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阳匠心:老木匠54年坚守传统技艺 - 社会民生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浏阳匠心:老木匠54年坚守传统技艺


2017-10-13 09:43:38  来源:浏阳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老人做的仿古家具还远销到了俄罗斯、美国等国家和地区,最昂贵一套卖出了七八十万。
\
左图:75岁的陈佑全54年来默默坚守木工手艺。右图:老木匠陈佑全从不用螺丝铁钉,坚持用这些传承下来的工具。记者彭红霞
 
  老木匠的木道匠心
 
  54年坚守传统技艺,所制仿古家具远销国外
 
  街道边有人在修凳子,一个锤子几颗钉子,“咚咚咚”,坏了的桌椅就修好了。75岁陈佑全每每看到这种场景,总是暗自叹气,默默离开。作为一个木匠世家传承下来的老木匠,坚守了54年传统技艺,他向来认为有榫有卯方为“木”道,涂胶水、钉钉子的木器很快就会坏掉。
 
  “榫卯”是在两个木构件上所采用的一种凹凸结合的连接方式。凸出部分叫榫(或榫头);凹进部分叫卯(或榫眼、榫槽),遵循木质纤维的特点制定最恰当的榫卯,这是古代中国建筑、家具及其它木制器械的主要结构方式,也是一代代老木匠们,最希望传承下去的“道”。
 
  浏阳日报记者张玲
 
  【声名远播】老木匠的仿古家具远销国外
 
  沿永安镇督正村前往大安村必走的一条公路叫丰秀路,路两旁都是前店后坊的家具厂,机器的轰隆声里隐藏着一户农家,陈佑全就住这里。他自家的家具都是他亲手做的,不用铁钉不用螺丝,全用榫接,纯手工复古雕花家具。
 
  陈佑全在自家有个木工间,地上都是刨花,桌面都是木屑,满室木香袭人,他正在里头做一套樟木椅。已完成了一把摇椅、一对圈椅,还准备做一个茶几。遵照最传统的木艺进行仿古,扶手上都雕刻着花纹,椅背上分别雕刻有“福禄”“双全”二字。
 
  陈老很会做仿古家具,老人说,仿古家具做得好,实际上就是把一套作品的形、神、韵结合起来。做家具有一套严格的标准,祖辈如何花时间,他就如何花时间。先将架子搭建好,大小、比例适中,符合人体工程学,随后是各种工具的细细打磨,将一块木板变成一块柜门,然后是装柜,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地观察,等到榫卯契合没有一点破绽时,再将其全部拆下来,再在木板上画龙画凤画花画鸟,一点点雕刻打磨。等雕刻完毕,再将柜门木门重新安装。这一整套流程下来,一整套仿古家具有时需要几个月甚至一整年的时间打造。
 
  老人说,有的人图快,图便利,做的仿古家具就是一种“拼接”,比例不对,神韵不对,整个质量更是不对。什么东西都可以快,但是木工,就得慢工出细活!原来时间就是在一层层的刨花、一声声的敲打中流逝,凝结的作品才能这样气韵十足,经久耐用。
 
  老人的名气非常大,他年轻时也曾在长沙、广州、苏州、武汉等地方闯荡,每留一件作品都让他的口碑更上一层楼。一位长沙家具老板曾相中他的手艺,无奈找不到他,以后每年他都在同行各位朋友中打听,最后找到陈佑全时已经过了七年!这份执着和肯定让陈佑全非常感动,最后在其公司名下专门定制高档家具。老人做的仿古家具还远销到了俄罗斯、美国等国家和地区,最昂贵一套卖出了七八十万。
 
  【手艺精纯】几十年做木工从不用螺丝铁钉
 
  据悉一套实木家具,如果是好木料,可以用上好多年,甚至传承几代人,当然还得有一位好木匠。真正的纯手工、全榫卯工艺家具没有一颗螺丝和铁钉,全靠木匠根据实木性质制订出木榫头或者竹榫头,但是其契合程度是任何螺丝和铁钉都比不了。榫卯,这就是木匠和木工的区别了。
 
  “手工接榫和机械接榫有很大区别:手工接榫,榫长有15公分,机械接榫只有10毫米,不牢固。”老人说。他曾经去广东家具厂打过工,对手工和机械的区别了然于胸。榫卯的本质是遵循木质纤维的特点,根据家具的造型,从力学上考虑每根木头所受的承受力,从而找到最佳连接方案。比如有用于两块平板直角相接的燕尾榫、束腰结构必用的抱肩榫,还有三根木材连接时使三面看起来都是45度角、极为精美的粽角榫。家具连接处应该用什么榫,有经验的老木匠一看就知道。但若依赖于机器,现代的设备及技术,恐怕只是做一些简单的一两次出型的圆角榫。
 
  陈佑全20岁那年,第一次做出了一台老式弹棉花机,一次成功。正式出道后他做了大量木工,有农具,有家具,有各种订制、特制等木具。有当地老人评价陈佑全年轻时做过水车、风车,结构非常复杂,全部榫卯,没有一颗钉子!让人叹为观止。
 
  老人介绍,传统木工一般分三类,造房子的粗木工,也叫大木匠;做家具的细木工,也叫小木匠;箍桶做盆叫桶匠,也叫圆木匠。俗话说大木匠的斧,小木匠的锯,讲的是不同类木匠的基本功。小木匠的门窗、家具制作讲究榫卯正确、拼缝严密,亦是业内评手艺的标准。
 
  □讲述
 
  一辈子坚守只愿技艺能传承
 
  精美的工艺来自精准的手艺,精准的手艺还需精细的工具做辅佐。陈佑全的工作间里里外外堆积着各种工具,有刨子、凿子、锯子、刻刀等等,还有弹墨画线的工具,其中最多的凿子,长长短短有上百个,其次是刨子,大大小小有几十个。
 
  阳光从窗户透进工作间,刨花泛着金黄。这让老人想起了他的父亲。陈佑全的父亲陈金山是永安有名的木匠,擅长雕刻,他12岁就去长沙拜师,苦学技艺,其一手雕龙画活灵活现,是那个时代非常有名的手艺人。
 
  陈佑全四兄弟都继承了父亲的衣钵,做了一辈子木匠手艺人,如今其名下子女也从事着这一行,堪称木匠世家。
 
  但是上世纪90年代开始起,农村兴起建房热,人们已经不请师傅到家里做家具了,因为镇上已经有了价廉物美的广式家具店。家具的式样新潮,席梦思弹簧床取代了老式实木床,大组合柜变成矮脚柜因为要放电视机和音响,后来更有真皮沙发、玻璃茶几等新式材料的家具,取代了传统家具。传统的木匠技艺也已经慢慢不被人想起。
 
  20多年前陈金山去世,陈佑全回忆起父亲唏嘘不已,想来,父亲的晚年是有些孤寂的,正好见证了传统木艺的消退。这种失落陈佑全也经历过——名下有不少人跟他学手艺,也曾真心拜过师,但终究是周期长耐不了烦,有始无终。
 
  如今陈佑全也来到了晚年,但比其父幸运的是,他看到传统木艺在如今时代又有了欣欣向荣的劲头,仿古家具的兴起、仿古手艺的珍贵也让传统木艺有了发挥的空间。
 
  “像长沙老板坚持7年找我,就值得一种老手艺继续坚守、传承。”老人说,这不正是人们对匠人最真挚的接纳和欢迎吗?
 

相关热词搜索:浏阳匠心老木匠

上一篇:女子回湖北沙市在浏阳沙市下了高速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