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十公里河岸线就是滨水乐园

2013-08-13 09:13:28 编辑:戴鹏 来源:浏阳网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阳光下,深蓝色的浏阳河水波光粼粼。岸边,渡口,渡船,将我们带回到那个水运发达的年代。记者佘娟

浏阳网8月13日讯(记者 佘娟)浏阳河,从远处静静流淌下来。阳光撒在水面上,波光粼粼,勾勒出荷花街道浏河村绵延的轮廓,滑出一条长近10公里的河岸线,留下两个百年老渡口。

在那个交通不发达的年代,这种得天独厚的水运资源,顺势催生出一个繁忙的村庄;然而,随着陆运时代的到来,水运没落,让与水共生的浏河村又开始另一番思索……

伤逝:留不住的老渡口

沿着一条曲折的小路,穿过一个弄堂,走下一段长长的阶梯,便是渡头渡口。

指着它,浏河村村支书邓各平向我们介绍,在那个少桥、没车的年代里,渡口是村里人的重要出路,“村上有两个老渡口,一个渡头渡口,一个石咀头渡口,过去可都是客流不息的。”

站在渡口的水泥台阶上,眼前是一川镀金的碧波。

望着被清风撩拨开来的波澜,邓各平陷入回忆:清晨,还有星光,河边便传来“嘎吱嘎吱”的船桨声,伴着“哗啦啦”的水声,一艘一艘乌篷船如穿梭般来往于河两岸,挑担的菜农、赶早走亲戚的农户,正踏着晨露来赶渡船。

“那时,经常是一天不歇气,特别是逢年过节,连打个盹的时间都没有。”老渡工周兵生与渡头渡口相伴了23年,从最初的一天渡400多人,到如今一天最多50人,老渡口的繁华从他的眼里一点一点流逝,他叹息着时代的变化:“现在有桥有车,过河更方便了。”

据浏阳县志记载,同治年间,县东(浏河村处)就已有渡头渡口。但我们一番找寻后竟没有发现一丝古韵。周兵生用竹竿固定住船,跳下船,直走到台阶右边的一堵残壁旁说,“原来的老渡口就剩这个了。”

带一点失落和一点期盼,我们又来到石咀头渡口,发现这里如今也用水泥铺得平坦宽敞,丝毫没有古韵。邓各平解释,如今,渡头渡口和石咀头渡口承担着部分交通任务,“为保证渡口安全,今年市交通运输局和市海事处对其进行了改造。”

闻此,我们不禁一阵唏嘘。

期待:10公里的生态走廊

渡口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麻石铺的老渡口,河岸线亦不是过去那个有着浅浅河滩的河岸线。

周兵生说,自从大栗坪水电站建成后,浏阳河的样子就已经大变了。“河水深了,淹没了清浅的河滩。”

我们眼前的浏阳河依然是美的。但在周兵生看来,以前的浏阳河更美。他摆弄着手中的船桨,“以前,浏阳河水是极清的,是透明的绿。一低下头,就能看见水草随水流飘荡,鱼、虾游走在茂盛的水草中。”

这些场景,让我们立即感受到了浏河村昔日的无尽美景。

“那时候,这样热的天气,河滩上早就扎满了光着屁股的娃娃和游泳的村民。”顺着周兵生记忆,我们仿佛回到了浏河村昔日那个有着无尽美景的年代。

浅浅的河滩上铺着细细的、软软的泥沙。浪潮涌动,在河滩上留下一片水迹。大人和孩子深一脚浅一脚地留下密密麻麻的脚印,不久又被河水一点点抚平。

“那时候,这10公里河岸线就是一条生态走廊,一片滨水乐园。”邓各平说,尽管,如今水电站的建设改变了浏阳河的风貌,但近年来,对浏阳河的生态治理和保护让这里依旧水绿山青。

“我们希望留住这里,为城区留下一道10公里生态风景线。”这便是当前浏河村民的期待。

村名溯源
村名中藏着的“大周折”

蔓延的河岸线,两岸风光无限。每每谈及此,浏河村人无不眉飞色舞:“我们取名浏河村,那可是名副其实的。”不过,说起村名的来历,邓各平则表示,“其中是有一段周折的。”

2002年10月前,浏河村还是两个村——金滩村、渡头村。两村合并后,因为村落沿河而建,“村上有2个渡口,是最主要的交通方式,因此,村子定为渡口村。”

村名一出,立即引来村民的种种非议。邓各平解释:“因为在土话里,‘渡口’听着像‘毒口’,寓意不好。”

因为村名是村子的第一形象,从最开始非议到后来村民都不愿意向别人介绍这个村名。邓各平和村委会认为,再这样下去,就会影响村上的发展,于是决定更名。

取什么名字呢?村上犯难了。一番争议,最后有人提议,我们沿浏阳河而生,为什么不叫浏阳河村呢?“一条河,一个村名,不仅体现村庄的形象,也利用浏阳河的名气给村上做了块金字招牌。”邓各平说,此名一出,大家纷纷举手赞同。

“可是后来没有批下来。”邓各平说,因为与浏阳河重名,不符合相关规定,后来几经周折,定下“浏河村”,“在浏阳应该是独一无二的。”

乡村文化
“花楼”上飘荡八百年的读书声

眼前,群山围绕间,有一块水泥铺的小操场,一栋两层半旧的教学楼,一幢简易的平房礼堂——这是一所普通得有些不起眼的乡村学校。

走进浏河村渡头小学,还没看出半点端倪,校长林祥生却向我们背诵起古诗来:云居山高三万尺,下插浏江上撞日。柳下和风百世师,有孙避地来筑室。奕叶隐居三百年,栽桃种杏今满川……

“这是南宋国子监博士、‘中兴四大诗人’之一的杨万里作的七言古诗《题浏阳县柳仲明致政云居山书院》。”顿了一下,林祥生接着说,“诗中所说的云居山书院就是这里了,我们当地人都称之为‘花楼’。”

“木构双层楼阁式建筑,房梁、屋檐……到处都雕着各式的花纹,红漆刷的原木和青砖铺的地板,美极了!所以称作‘花楼’。”66岁的冯梦怀小时候曾在花楼旁的“马楼”中住过。

“阁上诸郎夜诵声,太一真人降云鹤。”在800多年前,杨万里如此描述云居山书院的读书声。“其实一直以来,‘花楼’的读书之声就没有断过。”林祥生说,云居山书院后来成为了谢家祠堂,供子弟读书。1950年,村上又借用谢家祠堂作为小学。后来因为“花楼”破旧不堪,存在极大安全隐患,于是村上将其拆除,重建了现在的渡头小学。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