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捞刀河,从65个深山瀑布开始

2012-06-20 08:26:07 编辑:戴鹏 来源:浏阳网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北斗庵瀑布飞流直下260米,可媲美庐山瀑布。彭红霞摄

浏阳网6月20日讯(记者 邱伏龙)走读捞刀河,更像是开启了一次神秘之旅——从高山探源,到沿河而下,我们始终追随滔滔河水的脚步,一直向前。捞刀河,因为她的捉摸不定,让我们始终对她心怀敬意,谁也不会知道,下一秒,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是源头峡谷山回路转间,扑面而来的瀑布群;是途中两岸连山里,那灿若明霞的丹霞地貌;是即将流入长沙县时,那呈现眼前的一马平川……

捞刀河千回百折,滋润了浏阳北区这一方广袤的土地。此次,我们溯源至社港周洛65个瀑布,再折回沿捞刀河而下,经龙伏、到沙市,访北盛,再入永安,探访这条因一段古老传说而得名的河流。

65个瀑布汇聚捞刀河源

关于捞刀河的河源,在诸多文献中均有相关记载。《清史稿·地理志》中,曾如此描述:“湘江自湘潭、善化入,纳潦浒河及白沙河。”文中的潦浒河,所指就是捞刀河。

对于潦浒河的出处,其中也有记载:“石柱峰,潦浒河出,西南流,屈西北至长沙为涝塘水。”由此可见,当时捞刀河的名称有两个——在浏阳境内为潦浒河,而到了长沙则被叫做涝塘水。若再往前追溯,可从明《一统志》中摘得一语:“河源出浏阳县石柱峰,名黄泥港,西流至长沙县北十二里西入湘江。”

由此可看出,捞刀河源出自石柱峰,已无疑义,但捞刀河源出自石柱峰的哪一片山麓?此处又是一番怎样景象?6月11日,天空中晴雨不定,给探源捞刀河之旅笼罩了一层神秘色彩。

从社港集镇一路往东,经关山水库不远,便进入周洛村境内。《社港镇志》记载,在石柱峰东方向,有一峡谷,长约5公里,谷深800米,是捞刀河发源地。

“这个峡谷,就是我们周洛风景区的桂花峡。”在周洛村党总支书记陈兴国的指引下,我们沿河而上,过情人湖,循着哗哗水声、沿着依河而建的游道,朝幽深的桂花峡而去。

从峡谷口的磐石景点一路攀登而上,半个小时后,来到桂花峡谷半山腰处,一处名为天线瀑布的景观即现眼前。抬头仰望,但见近60度的悬崖峭壁处,一条白练从20多米高的山崖处滚滚而下,阵阵水珠扑面而来。陈兴国介绍,天线瀑布,传说系月老手中的红线变化而成,传闻若是情人至此,于瀑布下立誓,将终成眷属。

随后,继续攀爬数百米,便入得峡谷深处,越往山顶,峡谷越窄。大面积的野生桂花林,与其他树木一起,粗壮而蓬勃,大有遮天蔽日之感,然峡谷中的水量却丝毫不减,瀑布一个接一个现于眼前。一举步、一转身,便是物换景移,煞是迷人。

“我们曾统计过,峡谷中有瀑布、跌水共65个,里面还有一个落差200多米的瀑布。”陈兴国一边介绍,一边引着我们直奔最大瀑布而去。快到山顶时,陈兴国突然止步,遥指山路一侧,说:“这就是北斗庵瀑布了,也是落差最大的瀑布。”

远远望去,果然是白练天悬,宛如天宫玉带洒落至此。关于此瀑布,《社港镇志》有载:北斗庵瀑布,捞刀河源落差最大的瀑布,高达260米左右,可与庐山瀑布媲美。

捞刀河浏阳段占全长一半有余

从石柱峰东北山麓峡谷而出的捞刀河,在崇山峻岭间蜿蜒出山后,先由东往西,在花桥关山嘴折转后,再从北往南,汇社港镇内21条支流至龙伏;在龙伏镇内一个叫双汀的地方,与出自石柱峰西麓的河水相汇。

此后,捞刀河便流过高山、流过峡谷,流过那大大小小的盆地,经沙市、过北盛、洞阳,直奔捞刀河下游永安,并在此中流传出一个古老的传说。

“我们从小就听过关公捞刀的传说。”在永安集镇老街,一间斑驳陆离的老建筑内,76岁的潘迎春老人仿佛亲历“红脸关公战长沙”的岁月一般,开始将“关公捞刀”娓娓道来。

相传三国时期,蜀国大将关羽率军攻打长沙时,不慎将青龙偃月刀掉落河中。部将周仓跟随关羽多年,深知青龙偃月刀的性能,便一个猛子扎入水中,一口气逆水追了七里,才将宝刀捞了上来。从此,关公落刀之处就叫落刀嘴,而此河便叫捞刀河。

从永安集镇再往西行,不足半个小时车程,便来到永安社区里仁片,这里的景象,与捞刀河源头的崇山峻岭、水流湍急不同,已是一马平川、河宽水缓,且两岸皆为沙质土壤堆积而成的平原。

