他21位浏阳抗战老兵都收到了有生以来“分量最重”的一枚纪念章。

    “一位老兵,就是一段历史。”21日上午,由民革浏阳工委举办的纪念抗战胜利69周年暨“回顾抗战历史,弘扬爱国精神”活动现场,22名平均年龄达93岁的浏阳抗战老兵首次相聚,另有三位老兵因病遗憾未能到场。

    他们有的是黄埔军校校友,有的是同胞兄弟,这天,他们坐在了一起,共同追忆那个年代的历史。

现场
老兵齐敬军礼再唱黄埔军校校歌

    21日上午9点半,柏加镇85岁的黄术林在儿子的陪伴下,缓缓地走进会场,左侧一排摆放的抗战老兵肖像吸引了他。黄术林伸长了脖子,拄着拐杖不停地张望着,“看看我的在哪里?”

    找到自己的相片,黄术林笑得露出了两颗雪白的牙齿。这是年初,民革工作人员在他家拍的,照片中的他胡渣很深。“哎哟,我现在比以前更精神啦,你看,以前有这么多胡渣!”他站在相片前,声如洪钟。

    黄术林怎么也想不到,如今可以将那段历史大胆地跟后辈讲述,还能与这么多老兵相见。

    落座不久,22个赶到现场的老兵不停地和彼此说着话,“我随第6军到过昆明”,“我到河南开封打过仗”……聚会开始不久,淳口镇91岁的张家仁在台上哼唱起来,“怒潮澎湃,党旗飞舞,这是革命的黄埔……亲爱精诚……发扬吾校精神……”

    这是黄埔军校的校歌。听到熟悉的曲调,台下老兵们纷纷举起右手,敬军礼,跟着一同唱,全场响起深沉、震撼人心的歌声。

    唱完歌,张家仁感慨万千,“我完成了有生之年的最大愿望——跟战友同唱黄埔军校校歌”。此时,他的眼角泛起泪光。

讲述
“遗憾没有打死几个日本鬼子”

    对老兵们来说,比唱校歌更令人激动的是与战友们分享自己的经历。

    “当年,我抓住了偷渡的日本鬼子,所以才被批准提前升学。”张家仁对这段经历非常自豪,带着纪念章,披着绶带的他眼里有了神采,说起来深情并茂。1937年,张家仁在祁阳读中学,他报名加入了湖南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成为一名入伍生。但日本人从湖北打到了这里,当时上头让他们守住易水河这条水路,可日本人狡猾。晚上,他们乘坐没有标志的小货船,企图偷渡。“正好是我站岗,我马上鸣枪,要求他们靠岸”。日本人没有办法,只好乖乖靠岸。

    抓日本人有功,张家仁获得提前升学的资格,“这改变了我的人生”。1939年11月考入黄埔军校二分校七总队步兵科,一年半后毕业,被编入远征100军。1942年,张家仁又进入洪江陆军机械化学校,学习驾驶坦克。

    不过张家仁最大的遗憾在印度和缅甸战场,“没有亲自打死几个日本鬼子”。1944年,在印度和缅甸战场,中国远征军与日军胶着激战。张家仁与16个战友一同来到印度的兰姆伽中国驻印军中部,学习开战车。8个月后,他掌握了战车驾驶技术。

    被编入战车第7营后,张家仁日夜都想着浴血杀敌,谁知没多久,日本投降,他只好带着遗憾从纳木嘉回国。

    回国后,张家仁在南京汽车部队,负责后勤卫汽车运输,每天给各个部队送军需品。1947年,他担任邵阳63司机枪连第二连长,“中国人怎么能打中国人呢?”张家仁对内战百般不情愿,长沙解放后回到了家乡。

    老人的讲述感动了台下的观众,在主持人的倡议下,全场向抗战老兵敬礼表示敬意。

老兵特写
最年长老兵:“牙齿一颗没掉,视力听力都不错”

    现年98岁的古光全,是浏阳目前年龄最大的抗战老兵。年轻的时候,古光全曾在浏阳南市分所当过警察,参加过抗日挺进军(游击队),还在浏阳三口打过游击战。

    古光全一生未婚,目前独居在三口镇东盈村黄金组。“老人身体特别好,牙齿一颗没掉,视力和听力都特别好,说话思路也很清晰。”镇干部杨裔华说,每次他去古老家中,老人总能一眼认出他。

    民革浏阳工委会党员李朝红介绍,老人现在独居,大家都劝年迈的他搬到敬老院,但是他更愿意自己住。

    “我现在很好呢,没事时,就看看电视。”听到大家在说自己,古光全也毫不含糊,他说自己很少生病,做菜做饭自己都能来。

 

相关热词搜索:老兵浏阳

上一篇:致敬浏阳抗战老兵——记住老兵
下一篇:世界杯来了:绿茵宝贝——喻晴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