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拆迁记(三):阳光义的租房生活
2014-05-06 08:15:09   来源:浏阳网   

\
在租来的房子里,阳光义(中)和邻居孙兆各(左)畅谈即将搬迁的安阳小区。记者欧阳稳江

新城周刊记者 欧阳稳江

    微浏阳:租住在牛泸路的阳光义一有空,就会和妻子周中水一起去离家不远的安阳小区附近散步,每每指着新房,就会像祥林嫂一样不厌其烦地说,“安置小区的房子一出来就搞装修吧,寄人篱下的日子也快到头了……”说话间夹杂着丰富的手势。这个50岁的汉子,两年前因为拆迁搬离了祖祖辈辈居住的洞阳镇东园社区曹家组。

    “那时祖屋周边还到处是水田和菜地,环境清净而优雅。”2001年,他和妻子靠着自己做砌匠的手艺建起了一栋漂亮的400多平米的小洋楼。2012年6月因为蓝思科技三期和总部项目,他第一个签字拆屋搬离,随即开始了租房生活。

2012年搬离其实是在过心理关

    2012年5月签拆迁协议。2012年6月1日租住牛泸路。对于这两个时间,阳光义记得特别清楚。

    拆迁之前,阳光义和妻子周中水在家开了一家农庄。因为家中有3亩地,自己种田与种菜,绿色食品吸引了不少园区的回头客,生意不错。2012年,村民们谈得最多的就是蓝思科技三期进驻的话题。阳光义两口子开始并未在意,后来逐渐听说这个项目因为用地的问题“谈得有些犹豫”。

    “搬!”曾在村上担任过村干部的阳光义咬咬牙关停了自家的农家乐,并开始劝说周围的邻居。“如果没有园区发展,我们就算开再多的饭店也不会有人来吃饭的。”在他的带动下,曹家组的拆迁工作做得很顺利。

    因为父母的年龄都差不多八十了,阳光义希望能找到一套楼层好点又像样点的出租房。跑了整整一个月,看了十来套房子,才找到了现在这套月租1200元的三室两厅。

    “老人家住惯了一楼,对这种不接地气的房子感觉很不习惯。”房子找好了,父母却不愿意跟过来,这让阳光义心里很难过,将父母送到了弟弟家。

    搬家后,阳光义和妻子将房子收拾得干净整洁。但这样的“搬新家”并没有让他喜悦:“看不到邻居,看不到熟人,人际关系都要重新处过。种了一辈子地,突然不用再耕种,每天心里空落落的……”

    闲暇的时候,他就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这是他不多的消遣。看到他不断地闷头抽烟,在园区打零工的妻子给予了充分的理解,“看着周围的新人新事,自己突然不知道该干什么。那种心情,挺失落的。”

    用了整整大半年的时间,阳光义才过了这个心理关。他开始拾起了以前的老手艺,做砌匠。而在他上工时常路过的319国道边,经常竖起类似的房产广告牌:回家,是给父母最好的礼物……

2013年到屋里“恰饭”改成饭店聚餐

    “园区为我们考虑得比较周全,房子拆迁之后,过渡时的租房费都是政府替我们出的。”回顾这一年的拆迁后生活,阳光义的评价是“还凑合”。

    “这个(请春客)是我家最重要的习俗了。一双在外务工的儿女回家过年,我和妻子两头的兄弟姐妹,侄子侄女围坐起来就有三四桌。”剁肉丸子、炸油豆腐和花肉,在老家每年的除夕,阳光义便开始置办与采买几天后请客需要的食材。几十年的老习惯,加上父母健在,有一种仪式感在其中。

    搬到出租屋的第一个新年,妻子周中水开始发愁:小小的一个客厅,加上回家的儿子女儿已经挤得够满了。地方这样小,春客还请不请?

