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腾退浏阳会馆引起浏阳一片点赞 - 社会民生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北京腾退浏阳会馆引起浏阳一片点赞


2016-12-21 09:52:17  来源:浏阳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据报道,这是西城区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文物腾退保护计划,总建筑面积达到53800平方米,而这其中,正包括了牵动浏阳人心弦的“浏阳会馆”。
\
1898年,变法失败时,在此会馆,谭嗣同端坐于“莽苍苍斋”,等待慈禧所派清兵前来抓捕。
 
    昨日,远在千里之外北京西城区的一则消息,在浏阳人的朋友圈中热传——“十三五”期间,西城区将投入过百亿,力争完成47项直管公房的文物腾退。
 
    北京西城区的消息为何会引起浏阳人的关注?据报道,这是西城区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文物腾退保护计划,总建筑面积达到53800平方米,而这其中,正包括了牵动浏阳人心弦的“浏阳会馆”。
 
    浏阳日报记者欧阳稳江整理
 
    北京消息
 
    浏阳会馆明年启动腾退
 
    西城区文化委主任孙劲松介绍,该区现有363处不可移动文物,其中作为“大杂院”用于居民居住、处于不合理使用状态和存在安全隐患的不可移动文物共有165处。
 
    “西城的文物主要集中在大栅栏地区、什刹海地区、阜景街沿线,以及菜市口以南地区,建筑以清代为主,这47项直管公房的文物现在都被居民当作大杂院居住,急需修缮保护。”孙劲松说。
 
    这47项直管公房将在“十三五”期间启动腾退,是西城区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文物腾退保护计划,明年将启动浏阳会馆、谭鑫培故居等14处。
 
    并将按照必须以有利于文物保护为前提,以服务公众为目的,以彰显文物历史文化价值为导向的原则,加强腾退后的文物管理使用。“实现腾退出来的文物的历史文化价值传承传播的最大化,让文物‘活’起来。”孙劲松表示。
 
    浏阳声音
 
    “是对谭嗣同精神的一种弘扬”
 
    昨日,“浏阳会馆明年将启动腾退”在浏阳人的朋友圈热传,引起不少市民议论。
 
    寻春林(浏阳市博物馆馆长)
 
    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作为博物馆的负责人,我心里很是激动。谭嗣同故居有两处,一处是位于北京的原湖南浏阳会馆;另一处就是位于浏阳北正路的“大夫第”。
 
    在我个人理解,谭嗣同的精神精髓不仅仅成为“自强不息、敢为人先”浏阳精神的铺垫,同时也应该是湖湘文化不可磨灭的一部分。在此之前,两处故居遥遥相对,然而处境却大相径庭:北京谭嗣同故居一度成为破败的大杂院,让不少关心文物保护的有识之士甚为叹息。而浏阳的谭嗣同故居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之前也挤了几十户住户,由于党和政府的重视很快就腾退并逐渐修葺恢复了原貌,包括近年来政府对故居周边环境的改造,也才有了今天“大夫第”的模样……这次北京西城计划启动近30年最大规模文物腾退工作,在保护谭嗣同故居的同时更是对谭嗣同精神的另一种弘扬。
 
    刘正初(浏阳市政协委员)
 
    北京西城区启动近30年最大规模文物腾退工作这个消息中,有一句话特别值得深思,“鼓励企事业单位、社会机构、民间组织和居民、志愿者参与文物的保护和利用”——在保护谭嗣同故居这件事上,我们除了做一位目击者外,是否还可以以实际行动做一点什么?
 
