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快递员:一月4000元包吃住 双11有奖励但难拿 - 国内 - 浏阳网
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体验快递员:一月4000元包吃住 双11有奖励但难拿


2017-11-14 20:38:04  来源:浏阳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新民网·最新报道】“要不再做几天?帮帮忙!”11月12日晚上9点,小裴发来短信。这是记者体验快递工作一周以来,第一次收到他的短信。正值“双十一”,也意味着快递将要达到一年中的最高峰。

记者的快递工作从这里开始。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 丁一涵 摄

  时间退回11月3日,延安中路上一家快递站门口,“想做快递?可以啊,什么时候能上班?”老板娘指着路边停靠的货车,“给你底薪3000,多干多提成。”当天下午,记者随机走访了四家快递站,有两家都表示“缺人”,其余的也表示“双十一需要帮忙的”。

  在没有向对方提供任何资料,甚至连名字也不知道的情况下,11月6日记者开始了茂名南路上的快递站工作,招聘我的“老板”叫小裴,谈妥的条件是一个月4000包吃喝,“也可以承包一个区域,押金1万,赚多赚少看自己”。

  “胆子大一点,扔啊”

  在一星期的快递工作中,小裴对记者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干活不要怕”,“怕”指的是压坏、丢坏货物,在他们看来,这样工作反而施展不开。

  快递站位于老式小区1楼,整个1楼经过“改造”——敲除部分墙面与打通隔间,已俨然成了分拣仓库。穿过门口堆放的纸箱与十几辆电瓶车,映入眼前的是“满天飞”的快递,伴随着“砰砰砰”的落地声,快递完成了初步分拣。这是记者第一天踏入快递站所看到的景象。

  “赶紧找个地方坐,别影响别人工作!”大家围坐在一起,从车上卸下的货物则被一筐筐“倾倒在中间。由于站点内没有椅子,所以所谓的“找地方坐”其实就是挑个硬点的纸箱“垫屁股”,而不被扔来扔去的快递“击中”自然不影响分拣速度。

  记者也试着加入分拣的行列,却遭到了大家嘲讽,“你胆子大一点,直接扔啊!”这是听到最多的意见,“你看信件就竖过来往上飞,箱子一抛一扔就到位了。”身旁的小伙“示范”了几次后,记者还是“不太放得开”,受到了“一看就是没干过活”的评价。

  每天8点半左右,“一派”(上午所有的派件)分完后,所有的大件(超过十公斤或体积较大)都被堆到店门口,而小件则码成了“小山”靠着各自区域的墙面。而寄件窗口前的分拣传输带在记者离职前从没开过。

  不光分拣“要胆子大点”,装货更要“利索点”,“把麻袋撑开,底下放箱子‘打地基’,其他东西网上摞,”看着记者装好的麻袋,小裴的父亲裴师傅忍不住现场教学,“你这袋子这么松才能放几个件?哎!压一压,抖一抖,袋子紧东西不会掉出来。”

每日骑着电瓶车送货是记者的主要工作。

  送快递的诀窍

  裴师傅总是一身黑布衣黑布裤黑布鞋,都洗的有些发白。“我是这里年纪最大的”,说这话时裴师傅捋了捋头发,露出白色发根,“头发染过了。”

  只有在给快递上的标签标记楼层时,他会从口袋里拿出眼镜,镜片上的标签仍未撕下,61岁的他告诉记者,年轻人都不写楼层了,但他还是要做,“怕送错了啊,赔了就白干了,罚钱多冤枉。”后来打听才知道,裴师傅刚来,就原价赔了一个上千元的快递。

  从快递站装好货以后,记者就会和裴师傅来到普安路路口的人行道进行“二次分拣”。 每次在人行道上看到共享单车,他总习惯性地骂骂咧咧,“这小黄车最烦了,还有边上这个小红车,”而其他公司的快递员也附和,“应该停马路对面去嘛,这里大家分东西的。”

  将快递站运出的货物堆在人行道上根据区域重新细分一遍,上午9点半左右,送货才能开始。关于送货提高效率,裴师傅除了向记者描述了每处货梯的入口与位置、门牌号对应的店家或住户、小区或商场派送的路线与规定,更重要的是,他还反复向记者演示了坐电梯送快递提高效率的最快方法——用快递挡门,“这样就可以一趟电梯一次送完。”而遇到无人签收的情况,一般都会放在门口,根据裴师傅的经验,我们送的区域大多数快递“放门口没事”,一周时间记者只带回去3个无人签收的快递。

