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张家界在线 > 新闻中心 > > 内容阅读
古巷春晓
 http://www.zjjzx.cn 来源:网络综合  2016年12月16日 13:15:33
张星波
 
东风忽来,草木知春。

一个薄雾缭绕的早晨,我满怀深情,来到梅花小区盘桓。初春的晨风略带凉意,顽皮地撩拨起我的头发,湿润的空气似乎给翡翠般的树叶涂上了一层薄油。

梅花小区隶属浏阳市淮川街道朝阳社区,地处繁华闹市核心商圈。因地理位置优越,又不乏高雅文气,小区楼房鳞次栉比,街道巷弄纵横交错,环境幽雅,闹中取静,成为一个集金融、教育、商住于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小区。2008年11月一个晴朗的冬日,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一行来浏调研,曾亲临朝阳社区考察,对梅花小区的改造及社区的网格化管理、社保工作、居民医保参保、各项便民利民措施赞誉有加,报刊、电台、电视台记者纷至沓来,一时名声大噪。

伫立梅花一街街口,昂首仰望,只见高高耸立的门楼上,琉璃黄瓦,飞檐翘角,麻石门柱,古朴典雅。门楣上“梅花村”三个苍劲厚重的黑底镏金大字,熠熠生辉,十分醒目。

信步走进小区,但见街道旁绿树荫翳,花坛中鲜花丛丛。平坦洁净的路面由水泥沥青铺就。街边五行八作,商铺林立。

慢慢地,东方升起一缕薄明的晨曦,数以千计的人从四面八方拥向梅花小区。城东水佳塅、河背唐家洲的农民挑着颤悠悠的担子来了,小区周遭的个体户推着车子来了,做早点的、打豆腐的、各种各样赶早生意的人打开卷闸门了。这是小区农贸市场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光!

我踱进农贸市场,只见长长的案板上,堆满了新鲜猪肉、排骨、猪肝、腰花和羊肉、土鸡、水鸭之类。一旁的水池或塑料大盆中,盛满了刚从浏阳河中捕捞上来的鱼虾。一长溜的地摊上,摆满了水灵灵的萝卜、白菜、辣椒、包菜、茄子、豆角、茭瓜、黄瓜、苦瓜、冬瓜和嫩绿耀眼的大蒜、香葱、芹菜、芫荽等,沾着泥土和露水。街口,一车车新上市的水果:柚子、椪柑、金桔、甜橙,一声声热情的吆喝,格外诱人;路边,大婶大妈们坐在小凳上,娴熟地做着碱水粑粑,包着糯米棕子。旁边的蒸笼热气腾腾,清香四溢。家庭主厨的菜篮里满装着欢乐和富足;打扮时尚的俏丽姑娘、衣着光鲜的英俊小伙,一边向嘴里塞着新鲜肉包和油条,一边钻进停车道上崭新锃亮的“保时捷”“路虎”“宝马”小车中……

远处,传来一阵阵清脆悦耳的快乐的歌声:“……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在那小朋友的眼睛里/看见红的花呀,看见绿的草/还有那会唱歌的小黄鹂……”啊,太阳出来了,万里碧空明净如洗。人民路小学的“红领巾”、市机关幼儿园的小朋友们,一路欢歌一路笑,蹦蹦跳跳入园、上学了!

好一幅五彩缤纷、春意盎然的美丽图画!

好一派温馨和谐、太平盛世的繁荣景象!