    一番商量后,两人将请春客的地点订在了街上的餐馆,热热闹闹地搞了几桌。

    慢慢地,阳光义发现村里人的婚丧嫁娶的请帖地点都移到了洞阳街上或是周边的农家乐。这也让他有了更多的机会见到了那些因拆迁搬去北盛、沙市居住的老邻居们,每次见面,大家谈论得最多的就是安置房的进度:开始安水管了,开始刮墙漆了,开始钉门牌号了……工程的每一个细小变化,都是大家反复谈论的话题。

    “到屋里来‘恰饭’改成了饭店聚餐,这种变化,我们都要适应。”对于寄居生活,阳光义还是希望能保持一些老习俗。“支撑乡下人情感的基础,仍是亲戚最传统的请客聚餐了。不过,以后还可以在新房子里再请客就是咯。”

2014年我希望和老邻居们快点见面

    柴米油盐酱醋茶,生活必须经营它。这开门的七件事,在阳光义的老邻居孙兆各家却算得特别细。

    同租住在牛泸路,两家不到500米的距离也就让他们比其他的老邻居之间多了交流。

    “80斤米,160元;生活日常开支,1500元;房租,1200元……”对于月末的记账,孙兆各总喜欢拿出来晒一晒,并和老友家进行一番对比。

    “都是省惯了的人,这样精打细算是一种习惯。”尽管有一笔过渡费,但对于孙兆各的情况,阳光义很是理解他的“抠门”并热心地给出了建议:园区管委会设有就业登记,带上身份证去登记,到时如果有合适的工作也可以找一份来做做。

    “抽了半辈子‘硕烟’了,其实芙蓉王我也抽得起。”对于阳光义的提议,孙兆各憨厚地笑了起来,邀请他抽根“硕烟”。在他的内心里现在不仅手头上有了积蓄,生活也有了质的变化。

    “安置房原本该交房了,但是由于天气不好,我们也很理解。急匆匆交房,不如一次性搞好,到时我们住得也安心。我最盼望的,还是老邻居们能早点在那里相聚。”

    点燃几挂鞭炮,邀请几十名亲友。尽管搬迁的时间还早,两人一说到搬家就开心不已,并计划怎么庆祝。除了放鞭炮请客,还会为表喜悦之情请人写几副对联,内容大致是以“安居乐业”、“国强民富”为主题。

微博热议

     @洞阳人微博: 我认识的拆迁户里,不少人懂得用拆迁款投资做生意,钱生钱,这才不会导致拆迁户们富当代,穷二代!

    @随便逛逛: 说句大实话,拆迁导致的过渡性租房都不是大问题,问题是要带着生存本领才能朝前走,要不然走到哪里都会被淘汰。

    @水泊梁山: 我经常与农民打交道,征地补偿款从来不可能让人直接步入小康,拆迁只是一次性收益。小康的标准关键在于持续性的收益,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新闻观察
洗脚上岸还需重新规划生活

    最近微信朋友圈里流传一个“最新版本北乡女生择偶标准”:嫁个洞阳佬,生活不好也变好;嫁个永安佬,有车有地楼又好;嫁个北盛佬,跟着园区发展值钱宝;嫁个房东佬,日日数钱数到老……

    这个段子遭到不少北乡人的热捧,跟帖者众,有网友称其“尽管是玩笑但还不完全是画符!”

    其实,随着园区的发展,城市化的高歌猛进,不少农民因为城市化一夜暴富,当上了衣食无忧的“包租公”、“包租婆”,享受到了城市化的成果。

    但是,这不是事情的全部。记者在走访很多拆迁户后发现,随着一些大型工业项目、商业项目的进驻,这些乡村完成了城市化,但不少村民没有体会到自己是“城里人”:他们洗脚上岸,拿着巨额的拆迁款,却赋闲在家,难以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很容易陷入了“既非农民又非市民”的尴尬境地。像阳光义和妻子周中水这样,尽自己最大的能耐,拾起老手艺或者打零工的,应该被“点赞”。

    从某种程度上,农民“洗脚进城”是其中的重要一环,要让农民在进城的路上不被抛弃,让其“进城”无后顾之忧外,未来园区需要加强的是就业培训,使不再耕田种地的农民在城市中找到工作,找到自己的位置和价值。当然,培训只是一个方面,还需农民自身的努力,只有正确认识和规划自己,才能在城镇化浪潮里闯出新路。

相关热词搜索:阳光

上一篇:园永公路动工 永和5分钟上高速
下一篇:浏阳经开区三个人的园区成长记忆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