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阳摄影师跟拍10年呈现留守家庭新痛点 - 社会民生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浏阳摄影师跟拍10年呈现留守家庭新痛点


2018-09-19 10:00:22  来源:浏阳网


从2006年开始,周利和一直跟踪记录留守儿童的生活,并拍下了万余张照片。
\
 
  留守儿童的手机之殇
 
  “本组照片记录了大山深处留守儿童的生活,手机带来乐趣的同时也控制了他们的时间。儿童沉迷于手机游戏带来的社会问题日益凸显,这组照片让人触目惊心,更会让人反思手机究竟带来了什么。”9月15日,“京东金像奖”揭晓,浏阳摄影家周利和的组照《手机之殇》从7万摄影人投稿的52万件作品中脱颖而出。由此,周利和成为了39位获奖者之一。
 
  几乎是与此同时,周利和以关爱留守儿童为题材的《背上的童年》入围“2018第六届中华艺术金马奖”。
 
  “获奖不是重点,我只希望能通过镜头唤起大家多关注这个社会现象。”从2006年开始,周利和一直跟踪记录留守儿童的生活,并拍下了万余张照片。有关注亦有行动,曾是长沙、浏阳两级政协委员的周利和对留守儿童进行深入调查并写成了《关于解决留守儿童教育问题的提案》,此提案获得2000年浏阳政协优秀提案。而今,他再次以摄影人的角度呼吁全社会都来关注这个问题。
 
  浏阳日报记者欧阳稳江
 
  十年拍摄万张照片记录留守儿童生活
 
  “村外,苍老的槐树下,一耄耋老人雕塑般立于风中,令人心疼。老人衣着朴素洁净,脸上皱纹横生,慈祥地笑着,深陷的眼窝里写满叮咛。幼儿紧紧缚在老人略显佝偻的背上,扬起稚嫩的小脸咿咿呀呀说个不停,离别的痛他不懂,父母的影像尚未记清,就这样开始了他最崭新的人生……”
 
  这是一组《爸妈去哪了》的组照,拍摄者正是浏阳摄影家周利和。而每一张照片的背后,年轻的父母苦于生计异乡打拼,几年才回一次家。渐渐疏离的亲情,慢慢隐去了孩子脸上稚嫩的笑容。
 
  “关爱留守儿童,是多年来我一直在坚守的一项工作。”2006年,周利和随长沙的爱心志愿者一起前往留守儿童家庭做公益。几次公益活动开展下来,周利和的目光渐渐被留守儿童这个特殊的群体给吸引住:孩子们皆是因为父母双方或一方外出打工留守在家,很多孩子是由年迈的祖辈在抚养教育。然而这种隔代教育给孩子们带来的多是放纵与溺爱,性格变得内向、孤僻。在生活方式上,有的甚至沉迷网络荒废了学习。
 
  而每一次面对即将外出打工的父母,许多孩子却是眼含热泪拽着大人的胳膊让他们留下来。此情此景,让周利和的心中十分不是滋味:贫困让许多年轻的父母远离故土,但更让孩子们远离了父母的爱之目光,同时也为孩子们的成长带来种种不利的因素。
 
  拍摄留守儿童!从那以后,周利和的镜头再也没有离开过这个群体,而且一拍就是十多年。从最初的关注、同情到后来的呼吁、唤醒,他希望以摄影的形式让全社会都来关注、关爱留守儿童,同时更希望唤醒留守孩子的父母亲能换一种赚钱与发家致富的方式:“父母不在的时间里,给孩子成长带来的影响是日后难以弥补的。”
 
  那以后,周利和每年都会安排出大量的时间拍摄留守儿童生活——每一次拍摄背后,那些稚嫩的目光一次次撞击着他的心;每一幅照片的背后,那些或哭或笑的影像让人过目难忘。
 
  留守儿童《手机之殇》让人震撼更引人深思
 
  “你知道吗?我国有1.2亿农民常年在外务工经商,已产生近6000万留守儿童。可对于这些孩子们的成长,我们能做一点什么呢?”
 
  仿佛是自言自语,又仿佛是为了追寻一个答案,一旦涉及留守儿童这个话题,周利和的语调便开始变得沉重与缓慢起来。
 
  随着对留守儿童关注度的加大,周利和的脚步也越走越远。从稍微偏远的农村直至一年上十次出入云、贵、川等地山区,从最初的单纯记录到带着思考性地拍摄,这位自由摄影人开始发现了留守儿童的更多问题——玩手机成瘾。
 
  与留守家庭接触的过程中,周利和注意到留守儿童们玩手机的熟练程度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他经常能看到几个小脑袋凑在一起玩手机游戏,一个个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界面,“隔代抚育的时候,管不住孩子就丢一个手机给他(她)玩,这种‘手机带娃’的方式更可怕。”
 
  今年暑假,行走在西南地区时,周利和发现大山里的孩子们因为留守,手机泛滥的现象比城市有过之而无不及。父母偶尔的电话问候与关心,还是不能弥补留守带来的情感缺失,手机反倒成了一种慰藉。
 
  “让人惊讶的是这些孩子的监护人完全没有觉得这是个问题。即使有,也不过是对视力受损的担忧,甚至有的老人觉得这是一种‘本领与能力’。”而在交流之中,周利和却发现了不少留守孩子有心灵孤独、性格偏激、冷漠的现象。一连拍了上千张照片后,他从中选出了一组将之命名为《手机之殇》,并投稿至2018京东摄影金像奖。没想到,这组照片却从7万摄影人投稿的52万件作品中脱颖而出。
 
  “这说明什么,不是我的片子有多好,而是这个社会现象逐渐开始引起大家的共鸣与关注。”对于获奖,周利和表示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相反更多的是对这种现象的沉重心情。在看到他的作品,很多人表示特别触目惊心:“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能以此为主题做一个展览,引起全社会的关注。”
 
  微观察
 
  莫让手机成农村孩子最亲密“玩伴”
 
  刚刚过去的暑假里,手机成为不少孩子,特别是农村孩子亲密的“玩伴”现象引发广泛关注。有媒体记录了一个农村初中生的“游戏一日”:日上三竿,还赖在床上组队“推塔”,中午匆匆扒几口饭又去“吃鸡”,夜里两三点还在“鞍刀咆哮”……即便困得手机要砸脸上的时候,也要“血战到底”。
 
  中国社科院一项问卷调查数据显示,留守儿童的游戏时间要明显高于非留守儿童:“每天玩4-5小时”的占比分别是18.8%和8.8%,“每天玩6小时以上”的占比分别是18.8%和8.2%。
 
  将孩子与手机做简单粗暴的物理隔离,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要改变这一状况,还需要全社会形成合力。父母无论是否在孩子身边,应该发挥更多主动性和积极作用,利用多种方式,多和孩子沟通,给孩子更多精神上的关怀和情感上的慰藉,同时,也要帮助孩子养成良好的学习生活习惯,决不能为图省事,就塞给孩子一个手机,任由孩子沉迷于游戏世界;监管部门应当尽快建立网游分级机制,加强审批管理;企业也有责任通过采取技术措施防止孩子们沉迷游戏;学校、社会应当更多地关注农村孩子的精神生活,县、乡、村多级联动,创造更多条件,丰富农村孩子的文化生活,让孩子多些健康的“玩伴”,手机也就不至于成为他们成长中的洪水猛兽。
 
  有人说,“如果想毁掉一个孩子,就给他一部手机。”对于农村孩子而言,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千万别让手机成为农村孩子最亲密的“玩伴”。(摘自新华网评)

相关热词搜索:浏阳痛点摄影师

上一篇:浏阳出境游迎来预订高峰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