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房客住进重症监护室,七旬房东尽心照顾 - 社会民生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六旬房客住进重症监护室,七旬房东尽心照顾


2019-04-22 09:57:54  来源:浏阳网


昨日下午,朱冬生在人民医院重症监护中心外守候。
\
    昨日下午,朱冬生在人民医院重症监护中心外守候。记者彭红霞
  温情的房东
 
  六旬房客生病住进重症监护室
 
  七旬房东尽心照顾还帮忙跑腿
 
  “温情的房东”朱冬生,还是一位执着手艺人——铁匠。如今,虽然灶灰已冷,但老人还时不时拎起铁锤做些小物件。他说“能为社会做些事我也很高兴。”
 
  4月21日,淮川街道西正社区甘家弄小区,73岁的朱冬生正在打扫卫生。接到一通电话后,他把扫把往门后一搁,急匆匆就出了家门。
 
  “朱老,老唐怎么样了?”巷口,一位邻居和他打招呼。老唐全名唐美庭,今年63岁,是朱冬生的房客。两天前,唐美庭因病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如今还在重症监护室观察。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张玲
 
  房客病重,房东紧急将他送医
 
  医院住院部门口,西正社区工作人员欧阳英正在等候,见到朱冬生后远远朝他摇手招呼。“怎么样了?”一见面,朱冬生就忙问。此前,就是欧阳英打电话给他咨询唐美庭的事。原来,社区正为唐美庭申请医疗方面的救助,欧阳英本来打算到医院看望唐美庭并了解情况,但唐美庭进了重症监护室,她无法进入,这才打电话给了朱冬生。
 
  听闻并非是唐美庭病情恶化,朱冬生松了一口气,这才开始给欧阳英介绍唐美庭这次生病的情况。
 
  4月18日晚上,朱冬生听到楼下唐美庭的疼痛呻吟,就披着衣服去看望他。“我知道他这段时间不舒服,白天还问过他,他说自己受得了。”朱冬生说,可当他下楼去找唐美庭,并扶着他去喝水时,才发现唐美庭的肚子肿胀如鼓,这把他吓了一跳。
 
  朱冬生连夜给社区居委会打电话,请求第二天一早赶紧送人去医院。4月19日早上8点多,社区工作人员赶到朱冬生家,和朱冬生一起将唐美庭送去医院。大家扶唐美庭上担架时,都担心不已:他肚子鼓起来,全身都出现了水肿,手脚比平时粗了许多。
 
  他在“联系人”一栏写上自己名字
 
  已经入院几天了,唐美庭情况怎么样?病情可有好转?朱冬生站在入门处,朝重症监护室里头望了望,一脸焦急。
 
  “他没有伴侣,没有子女。”朱冬生说,唐美庭是个五保老人,还是个残疾人。早些年他还能自己照顾自己,但近两年来他病痛增多,时不时就要进医院。
 
  查看唐美庭前两次看病记录,都是朱冬生送他去的。因为唐美庭没人陪护看顾,为方便第一时间得知病情,伸以援手,朱冬生都是在病人家属联系人一栏,签的自己的名字和电话。
 
  “别人说,我都成了他的‘监护人’了。”朱冬生说,他自己都已经73岁了,跑上跑下的家人也担心,但他实在放不下孤身一人的唐美庭。
 
  今年3月份,朱冬生曾带唐美庭去看病,这一查,朱冬生更担心了:唐美庭身患多种疾病,包括慢性心力衰竭、冠状动脉粥样硬化等等。可唐美庭不但没有收入,也没有家人可以陪护。今年3月,唐美庭住院时,就是朱冬生时不时地去看望他,给他带点营养品或者药膳。唐美庭的病友们甚至以为他就是唐美庭的“老哥哥”。
 
  房客房东情谊已延续六年多
 
  不仅唐美庭的病友们认为朱冬生是唐美庭的“老哥哥”,甘家弄的邻里们也都认可朱冬生对唐美庭的付出。
 
  6年前,唐美庭来找朱冬生租房,看他是孤身一人,而且还身患残疾,朱冬生收的房租比平常都要便宜得多。一位邻居表示,莫看老唐只是房客,在朱家却跟客人一样,经常是朱冬生给他打扫卫生,家里有好吃的饭菜,也必定会端一份给他。
 
  邻居黄先生说,这两年唐美庭因病把积蓄都用光了,偶尔有付不起房租的时候,朱冬生也从不放在心上。
 
  “朱冬生确实为唐美庭做了不少事。”社区工作人员欧阳英说,唐美庭是低保老人、五保老人、残疾人,他享受的国家补助每年都在增多,有时还有新的政策出台。对于一些新的政策落实,唐美庭不方便去时,都是朱冬生在帮他办理。此前有一项水费补助,就是朱冬生为唐美庭跑腿办理的。如今每年150多元水费补贴都是朱冬生收到后现金支付给他,每一笔清单明细、签字收款,朱冬生都做了记录,账目非常清楚。
 
  而朱冬生则说,邻居们对唐美庭也都非常关心,这次送往医院急救,很多人都过来帮忙抬担架,安抚他、祝福他。社区居委会对唐美庭更是非常照顾,每年过年过节都会来看望慰问他,平常还会送米送油;还有对特殊群体的关照帮扶政策,社区也积极对接落实。“大家的关爱和支持老唐一定会感受到,也希望他能打败病魔,渡过难关。”
 
  房东另一面
 
  传承老手艺他一直在服务奉献
 
  采访朱冬生老人时,他笑着提了一个题外话,说:“张记者,我认识你。”
 
  眼前的老先生,温和、亲切,头发花白。确实很熟悉!记忆纷沓而至,我突然想起来,5年前,我去过老先生家里。
 
  朱冬生老人以前是位铁匠,他从16岁开始打铁一直到两鬓斑白。时代在前进,打铁在没落。老人放下了招牌,却没有放下匠心。邻居的菜刀坏了,他会帮着打一把;环卫工人的桶太重,他会帮着打根撬棍;农民工的三轮车掉了个圈,他会帮着重新做一个,甚至菜市场剖黄鳝的小刀、洗脚城削指甲的小剪子这种小构件,也有不少出自他之手,那些因为砧板上小铁圈坏了、老式扣锁坏了而来找他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朱冬生身上还担着一个重任:往年,公安民警缴获的大量管制刀具都是送到他那里进行销毁。朱老先生工龄久,技术过硬,最重要是他品行端正,这项任务落在他身上,从未出过意外——2014年,我就是得知这个线索后,四处打听,终于找到了他家。
 
  当年,朱冬生说自己能为社会做些事,感到很高兴,但是实在不愿意宣传。
 
  “再次见面,您还是这么低调呀!”我心中感慨万分,当年认识的老人,默默做着好人好事,如今再次见面,依然是因为他在帮助别人。
 
  “朱老是我们身边朴素却又不平凡的人。”西正社区党总支书记邱练说,朱冬生这些年来也一直活跃在帮助社区建设的队伍里,打扫卫生的人里有他,上传下达的人里有他,帮助邻里的人里有他,和谐社会的人里也有他。“他从不显山露水,但他一直在服务奉献。”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两涉恶团伙被捣毁,13人被刑拘
下一篇:《中国好声音》全国海选浏阳赛区晋级赛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