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行40年:放开市场,持续激发经济活力 - 时政经济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浏行40年:放开市场,持续激发经济活力


2018-06-27 10:05:34  来源:浏阳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走过了改革开放40年风云激荡的岁月,80岁的易文益依然思维敏捷,他见证并亲历了市场开放背景下,浏阳北区一个村庄产业的转型升级和村民的致富历程。
 
  第一批生意人带出“首富村”,打拼出20亿产业
 
  1980年度大事
 
  2月21日至26日召开三级会议,布置彻底开放市场,对长途贩运、个体开店、办厂、运输、承包工程等,准予领取营业执照。
 
  4月县属张家冲煤矿投产。
 
  7月北盛丝绸厂织出第一批浏阳绸。
 
  12月县革命委员会改称县人民政府。
 
  改革开放前,他贷款办起村办企业,放开市场后,他在全国各地采购原材料,在村里带起一个烟花辅助材料产业,培育出一个“首富村”,如今打拼出20亿规模的钢管租赁产业。
 
  走过了改革开放40年风云激荡的岁月,80岁的易文益依然思维敏捷,他见证并亲历了市场开放背景下,浏阳北区一个村庄产业的转型升级和村民的致富历程。
 
  有感于时代,不管房屋怎么蜕变,他都喜欢在家里张贴国家领导人的画像,“搭帮改革开放,老百姓收入提高了,走上了富裕道路。”
 
  浏阳日报记者罗时茂
 
  放开市场
 
  搞了十年村办企业,放开后却“有钱不敢赚”
 
  1963年,25岁的易文益被选拔为原路口乡高田生产大队(现淳口镇高田村)的“大队会计”。
 
  一上任,他就发现这活儿不好干。“没钱,大队没有收入,什么工作都不好开展。”6月25日,在高田村一栋别墅里,易文益向记者娓娓讲述当年的困境,“当时的困难我最清楚,八分钱一餐的伙食都开不下去。”
 
  穷则思变。当时,这个头脑活泛的年轻人总想着干点什么来改变现状,可当时一穷二白,干什么都没条件。直至1971年,生产队决定效仿其他地方,搞村办企业,生产螺丝。
 
  谁也不会想到,当年的这个决定,深远影响了整个村庄,直至今日。
 
  “向信用社贷款500元起家。”高田农械厂办起来后,易文益当上了厂长,他们用这笔贷款买来钢材、简单的手工机械,生产螺丝。产品用箩筐装着,年轻人用肩膀挑出去卖。后来,产品又扩充至车辆大梁、驾驶室零件。
 
  有东西卖,农械厂渐渐有收入了。1973年,生产大队花18000元买了辆大型拖拉机,3年后又买了辆二手美制货车。
 
  “行情好的时候,一年产值有十五六万,利润还不错,村上一下就有钱了。”易文益说。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个体经济在改革开放“东风”吹拂下生机勃发。特别是1980年,国家决定放开市场,易文益渐渐发现,小小村办企业的手工产品比其他大厂的产品价格高、质量差,渐渐没了市场,1981年,红火了10年的农械厂在改革洪流中被自然淘汰了。
 
  村办企业关了,接下来怎么走?“虽然放开了,但当时不敢搞,有钱也不敢赚。”易文益解释,在开放前是不允许个人做生意,乍一放开,大家都没了主意。
 
  壮胆创业
 
  建了村上第一栋三层楼房,引来百人集体参观
 
  1980年,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汪建军初入工商系统,在官渡工商所工作。他清楚地记得,虽然当时市场开放了,但人们的意识还没开放,缺少生意头脑。
 
  不过,后来他发现,也有些敢闯的人跃跃欲试,想做生意。于是,有人开始贩运竹子、加工笋子,后来又有人办厂加工竹器、生产花炮原材料、做凉席,“总体来说,以集体企业为主,私人企业很少。”
 
  他记得,当时的营业执照是手写的,要办营业执照很难,“企业少,办证的就更少。”莫说企业,就连当时的主管部门也因为政策法规配套跟不上,“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慢慢试过来。”
 
  不光政府在尝试,易文益也开始试探着自己做生意。1982年初,他弄到了一些塑料纤维原材料,拿回家结成绳子再出售,产品很快就卖出了。“都很谨慎,进原材料只能买一点寄回来。”易文益说,
 
  看到易文益的先行先试,亲戚朋友、邻居也被带动,后来其他村民也开始跟上。于是,易文益干脆专做原材料销售,“原材料很紧张,我就去湘潭、温州甚至西宁去找。”
 
  1983年,易文益和张秋吾等几个高田村的万元户被当地政府当成榜样推介,号召广大群众“大胆去做”。
 
  “真正开放起来发展还是挺快的。”易文益的老伴伍忙节接话说。1984年,易文益花1万多元建了全村第一栋三层楼房,当时农村还少有楼房,这甚至引来全县上百名大队代表集体参观,着实让他风光了很久。
 
  转型升级
 
  “首富村”完成原始积累打拼出20亿产业
 
  1985年,政策进一步放开,易文益的结绳生意越做越红火,“很多人也没有本钱,就从我这赊点材料,加工成绳子卖掉后再付货款,然后再赊点材料回去做,也有几个人跟我一样卖材料。”
 
  就这样,在几个能人的影响下,高田村纤维绳子的生意像滚雪球一样做大,成了南区花炮企业的上游供应商——绳子卖到花炮厂捆扎花炮。
 
  “我们小时候放学回来,书包一丢就去结绳子。”现任高田村党总支书记张学文记得,一根根绳子都是用简单的手摇工具结出来的。高峰时,高田村有超过300户、上千人从事这个产业。1994年,高田村的纤维绳产值超千万,一跃成为全镇的“首富村”。
 
  利用纤维绳、纱绳完成的原始积累,2003年起,高田村又有村民转型做起了钢管租赁生意。2008年,易文益的儿子易福林在陆续经营货运、客运生意后,也利用自有资金和借款,跟人合伙投资300万元在长沙市天心区开起了钢管租赁公司。如今,他参与的公司资产扩充至1400万元。
 
  “以易老为代表的第一代生意人带动了高田的发展,也为后辈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张学文介绍,如今,全村钢架管租赁经营户有200多户,投资约20亿元,年产值5亿多元。为了加强对产业的发展管理,村里还成立钢架管租赁协会,抱团闯市场。
 
  市场开放点燃裂变之火。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社会迅猛发展,高田村四十年的巨变是浏阳发展的最好见证。
 
  如今,浏阳市委、市政府正大力推进商事登记制度改革,在全省率先展开压缩企业开办审批时间工作,将企业开办审批时间压缩至3个工作日,成为湖南省企业开办审批时限最短的地区。
 
  商事登记制度大刀阔斧的改革,是营商环境极大改善的重要标志,也直接促推了大众创业热潮。据市食品药品工商质量监督管理局行政审批局统计,截至6月26日,我市设立企业总数22348个,个体工商户64117户。(感谢浏阳市市志档案局提供史料支持)

相关热词搜索:浏行40年市场经济

上一篇:乡镇振兴:苏故村创新集体经济开发模式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