  毕竟,无论是午休的时间还是下班的时间完全取决于你送货的快慢,“送完了就能下班,前提你要送得完,而且别送错了!”而基本上每天下午5点记者送完后回到快递站,门口电瓶车还是空空的,大部分人还在外面奔波。

记者在路口分拣。

  “收件多才赚,现在就混混呗”

  有了当初的“教训”,记者也学会了“信件用甩、小件用投、大件用抛”的“分拣三式”,分拣时也有了机会和大家闲聊,而大家也对我的待遇十分好奇。

  “你‘老板’给你多少一个月?”戴着黑框眼镜,穿着时髦的上海爷叔施师傅悄悄问记者,他因为单位有政策拿“低保”,才出来打这份工。

  一听4000元一个月,身边的杨姑娘忍不住了,“挺多了挺多了”,为了说服施师傅,她举例,“你要知道他的前前任才3000一个月包吃住,”而施师傅有些不服,“你没看之前老杨侄子来了一星期,嫌太累就逃回去了,小董你别听她的,这工资干干就好。”

  趁着站点里唯一的姑娘和本地人在说笑,平时工作最认真、外号“周帽子”(因为只有他送快递会穿制服与戴工作帽)的老周拉拉记者袖子,“哎,你还有朋友要来做吗,我这儿还缺一个人。”而他并不是第一个,来的第一天,就有人问了记者同样的问题,原因是“自己找了住处,如果有室友,就可以一起打工。”小裴说过,“有住的地方,才可以在这儿上班。”

  那么,小裴一家住在哪儿呢?在复兴中路上的一处老小区,从门口左拐就可以看到一排电瓶车,许多外卖员和快递员租住在此。裴师傅在送完“一派”后就赶回这里做饭。

  “以后可以在门口充电,电瓶不用拿上拿下。”我还在纳闷,裴师傅在落水管旁的麻袋中掏出一个插座。仔细一看,原来从5楼拉下一根电线套在了袋子里。回到5楼出租屋,裴师傅会在公用灶间炒上两个菜。记者则躺在十五平米的房间一角,那儿有一张床垫。“如果上公用厕所记得放桶水在边上,”小裴提醒记者。

  裴师傅告诉我,“送件才赚1块钱1单,收件可以赚2块到3块1单,要是也能收100个就好了。”对于父亲的说法,小裴笑笑,“别人多,我区域要寄件的人不多,现在的日子就混混呗。”

  今年32岁的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送完快递回站点再开始打包派件,到家吃饭至少9点,几乎没什么时间和家联系。“去年过年送快递,之后才回的家,今年应该也是。”小裴说。

有时记者推着麻袋送货。

  我的电瓶车:浑身响除了铃不响

  由于记者自备的电瓶车不符合送快递的“要求”,小裴决定将其过去用的电瓶车借给我,“你那辆可以送外卖,但送快递苦,看车子个头就知道。”

  11月8日,记者看到了5年前他送快递时开的电瓶车。车头和两边的把手用塑料胶带层层封住,踏板的盖子是一块铁板——一把新锁保护着铁板下的电池。车尾和后轮两边各是可以朝外翻的架子板,车尾的架子放麻袋,后轮的架子放箱子。

  记者送货的路线是从普安路的淮海大厦和上海时代广场,接着是曙光医院和曙光大厦,然后拐到济南路8号和9号,最后一站是168弄的翠湖天地。由于电瓶车年久失修,特别是后座松动,路面稍有颠簸,铁板就会哐当作响,行人听到这动静纷纷避让,反而“代替了”不会响的车铃。

  不过,11月10日下午,这辆电瓶车在送货前发生了故障。起因是裴师傅要在踏板上堆两个纸箱,没想到纸箱空间太大把钥匙给“顶”进了车里,这一下搞得电瓶车“打不着火了”。记者只能推着50多公斤的电瓶车步行2公里去维修点修车,而应小裴的要求,从此车子的锁眼也被拆了出来被胶带绑在了把手上。

  送货最怕丢件,更怕投诉

  11月7日记者第一次单独送货,结果就送错了一件,送丢了一件。

  11月8日一早,裴师傅面色铁青,闷着声告诉记者,送到济南路8号酒店式公寓9楼的快递对方没收到,“上午送的时候去其他门前找找会不会送错了。”因为平时送快递遇到没人签收的就放在门口,一旦有人反映没收到,基本上责任就在自己身上。

  幸好,如裴师傅所料快递就躺在隔壁房的门前,“这里有7个号,下次送一定要看清楚。”难掩欢喜的他不由拍拍我,“找到就安心了,对吧?”

