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冲天炮利润从“0”冲至20%


2011-03-15 08:52:00  来源:浏阳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浏阳网3月15日讯(浏阳日报记者 王青)

    0440是花炮行业中纸月旅行的国际编号,纸月旅行就是我们俗称“冲天炮”的一种。一个冲天炮背后到底有多少利润?两年前,很多厂家的答案是“0”。而现在在文家市镇,至少也达到20%,这在花炮生产行业中算是较高的了。从无利可图到利润颇丰,背后经历了怎样的波折?

一个冲天炮引发的血拼

    冲天炮是一种最常见的花炮小产品,就像药店里的甘草,几乎每个花炮礼品盒里都要用到。正因为需求大,所以生产的厂家曾经非常泛滥,价格也非常透明。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来袭,花炮出口量骤降,供大于求的情况下价格战更加白热化。一些厂家为了稳定客户,将冲天炮这类“大路货”零利润甚至亏本销售,靠其他产品的利润来维持。
    大型综合性厂家可以零利润生产某一类产品,但对专门从事冲天炮生产的厂家却是灾难性打击。文家市镇共有0440类产品的专业生产厂家10余个,他们的经营陷入困境。

    竞争的不只是产品价格,还有劳动力。

    花炮产业是一种传统手工业,生产工人大部分是当地农民,没有底薪,工资计件,交多少产品拿多少酬劳。农闲时进厂,农忙时下田,这种半工半农的生产方式降低了企业成本,但也存在着生产工人流动性大,产品质量不稳定的弊病。

    在中国第一波民工荒来临之际,花炮产业工人也日益匮乏,花炮重镇文家市掀起了一股“抢工潮”,尤其是生产旺季,又是涨工价,又是专车接送,各个企业使出浑身解数。

    在文家市永丰村任大学生村官的何强记得,每天清早,各个花炮厂接工的面包车就陆续出现在村部附近,这边厂家出价1.2元/饼,那边就喊1.3元,厂家为了抢人经常出现口角,甚至是大打出手。有哪个厂家为赶工期开出“天价”,村民们便一窝蜂挤到了该厂的面包车上,而月底发工资一看,却被厂家找出种种理由克扣了不少,于是又免不了纠纷。

    苍柏出口花炮厂厂长鲁冬梅记得,作为一个可容纳200人的小厂,每天不得不派出4辆面包车去“抢人”,仅此一项每年就要多出近10万元开支。每个车间主任的首要任务就是保障足够的劳动力生产,疲于接送工人而忽视了生产环节,产品质量大打折扣。

一个多方受益的协会

    文家市的0440产业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是一次成功的涅槃。

    0440无利可图成为行业内众所周知的规则,一些厂家即使接到单也是交给一些专业厂家去生产,与本厂生产的其他产品搭配组装后交货。文家市生产0440的企业订单增加了,虽然无利可图,却是维持企业的权宜之计。

    在价格战与民工战的两条战线上同时开战,任何企业都难扛住。文家市烟花爆竹分会曾经试图在全镇统一工价,但因反对的声音太多而草草收场。

    遭遇挫折但并不泄气,烟花爆竹分会决定从部分优势产品入手。针对0440产品在文家市产量较大的特点,2009年下半年,分会与政府引导0440的厂家联合起来成立0440协会。

    协会一成立,使出的撒手锏就是共同提高价格。通过协会制定的指导价,0440产品出厂价立即提高了20%左右,毛利润提高了30%左右。

    市场经济还是要市场说话,单方面提高价格市场是否能接受?当经销企业把单下到其他地方的厂家,发现这些厂家长期未生产这类产品,质量远不如文家市的好。文家市厂家又通过提高工人工资等方式,激发了工人的积极性,工人工作稳定了,产品质量也更加稳定。

    生产企业受益了。过去无利可图的0440一下变成香饽饽,平均利润达到20%以上,这在花炮生产行业的利润比是相当可观的。过去价格一低再低无人问津,现在提高价格同时提高了质量,产品非常畅销。

    生产工人受益了。高质量的产品需要高素质的工人,协会成立以来,采取集体协商、就高不就低的原则,先后两次提高工价,平均工资相对两年前增长了50%,大大减少了产业工人的流失,有些外出务工人员又返回乡镇重新操起花炮行业。在文家市镇政府的推动下,今年该镇所有花炮产业工人均与企业签订了劳动合同,企业不仅为工人缴纳养老保险与医疗保险,即使停工期间也会发放基本工资,使农民工真正成为“蓝领”。

    地方政府受益不仅仅是少了社会纠纷,而且大大增加了税收。过去企业利润低,为了逃避税收,常常是省外下单省内生产,或者本省发货外省缴税。通过行业自律,逃避税收烂质烂价的企业将受到严厉处罚。另外,由于劳动合同的签订,政府对企业生产能力一目了然,想偷税漏税也难。

    经销商看似是生产企业抱团的受害者,其实也间接受益了。来文家市验货的某境外公司业务代表叶先生告诉记者,以前经销商有两怕,一怕厂家不能按时交货,二怕质量达不到标准。而现在,文家市0440产品质量比以前大幅提高,而且都能按时交货,企业信誉度很高。

一个任重道远的话题

    对于生产与销售分工明确的行业,每发展到一定阶段,都要经历一场生产商与销售商的博弈,博弈定价权,博弈标准权,归根到底是博弈行业的话语权。

    中国稀土产量占全球的97%却长期低价出口,通过国家配额生产等一系列举措强有力介入后,才获得全球的话语权。而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与澳洲矿山大鳄争夺定价权中却屡屡败绩。

    花炮不是关乎国计民生的生活必需品,亦不是关乎国际战略的军需品,仅仅是一个年产值才几百亿人民币的小产业,又是一种可有可无的精神消费品,自然不会有国家强有力的政策介入,生产企业的话语权得靠自己争取。

    “现在我们也有点牛了。”汇源出口花炮厂厂长吴孝生用一个“牛”字来反映自己的地位。过去从价格到产品质量,全部由别人说的算,尽受人眼色,而现在虽谈不上扬眉吐气,但至少有谈判的筹码了。

    通过提价提质,文家市的0440产品越来越畅销。文家市烟花爆竹分会会长李忠良介绍,该镇的0440产品目前拥有95%的市场占有率,而两年前这个比例是60%。该协会还制定了经销商黑名单制度,恶意拖欠货款或恶意烂价的经销商都将进入黑名单。黑名单企业要想从协会成员企业订货,必须付出更高的代价。

    李忠良还透露,目前该镇的黑药炮协会也运作正常,通过协会进行行业自律,文家市玩具烟花类的小产品也作出了大文章。

    然而,谁都不能说文家市的生产厂家真正获得了行业话语权。中国的花炮产量占全球90%,而利润却占不到整个利润的10%。1元人民币出厂价的产品,到国外市场上便卖到1美元,近7倍的差价哪里去了?欧盟的CE指令、美国的国家标准,为花炮走向全球设置了一个又一个门槛,作为火药的发明国,中国标准何时又能通行世界?

    行业话语权,一个沉重而又任重道远的话题。

相关热词搜索:花炮冲天炮

上一篇:创业富民开始征集创业项目
下一篇:“浏阳花炮”将强制执行“浏阳标准”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