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浏阳颁发首个公交车“委屈奖”
2014-09-29 08:50:45   来源:浏阳网   

\
 

颁给了挨骂又挨打的赵师傅

浏阳日报记者李丹

    还记得本报曾报道的“公交公司首设委屈奖”的新闻吗?(本报4月29日报道)时隔4个月,“委屈奖”有了第一个得主,尽管他很不情愿得这个奖。

    被骂了几句后,他没有还嘴;被雨伞柄敲打了几下后,他依旧没有还手。

    由于这些“突出表现”,6路公交车司机赵宗发获得了浏阳第一个公交车“委屈奖”,并要参加今天晚上的表彰大会,上台领奖。

    “其实,没有人得这个奖会更好。”昨日,赵宗发如此感叹。

获奖理由
被乘客骂后,又挨伞把打

    “我也是昨天下午,公司的人打电话给我说有记者要采访,才知道自己得了一个‘委屈奖’。”今年43岁的赵宗发,开公交车已经有四年时间。

    获奖的缘由,赵宗发记忆犹新。时间回溯到今年7月份的一天。“那天天气很热,下午两点多钟,在北正北路红楼站,一对60多岁的老两口上了车。”赵宗发回忆,“当时上车的乘客比较多,他们俩大概是在中间位置上的,等到最后一名乘客上车后,我就关门起步。谁知道车里边传来话语声,大体意思是:开这么急干什么,要是搞哒我绊哒,就扇恩几耳巴子(编者注:浏阳话,“开这么急干什么,要是让我摔了一跤,就要打你几巴掌”的意思)。

    尽管言语带有攻击性,但考虑到车内乘客较多,而且公司一再强调,不要和乘客发生冲突,赵宗发便忍住了,没有回应对方。

    不过,在这位乘客下车时,赵宗发说了一句话,“老人家,请您以后讲话还是要注意一点。”没想到,这句话一下子把乘客惹火了,拿起手中的长柄雨伞朝赵宗发打过去,正好打在握方向盘的右手大拇指关节上,“当时觉得痛得有些麻了,连挂挡都没有力气了。”

    挨了打后,赵宗发也没有还手,而此时车内的其他乘客也劝起了架,将情绪激动的老人家劝下了车。休息了几分钟后,赵宗发安全地将车开到了6路终点站。

获奖感言
“没有人得这个奖会更好”

    可是,这个“委屈奖”却让赵宗发五味杂陈。

    “其实,我说那句话本意并不是指责那名乘客素质不高,只是希望他在以后乘坐公交车时,能对公交司机宽容一点,多一份理解和支持。”赵宗发说,公交虽然是个服务行业,但公交司机应该得到最起码的尊重。

    赵宗发表示,他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乘客安全上车、安全下车,车子安全到站。而为了不影响行车,赵宗发忍着痛,安全地将车开到终点站,“只是在到站之后,车队的人发现我手上淤青后,我才说明了情况。”

    “直到昨天下午,我才知道公司给我评了一个‘委屈奖’。”面对这个奖项,赵宗发觉得,这体现了公司对一线员工的尊重,“但没有人得这个奖会更好,因为一个愉悦的工作环境,比得奖来得更重要。”

记者调查
公交车厢内哪些环节易起冲突?

    实际上,公交车司机被打事件并非个例。昨日,记者随机采访了6位从业时间都在三年以上的公交车司机,其中即有2位在车上有过挨打的经历。

    去年11月份,1路车司机张洪就被乘客一拳头打肿了眼睛。

    “车子在邮电路口起步后,突然蹿出一个乘客要求上车,他上车后,一闻气味我就知道他喝了酒。”张洪回忆,“上车后,这名乘客硬是说自己被车子刮伤了,说着说着就是一拳头。”说不清的两人,最后去了派出所。尽管自己没有过错,还被乘客打了,但考虑到乘客喝了酒,张洪最终没有再追究对方的责任。

    那么在公交车上,哪些环节司机易和乘客产生摩擦呢?公交车司机们总结了几个点:一是乘客起步后又要求下车;二是乘客未到站点要求下车;三是司机让乘客向车后方走时;四是司机提醒乘客不要从前门下车时。

    “其实,公交车上的很多矛盾,‘着火点’都在语气上。”市民林旭因此建议,“司机与乘客在表达各自想法时,都应该本着相互尊重、宽容的原则,善意表达。”

新闻焦点
有了“委屈奖”,还需要什么?

    公司有关负责人解释,“委屈奖”的设立,其实是考虑到公交行业的特点提出的,公交公司希望借此提倡:即使无主观过错,面对冲突,司机也要礼让乘客,“而‘委屈奖’的存在,就是希望通过奖励的方式对司机予以肯定和安慰。”

    从本质上讲,设立“委屈奖”的举措至少表明:在“司乘”关系中,“司”者一方做出了主动礼让的姿态,也表现出了构建和谐司乘关系的诚意,此举无疑有助于提高、改善浏阳的整体公交环境。

    “设立‘委屈奖’,对于行业来说或许会被看成是一件‘得民心’的举措。”市委党校高级讲师、法学博士李晓军认为,以公交车司机在人格或名誉等方面的暂时受损来获取社会的褒奖,对于化解矛盾确实有积极意义。

    “不过,如果只是言语的不尊重,可以考虑用‘委屈奖’来抚平对员工造成的伤害,但如果是身体的伤害或精神、人格上的侮辱,还是要考虑通过法律来维权。”李晓军说,这不仅仅是针对个人和行业本身,而是从维护社会正义和社会公德方面而言了。

    所以,“委屈奖”设立所传递出来的信息,凸显的是“司”者的行业自律和诚意,而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在此机制下,“乘”者一方可以为所欲为地让司机“受委屈”。

    那么,怎么从法律的角度来更好地规范行业行为呢?

    李晓军建议,如果没有主观方面的过错,公司工作人员遭受了人格或名誉的伤害(尤其是身体遭受外来损伤后),通过正当取证后(如监控或视频、照片等),更应该通过法律渠道来维护行业的行规,保护公司工作人员的人格权或名誉权不受损(如给司乘人员造成轻伤,除了民事责任外,还要承担刑事责任),“这是一个更长远的举措。

相关新闻
司机的好乘客都记在心上

    “应该只是个别现象吧。”对于“乘客打司机”的现象,记者在1路公交车上也随机采访了十多位乘客。经常搭乘公交车的市民黎冬生认为,在车上遇到司机提醒,自己都会配合。

    “司机们的服务态度确实越来越好,越来越规范了。”“市民林旭说。

    昨日下午1时许,住在荷花街道东环村的七旬老人卢显忠,搬着一袋50斤重的米,准备上12路公交车。司机卢继平见状后,立即走到车门口,帮他把米提上车。

    “这个司机服务态度很好,我们都很喜欢他。”卢显忠说,由于12路车只有一台公交车,发车间隔时间较长,因此为了准确掌握行车时间,当地很多村民都留有司机的电话,“他很有耐心,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心平气和地说话。”12路车从通程商业广场到荷花东环村渡头,这条线路大约有4公里长的路段路况不好,在这样一条线路上,卢继平没有任何怨言,已经坚持了三年多时间。

    “一天起码要接到20个乘客询问发车时间的电话。”卢继平说,这是乘客对他的一种信任。就在不久前,当地村民宋财卓等人,将一面写有“人民群众的好司机”锦旗送到了市公交公司,而在此次优质服务竞赛中,他也被评为了“安全文明服务”综合标兵。

相关热词搜索:浏阳公交车红网烟花频道

上一篇:福建老板“失联” 十余村民工资无着落
下一篇:科普浏阳:光影科技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