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烈士后人传来音讯,他们从没忘记牺牲的亲人 - 社会民生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两位烈士后人传来音讯,他们从没忘记牺牲的亲人


2019-05-16 14:15:37  来源:浏阳网


 
  《铭记·湘江战役浏阳英烈》追踪报道
 
  “这块烈士纪念牌匾,我带在身边已经整整45年了,它是我对父亲的唯一念想。能知道他的最终安息之地,心中那个缺终于补上了!”近日,家住古港镇古正街的罗国军拨打了本报新闻热线83830000,激动地表示本报4月4日的特别报道《铭记·湘江战役浏阳英烈》公布的烈士名单中的“罗兴福”就是自己的父亲。
 
  与此同时,家住古港镇古城村的卢礼白也从烈士名单中找到了伯伯卢书灏的名字。今年62岁的他曾多次听父亲提及过自己的大伯去前线打仗了,至于牺牲在何方则是一无所知。卢礼白表示,祖母去世之前都是带着遗憾的:“尽管大伯没有生儿育女,但现在我们知道了这个信息,一定会尽早去广西祭拜,以告慰祖母和父辈的在天之灵。”
 
  文/图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欧阳稳江
 
  一块老旧的纪念牌匾让他珍藏了大半辈子
 
  黑框木底,上书“革命精神”四个大字并以金漆绘了一个五角星,题头则写着“纪念罗兴福烈士”,落款为“梓山人民政府赠”。因为年代久远,这块牌匾早已经显得老旧不堪。即使如此,罗国军还是将它当成了宝贝。
 
  “祖母过世,这块牌匾就留给我了。她老人家走的时候交代我,走到哪带到哪,因为这是父亲留给我们的唯一念想。”摩挲着这块老牌匾,罗国军感慨万千。他今年59岁了,关于父亲罗兴福有说不完的话——
 
  罗兴福于1930年便参加了革命,尚未来得及成家立业的他也就未曾留下一儿半女,而罗兴福又是家中的独苗。刚开始,家里人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一去不复返是为了什么?联想到家里曾有当兵的人进来讨过水喝,罗家也就大概猜到了罗兴福的去向。
 
  罗国军的老家位于沿溪镇榴花村。按照当地习俗及族人意见,罗国军刚一出生便过继成为罗兴福的儿子,从小被祖母(罗兴福的母亲)抚养长大。罗国军知道祖母的心结所在,为此,一家人一直都在打探罗兴福的去向。1953年,一家人收到了当时的梓山乡人民政府颁发的纪念牌匾,罗兴福被追认为烈士。因为信息不通畅,罗兴福最终牺牲在哪里,经办的工作人员也表示不清楚。
 
  “虽然素未谋面,但我从小就知道了许多关于父亲的事情。”1974年,罗国军的祖母抱憾离世,老人的遗愿是希望罗国军能找到父亲的安息之地。直至最近,朋友看到报纸后将这一信息告诉了他,这让全家人都激动不已。“我们全家人都在商量去一趟广西呢。”
 
  一本族谱成了他们唯一的念想
 
  在离古港集镇不远,驱车10余里路便进入了古港镇古城村。进得村来,卢乐德一家便早早地等候在路旁。进得屋来,只见卢乐德的叔叔卢礼白、卢礼赛早早等候于此。
 
  “湘江战役纪念馆具体在什么位置?”“那块英烈碑上除了名字有没有更详细的信息?”“浏阳籍的英烈名单里有不少卢姓吧?”
 
  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卢乐德从屋内拿出了一本卢姓族谱。按照辈分排列,卢书灏一共有四兄弟,他是老大,老二叫卢书麟。卢乐德为老三卢书环之孙,卢礼白则是老四卢书和之子。
 
  “终于找到了大伯卢书灏的消息,这些年真的找得很辛苦。”对着《浏阳日报》上湘江战役的牺牲者或失踪者名单,62岁的卢礼白眼睛都湿润了。得知这一消息时,卢家还召开了一个小型的家庭会议,一家人商量如何祭扫之事。
 
  “书灏,字阳初,号新生,清宣统元年己酉(1909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亥时生,加入红军失踪……”
 
  尽管族谱上的介绍极其有限,但卢礼白表示自己曾多次听父亲提及过大伯去前线打仗了,最后却是不知所终。为此,祖母与父亲过世之前都是带着遗憾的。也许是因为卢书灏没有亲生的子女,因此相关部门并没有给卢家颁发烈属牌。卢礼白回忆,“很小的时候,只记得村里的军烈属逢年过节会有一次聚会,我们家也是被邀请的……”
 
  说起往事,一屋子的人都感慨万千,屋子里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似的。最后,卢礼白表示,无论如何还是很感激《浏阳日报》,在他这一代能够知道大伯卢书灏的信息已经很高兴了,“尽管大伯没有生儿育女,但现在我们知道了这个信息,一定会尽早去广西祭拜,以告慰祖母和父辈的在天之灵。”
 
  新闻回顾
 
  本报报道湘江战役浏阳英烈后他们成功“寻亲”
 
  4月4日,《浏阳日报》特别报道《铭记·湘江战役浏阳英烈》,公布了在湘江战役中牺牲的574位浏阳籍烈士的名字,借以铭记这些为国牺牲的英烈。
 
  报道发出后,4月8日,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接到了一条特殊的信息。发信息的人名叫贝秉怡,今年81岁,家住淮川街道城西社区。在看到报道的第一时间,老人不仅将574个名字认真看了好几遍,而且还惊讶地发现五位贝氏宗亲的英名赫然在列。“他们均与我同辈,是我的老哥哥。这五位中,贝昌锡和贝昌田二位烈士在族谱之上都有记载……”
 
  在报纸上找到五位“老哥哥”的信息后,贝秉怡及时将消息告诉了其他族人。贝秉怡告诉记者,《浏阳日报》在4月4日报道了汤裕福一家的故事,让他感触很深,“前人流血牺牲,后人不忘历史。作为烈士的族人,希望晚辈们能继续发扬长征精神,更好地传承红色基因。”
 
  “很感谢媒体,让我们收到了这个等了近80年的讯息。”家住西正社区的罗莉也因《浏阳日报》的报道,获悉了她不曾谋面的亲爷爷罗世汉的讯息。
 
  “爷爷的安息之地,一直是我们全家人的一个心结,三代人已经寻找了近80年。”罗莉告诉记者,从小她便听见祖母与父亲说及爷爷的点点滴滴。话题结束,总是免不了一声叹息——这位热血男儿当年坚定地去参加红军,却是一去不复返。最后传回来的是他牺牲了的消息。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老年大学开班教老人“玩手机”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