  他说,如果快递丢失了,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和收件人协商,千万不要被投诉,“投诉你的话公司还要罚款,通过淘宝这种平台投诉,你赔了还要罚钱,一般200,甚至可能会降低你的收件提成,唉。”

  没想到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11月9号晚上9点刚过,裴师傅电话记者,“星期二你8号19楼的件对方说没收到啊,你有印象吗?”电话那头的他呼吸很重。第二天,小裴告诉记者,裴师傅昨晚就去8号楼找过了,没找到才打电话给我,他建议再去看看监控,“最好走安全通道一层层找找。”就算如此,直到11月12日,依然没有找到,最后记者和收件人加了微信,直接“私了”,原价赔偿给收件人。

  除了送错、送丢,代收费也是一种“坑”。“双十一”当日,记者分配到一单代收费49元的快件,收件的阿姨表示想要拆开验货,当记者想要打电话请示时,她就拆开包装,随即大喊,“这快递我不要了!”

  仔细一看,袋子里是一双纯黑的布鞋,而阿姨手机上的卖家秀是一双耐克运动鞋,面对巨大的差别,阿姨对记者重复,“这快递你给我退回去,钱我不付的。”面对如此情况,裴师傅教导道,下次代收费的快递必须给钱才能拆封,不然就不给,“情愿退货,不然打开来再寄回去,有时候说不清。”

  面对接连不断的错误,裴师傅安慰记者,“没有一个快递员没送错送丢过,也没有快递员一上来就送得又快又好,下次长记性,多注意就好。”

  “双十一”动员会:难以拿到的奖励

  其实,“双十一”当天的快递和平常差不多,“因为卖家都是11号发货,12号开始才算高峰。”施师傅对记者解释。去年高峰持续了10天,来件量是平时2倍,而最多的两天达到3倍。

  11月11号中午,站点里的小伙子们依旧和平时一样组队打着“王者荣耀”,丝毫不见“战斗”前的紧张气息,然后这样的气氛在12号发生了改变。这天中午,小裴让记者下午1点半就和他一起去站点,比平时提前了半小时,原来,站点负责人,也就是“大老板”要开动员会,“所有人都要去,你也去听听。”

  这是记者第一次见到快递站的“大老板”,穿着羊毛衫,蹬着黑皮鞋的他向大家宣布了两件事,第一件是对于“双十一”快递运送的奖励机制:如果哪个区域当天能够发完,那么公司总部会根据数据发放奖励,总部奖励多少,站点也奖励多少。

  第二件则是对大家的工作作风提出了要求,他表示当地居委会与派出所已经约谈过他,平时噪音扰民、电瓶车占道、还有和邻里发生争吵令这个站点“饱受议论”,为此他决定采取投票制度,“每个人可以评出几位表现好与不好的人,直接写名字,好的奖励,不好的罚钱。”据说,这是站点第一次实行每月投票来作为奖惩。

  会议一结束,记者却没发现大家有任何喜悦的感觉,小裴私下告诉我,“这‘双十一’奖励拿不到的,谁能送的完?你半夜还去送?明天不干活了吗?”记者发现,小裴说的不无道理,其实总部已经发布通知表示下午货车拉来的“快件”自然延期,也就意味着公司也知道“大家送不完”。

  据记者统计,11月11日记者的区域三人共派送了156件快递,而11月12日,光记者一人就派送了82件快递,三人共派送了253件,而之后的日子数量会越来越多。

  “继续干吧!我觉得吃苦对自己有好处,坚持一下,”小裴劝记者不要辞职,他曾表示如果记者干得好可以给换一辆新的电瓶车,“如果双十一都能坚持,那你就可以胜任这份工作了。”(记者 董怡虹 见习记者 丁一涵)

相关热词搜索:励但难

上一篇:厉害了!杭州美女妈妈把早餐做成了画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