    彭晓玲(中国作协会员)
 
    创作需要,我前去北京谭嗣同故居采访过好几次。站在那杂乱的大院子里,当时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作为一名写作者,我希望感受到的谭嗣同带给世人更多的是精神意义,北京谭嗣同故居修复的指日可待也就成了一个世俗意义的载体。
 
    李建国(市民)
 
    在寸土寸金的北京,能够腾退搬迁几十户居民,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建议北京谭嗣同故居腾退修复后,浏阳可以与之“牵手”共享一些已有的信息资源,让那些无法来浏阳谭嗣同故居参观的人能感同身受。
 
    会馆·探访
 
    浏阳会馆仍有20余户居民
 
    “浏阳会馆”坐落于菜市口地区的北半截胡同,“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谭嗣同曾在此居住,因而这里又被称作谭嗣同故居。菜市口路西高坡下方就有一块“浏阳会馆”的石碑,与蓝色的垃圾桶并排而放,抬头就可见一个坡上的小院,北面墙上挂着1991年3月原宣武区文化文物局立的“谭嗣同故居”牌。
 
    现在,会馆原大门已改为房间,如今的大门为后开,一眼望去院子已经看不出当年的规制,100多年前灰色鱼鳞瓦的房檐上面长满了枯草,大小不一的房间在院里丛生,最窄处的过道,一人还要侧身通过。院子里的房间大都没有窗户或者窗户不能打开,杨奶奶在这里居住了65年,年轻时嫁来北京就一直居住在会馆中,现在院内居住了20多户人家,西屋里也有四五户人家在居住。
 
    著名作家肖复兴在《蓝调城南》中写道,北半截胡同和南半截胡同交叉像裤裆,南半截胡同往西撇了出去,扩路的时候,南半截胡同和北半截胡同的西边的一部分保留了下来,浏阳会馆正好在西边41号,不过原来它藏在胡同深处,掩映在古树之间,现在暴露在了喧嚣的大街上。
 
    从9岁到13岁,谭嗣同在这里住了3年多,直到1898年8月21日重返京城,再到这一年9月24日在这里被捕。浏阳会馆分为前中后三进院落,因为会馆呈不规则的坐西朝东走向,西房成了正房,所以当年谭嗣同曾将这里的五间西房作为自己的书斋,并自题为“莽苍苍斋”,当年谭嗣同许多诗文、信札都在这里写成,不少维新志士亦曾在此聚会商谈。(据《北京青年报》)
 
    会馆·溯史
 
    浏阳会馆中的谭嗣同
 
    据报道,“六君子”的住地,皆以菜市口为中心,方圆不出一公里。谭嗣同在其西南,康广仁、刘光第、杨锐在其东南,林旭在其西北,杨深秀在其东北。倘若他们的故居都安然无恙,实在是一组“戊戌变法”的鲜活博物馆、维新志士永久的纪念碑。
 
    “六君子”中,惟有谭嗣同一人是北京生、北京长。
 
    他的出生地——西城区烂缦胡同(原烂面胡同)保护完整,南北走向,位于菜市口十字路口西南角。更具体的,有人推测是湖南会馆。由湖南会馆往南,曾有汉中会馆、湘江会馆、东莞会馆、常熟会馆……堪称“会馆胡同”。
 
    从胡同北口右转,不足百米,便是北半截胡同41号——浏阳会馆(建筑年代待考)——即谭嗣同故居,如今已成一座居民大杂院。
 
    谭嗣同在戊戌变法时曾住在会馆内。自题为“莽苍苍斋”。他的许多诗文、信札都在这里写成。“莽苍苍斋”原有一幅谭嗣同自书的门联:上联是“家无儋石”,下联是“气雄万夫”。后改上联为“视尔梦梦,天胡此醉”,改下联为“于时处处,人亦有言”。会馆里还有维新志士开会的里院北屋。
 
    谭的故事太多,已有电影《谭嗣同》公演,早年有梁启超写的小传,而手头的《谭嗣同》(王儒年著)以及传世的《谭嗣同全集》颇可一读。
 
    他的出身无需赘言。33岁,变法失败,在此会馆,他端坐于“莽苍苍斋”,等待慈禧所派清兵前来抓捕——他用清醒的死,让我们后人不再蒙昧地生;他用一己的死,带给他的民族千万个生存的理由和机会。(据《北京日报》)
 

相关热词搜索:浏阳会馆北京

上一篇:自助填表机上岗,两分钟搞定出入境证件申请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