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记录者:三年七篇散文刊载《人民日报》 - 社会民生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故乡记录者:三年七篇散文刊载《人民日报》


2018-04-13 09:34:28  来源:浏阳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物简介
 
  晓寒
 
  原名张晓,1968年生于中和,独立写作者。自2015年开始,其作品7次刊登在《人民日报》,另有300多篇散文发表于众多知名期刊、报纸上,另有诗歌作品在《诗刊》《星星·散文诗》发表。部分作品被《散文海外版》《新华每日电讯·草地周刊》转载,其中散文《草木深》入选漓江出版社《2016中国精短美文精粹》,散文《城市里的菜地》入选江苏省宿迁市2017年中考阅读题。散文集《流年碎》入选潇湘文丛并将于2018年出版。
 
  3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散文《辣椒的时光》,描述了湘东地区栽种辣椒这一极富生活气息的农事。文章作者,便是来自浏阳的晓寒。这是自2015年以来,晓寒在《人民日报》发表的第七篇散文。
 
  作为一名自由写作者,从“盲人摸象”一般地靠近文字,再到公开发表百余万字作品,成为《人民日报》《野草》等全国知名刊物的“常客”,这条路晓寒走了30余年。看书、写字,僻静的空间里,晓寒仍是那个不急不缓的写作者,依旧保持着对文字最初的敬畏之心:“写作这条路也是熬出来的,需要经历,更需要漫长的时间来煎熬。慎重写作,不复制自己,慢慢走亦是一种进步。”
 
  浏阳日报记者欧阳稳江
 
  “文字越熟练下笔越慎重”
 
  1968年出生于中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教书、读书成为晓寒生活中的全部。偏僻的故乡,生活简单、敦厚、宁静:从篱笆下蜿蜒伸出的小路,会一直远远地深入到起伏的山坡。远处,山林寂静,茂密的针叶林散发出淡淡的松香……
 
  然而在晓寒的眼睛里,如此宁静的环境中,生活同样保持着它的活色生香。将其变为文字,是他将故乡坦露出来的唯一方式。陆陆续续教了十年书,晓寒也整整写了十年,并成为了一名小有名气的写作者。
 
  1999年,晓寒离开讲台,但他的写作之路仍在继续。一直涌动在内心的许多东西,正在慢慢变成文字,再慢慢变成许多知名期刊上的铅字。
 
  一个人成熟了,走向远方,投入闹市,足迹印上远方,他还会固执地指认:故地处于大地的中央,他的整个世界都是那一小片土地延伸出来的。在发表的百余万字作品中,故乡一直都是晓寒文字下巨大的“诗意”所在。与此同时,其文字在笔下如鱼得水般灵动、自在。
 
  “沿袭一条血脉的犁铧,没有人再提起它,都把它给遗忘了。犁铧在空荡里看得到时间的来来回回,它在时间的来回里反刍着自己的傲慢和辉煌,反刍着一个村庄的来路。它的命运,不需要谁来预测……”2015年4月4日,作为一名自由投稿者,晓寒第一次在《人民日报》发表作品《犁铧的命运》。随后,他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七次“做客”《人民日报》,在文友圈子里引起一片轰动。
 
  随后的三年时间里,其作品也从故土题材扩展到所生活的城市生活,且频繁见诸于《星星》《湖南文学》《青年作家》等知名期刊。
 
  “人生之路其实是往回活的,看尽繁华历经风雨,最后便是如初洗之婴。文字亦如此,到了最后都竟不敢随意亵渎。”尽管近几年来的作品越来越好,晓寒坦言自己却是有种不敢随意下笔的慎重之感。每出一篇新作,都尽量超越自己已有的写作经验,对每个字和词的用法都会斟酌再三,“写作于我而言就是一个不断打磨的过程,每朝前走一小步都是进步。”
 
  “小说成为散文写作后的另一出口”
 
  “未来如一扇近在眼前的蓝色玻璃幕墙,人们已经目睹了它太多的能量和骚动,并从中看到自己在时间中的无足轻重。它开始挑战人们的智慧,一次次否定人们的想象,曾经,人们把‘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当作痴人说梦的笑柄,这时,连耻笑的勇气都没有了……”
 
  2017年第5期的《野草》杂志上,一篇《无足轻重的生活》吸引了当代文学评论家、《野草》的评刊人山尹的注意。山尹一下就记住了这个在小说界还有些生疏的作者名字——晓寒。撇开故事本身不说,文字的圆熟完全不似一个初学写作者。为此,山尹不吝啬笔墨写下了一大段评语,向读者郑重推荐这篇小说。
 
  “这个小说描绘了上个世纪80年代乡村大量闲置劳动力在物质极端匮乏的情况下的生活:上山偷伐木材,以改善生活质量,那个时代充沛的精力就在那似乎没有边际的大山里消耗着。晓寒以一种异常坚韧的目光注视着那个时代的骚动,描绘着‘我’的苦难与梦想,‘我’对于更广阔的生活的渴求……”
 
  谈及尝试写作《无足轻重的生活》时,晓寒表示对他来说,小说是他擅长的散文体外一种新的尝试,更是文字里的另一个生活的出口,“那些曾经发生在故乡的人和事,一直久久萦绕在脑海中,溶解在其中的是一个年轻人的勇气和单纯——这些东西千金难买。”
 
  从去年开始,在写散文的间隙里,晓寒一口气在好几家知名杂志开始发表短篇小说。
 
  “写作是一种劳动,更是一种极富创造意义的劳动。亲手创造出一个世界、一个人、一些生活,这让人兴致勃勃。”写作三十多年,晓寒越来越觉得“写作”一如“劳作”,“熟悉的写作方式容易将自己带入一种惯性之中,能够‘间种’一些别的,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相关热词搜索:人民日报故乡散文

上一篇:站台设立多年,为啥没公交车开进来?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