我们沿着百余米宽的捞刀河步行而下,寻找当地人所说的一块捞刀河水域浏长界碑。果不其然,在一片稻田与捞刀河之间的河堤上,一块已经断裂一角的石碑在草丛中立着,上书:长沙市地表水市县交界断面;流域名称:捞刀河;断面名称:石塘铺。

但此下的文字因杂草遮挡,我们正欲伸手拔去之时,赫然发现,界碑下方,一条一米见长的蝮蛇盘踞于此,正悠然歇息。说时迟、那时快,顿时手缩、脚跳,惊惶而动,再不敢惊动于它。

在一旁稻田间劳作的长沙县春华镇石塘铺村村民柳秋龙听说有蛇,不为所动,只是淡淡地说:“那可能是守碑的蛇。”虽是玩笑,却也让此次探访捞刀河之旅平添了更多神秘。柳秋龙告诉我们,捞刀河就是从这里流入长沙县的,由于此处水流平缓,河间历来多鱼。

根据市水务局提供的最新水利普查数据显示,捞刀河浏阳段全长96公里,占全长149.35公里的一半有余。

地理风物

捞刀河曾挖出10吨重阴沉木

当有着“东方神木”和“植物木乃伊”之称的阴沉木,与捞刀河联系上时,这无疑让捞刀河流域的历史一下子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

2011年5月,龙伏社区的付志稳听父亲说起,当地有村民从捞刀河里捡了一些“黑色的木头,很重,跟铁棍样的”。平时喜欢收集树根做根雕的付志稳,对这种奇怪的木头立刻来了兴趣。

“当时顺着捞刀河连续找了几天,就是希望有所收获。”付志稳介绍,最终,他在捞刀河的一处深水区域有所发现,“当时是请来了吊车,才从河里吊上来的,而且最终经过文物局专家的鉴定,被认定为阴沉木。”

如今,时间已经过去1年多,从捞刀河挖出的阴沉木已经如何处置了?“还放在我家里呢。”付志稳表示,尽管此前也有人要出高价购买,但是他却予以婉拒,“没舍得卖,毕竟它是咱们捞刀河历史的一种见证。”

盛产于捞刀河畔的“三刀”

说起捞刀河,很多人还会想到“捞刀河”刀剪,这个自明末以来畅销于世,与北京“王麻子”和杭州“张小泉”刀剪齐名的刀剪品牌,因为它的闻名,也曾经让捞刀河广为人知。

事实上,开福区捞刀河镇生产刀剪的历史悠久,早在明代就有生产“三刀”(剪刀、菜刀、剃刀)的作坊数百户,约占当地农户的五分之一。所产剪刀采用“镶钢锻打”工艺,锋利无比,而且精巧合缝,清初就小有名气。

到解放后,捞刀河刀剪更是声名鹊起。1953年,公私合营风潮来袭,捞刀河附近刀剪小作坊合并成立了长沙市捞刀河刀剪厂。1964年,一场由上而下的全国产品质量检查大评比活动展开,捞刀河刀剪厂的剪刀,荣获第一名,北京王麻子第二,杭州张小泉第三。由此,捞刀河刀剪全国闻名。

不过遗憾的是,这个好景只延续到1997年,这一年,国家新一轮改制政策出台,集体经济要有序退出,民营经济占主导,捞刀河刀剪厂的业务开始回落。到如今,捞刀河刀剪厂已是举步维艰。

历史钩沉

捞刀河上曾水运繁忙船只可直达社港

“我们年轻时,那时的捞刀河上还是通航的。”说起捞刀河的河运史,祖居沙市老街的退休老师邓深海坐在堂屋中,眼望门外,思绪回到了自己年轻时。

有着“长沙市第二大内河”之称的捞刀河,虽然河道曲折蜿蜒,时而平湖深潭,时而激流浅滩,但是在陆上运输尚不发达的年代,却是北区十分重要的航道。“当时这河道上有不少往来船只,而且在沙市老桥那里还有个码头呢。”现年74岁的邓深海,对于捞刀河的河运,仍有清晰记忆。

据他介绍,当时,由于河道水运繁忙,在码头处还专门有帮人守船的一种人,“我们这里一个叫李松岳的老人,是当时这个码头上的最后一位守船人。”不过邓深海告诉我们,这个被当地人习惯称之为“岳老子”的守船人,如今早已作古。

“由于沙市街离码头不远,当时的沙市街是很繁华的。”邓深海介绍,当时沙市街上,不但活动着众多的挑夫,而且饭店、旅社、商行等都是林立其间,有几家饭店、旅社,还专门做船夫们的生意,“经常住着往来于长沙、社港等地的人,特别是上半年,那都是河运的旺季,这些店铺的生意火爆得很呐。”

至于当时河运所运何物,邓深海说,沿河而下的,多半是从社港大山里砍下的木材;而从长沙方向往上运的,多半是油、盐、粮食等生活日用品,“当年沿着捞刀河坐船,是可以从沙市直达社港的。”

不过,到1952年10月,随着北盛镇乌龙陂坝的修建,捞刀河上的航道也从此截断,再加上捞刀河上游多个水库的陆续修建,特别是陆路运输的渐次兴起,捞刀河的上游最终断航。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