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超舞龙舞狮斩获“山花奖” - 社会民生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马超舞龙舞狮斩获“山花奖”


2019-03-01 10:03:59  来源:浏阳网


  安徽小伙结缘舞龙舞狮,在浏追梦13年  追梦人:马超,31岁,安徽亳州人,浏阳市强盛龙狮功夫团团长。  梦想:把团队带到海外表演,...
\
 
  安徽小伙结缘舞龙舞狮,在浏追梦13年
 
  追梦人:马超,31岁,安徽亳州人,浏阳市强盛龙狮功夫团团长。
 
  梦想:把团队带到海外表演,向世界展示浏阳的舞龙舞狮。
 
  “好的,我们会准时到达。”2月28日,刚从泰国回到浏阳的第二天,浏阳市强盛龙狮功夫团团长马超已经接到好几通邀请电话——这意味着没有多少时间休息,队员们又要准备表演了。
 
  就在几天前,泰国北大年府,一场“国际狮王争霸赛”正在举行,来自中国、马来西亚、越南等国家的10支舞狮精英队伍竞相角逐。最终,浏阳市强盛龙狮功夫团作为中国大陆两支参赛队伍之一,以总分18.13分的好成绩,获得第三名。
 
  从普通队员到功夫团团长,放弃稳当工作从安徽来到浏阳,马超与浏阳舞龙舞狮结下了不解之缘,并带领强盛龙狮功夫团多次斩获大奖。
 
  浏阳日报记者何正章
 
  刻苦锤炼技术,十三年赛场零失误
 
  昨日,记者在大瑶镇初次见到马超。中等身材,皮肤略黑,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乍一看马超不像个龙狮运动员,倒像个“文弱书生”。
 
  强盛龙狮功夫团在浏阳舞龙舞狮界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创立者是马超的师父彭勇。
 
  作为强盛龙狮功夫团团长,马超从小就对武术有着强烈的好奇心,8岁开始跟学校老师习武,后来在少林寺塔沟武术学校学习了6年,十分刻苦。2006年,刚刚毕业年仅16岁的马超就被合肥某武术学校聘为教练。
 
  在熟人介绍下,马超认识了来自浏阳的彭勇,并第一次接触了浏阳的舞龙舞狮。“因为学武的缘故,发现自己对‘跳梅花桩’等舞狮技法很感兴趣,2006年就来到浏阳。”马超说,其实当时他在合肥的工作已经稳定,并且工资比来浏阳也要高,“最初来浏阳纯粹是因为兴趣。”
 
  让马超没料到的是,舞狮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虽说有武术底子,马超协调性比一般人好,且不必再练一些扎马步、跳跃等基本功,但一些技术性的东西仍然要从头学起。“第一次跳梅花桩,双手就被木桩刮了两个大口子。”马超回忆。
 
  基础性的练习虽然枯燥,却十分重要,需要一遍遍重复,在比赛时才能不出错。有一次与队友搭档练习时,马超一个动作没做到位,导致队友从2米高的木桩上摔到地上,险些把腰摔断。“当时真的又内疚又后怕。”此后,马超练习得更勤了。哪个动作没有做到位,他便在别人休息时自己加班练习,不断重复,形成肌肉记忆,这一习惯持续至今。
 
  苦心人,天不负,苦练的效果十分明显,从那以后,马超在训练中再没出现过重大失误。“十三年来,我在赛场上是零失误。”
 
  从队员到团长,成长中斩获大奖无数
 
  在队员时期,马超曾随队获得许多好成绩,自身也获得很大成长。2008年,强盛龙狮功夫团代表湖南省出战全国农民运动会,马超在节目中被安排了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角色——媒婆。“这个角色很难演,一开始我心里也放不开,觉得很不好意思。”但老师的鼓励让马超慢慢放下了杂念,开始全心全力想要演好。
 
  马超坚持了下来,并最终在正式表演中一战成名,节目获得全国农民运动会舞龙舞狮项目第一名。2014年,马超接任强盛龙狮功夫团团长兼教练,从此除非重大表演,一般不会亲自出马。“作为队员的时候,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行了,可以尽情发挥;现在则是整个队伍都要操心,比赛全程都会紧张,比当队员时要紧张百倍。”压力陡增之下,为了最大限度减少意外,马超对于队员一向要求严格,这还曾引发队员的不满,甚至发牢骚。2016年的一次比赛,一名年轻队员发挥失误,犯了一个低级错误被扣分,队伍因此与第一名失之交臂。由于此前马超曾多次叮嘱这个技术要点,出现这样的失误,马超相当生气,当场指出错误并进行了批评。“事后,我还是跟队员们敞开心胸进行了交流,希望他们能理解,队员们后来训练态度就好多了。”
 
  无论是作为队员还是团长,马超都是荣誉满满。建立至今,强盛龙狮功夫团累计荣获国际、全国性赛事奖牌一百一十多枚,包括2008年、2012年两次代表湖南夺得全国农民运动会舞龙舞狮冠军,2014年获得中国文艺“山花奖”,再到2017年获得中国-东盟(钦州)狮王争霸赛冠军等重大比赛。
 
  特写
 
  最先学会“恰饭”和“困觉”
 
  外出比赛必备辣椒
 
  作为一个安徽人,马超目前已经在大瑶买房定居并结婚生子,他还开起了武术学校、游泳馆。在交谈中,记者注意到,马超会说浏阳话,虽然不算特别标准,但与记者用浏阳话正常交流基本没有问题。
 
  “刚开始来的时候,我去买东西,店家说的话我根本听不懂。”马超笑着说,自己来到浏阳后,最先学会的两个词是“恰饭”和“困觉”,来了三四年之后,他才能大致听懂浏阳话。
 
  马超另一个被“浏阳化”明显的地方,就是“嗜辣”。马超的老家很少吃辣,刚到浏阳的时候,他在这上面吃了不少苦头,经常被辣得满头大汗。久而久之,他竟慢慢习惯了这种口味,甚至对辣味依赖起来。
 
  “现在我们去外地比赛都要带一瓶剁辣椒。”马超说,今年到泰国比赛,他们提前了解到泰国菜是以甜、酸口味为主,他们就足足带了4瓶剁辣椒、1瓶霉豆腐,“还好带过去了,全吃完了。”
 
  此外,从安徽亳州到湖南浏阳,主食也从馒头变成了米饭,一度让马超十分难受。“刚开始吃米饭的时候,很容易肚子饿,根本撑不到下一顿,不过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今天的马超,已经爱上了地地道道的“浏阳味道”。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2019年高考体检通知下发,要求在4月15日前完成
下一篇:传递文明传递爱,浏阳更暖更有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