我被眼前这动人的一幕又一幕深深感染了,思想的骏马便情不自禁地奔驰起来。

我曾在自己的散文集中写道:“乡愁是一种情怀,伴随着我们远行,或回到故乡……”

遥远的记忆中,这儿原叫梅花巷,一条在浏阳城几乎是妇孺皆知的幽深小巷。它古老而奇特,宁静而风华。

梅花巷历史悠久,明嘉清辛酉《浏阳县志》早有记载。它南起粮仓街(今人民东路),北至圭斋路,全长206米。

古巷最宽处约4米,最窄处仅2米多。原以巷内宋家大屋种有多株名贵梅花而命名。谭、宋两家名门望族的大屋均建于古巷左右两侧,为祠宇式砖木结构建筑。青砖围墙高达5米,槽门厚度近20公分。内分几进大厅,庭院天井、花坛,错落有致,恢弘大气。巷道是一色的青石板。那厚重的青石板,恰似一个个音符在古巷深处浅吟低唱。那石板一律干净,走过的似乎都是一双双没有尘埃的脚。

“长夜难明赤县天”。解放前,苦难深重的浏阳人和全国人民一样,一直在漫长的黑夜里生活。梅花巷曾一度沦为纨绔子弟、公子王孙们寻欢作乐之处。建国后,人民政府一扫旧时阴霾,古巷获得新生。春天的阳光照在古巷每一扇雕花木窗、每一堵斑驳的老砖墙上,那些檐角相依的老房子,油亮的大木门,黛青的屋顶,在蓝天白云底下,显得格外温馨、安宁、洁净。

古巷回归到劳动人民手中。解放初期,县总工会曾一度在这儿办公。工运剧团夜以继日地排练着《白毛女》《六号门》等剧目。“咱们工人有力量,嘿!咱们工人有力量……”雄壮而嘹亮的歌声涤荡着旧时的污泥浊水,给古巷注入了无限的生机和活力。1953年国庆节,县机关幼儿园在梅花巷正式开园。如同枯木逢春,古巷愈加生机勃勃了!
幼年的我,经常和小伙伴们去工人俱乐部学打乒乓球,看大人们唱歌、排戏、扭秧歌。在巷子里追逐、玩耍,做着跳房子、抽陀螺、打弹子、滚铁环、贴纸菩萨一类游戏。依稀记得,巷口住着一位小学女同学,姓李,家里是专门卖“盐旱茶”(即素食菜)的。她妈妈既热情,又大方,经常倒茶水给我们喝,有时还会发给每人一截黄瓜,或几颗话梅、李子干之类的零食。“少年心事当拏云”。小学毕业后,我们没再在一起念书,从此各奔前程,再没谋面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古港磷肥厂子弟学校任教,妻子在县药材公司供职。因单位住房紧,就被安排住在梅花巷口“致中和”药店后屋。妻子带着独生女儿在这儿一住就是两年多。我经常用手去抚摸巷子里那光滑整洁的青砖墙面,感叹砌匠工艺的精湛高超;我经常仰望巷道两旁那插入蓝天的屋檐墙角,寻觅旧时梅花的浓郁芳香……

1996年,浏阳市委、市政府斥资将梅花巷与毗连的胡家巷、黎家大屋等处一并拆除,建成“三街三弄”的梅花居民小区。

2010年,采用中式仿古建筑风格,市委、政府再次斥资,对梅花小区进行了提质改造。那僻静、狭窄的背街小巷,拓展成了一条条繁华、宽阔的商业通衢。

“梅花三弄”是条特产文化街,里面一连十几家浏阳土特产店,或摆着、或挂着香气扑鼻的大围山腊肉、浏阳茴饼、太平桥豆豉、火焙鱼、素食菜、榨笋、蜂糖等,惹得宾客频频光顾,流连忘返。弄口的街心花园里,绿草如茵,花团锦簇,立有一代文豪欧阳圭斋塑像。街对面就是我的母校——浏阳一中。我在这儿纵览低徊良久,忽听得校园上空传来一阵“叮铃铃……”的美妙音乐电铃声,勾起我对同学少年多少往事的回忆……

黑格尔曾经说过:“如果说音乐是流动的建筑,那么,建筑则是凝固的音乐。”古巷巨变,旧貌换新颜,何其美丽,何其壮观!我的一位表叔客居台湾68年,思乡心切。改革开放后,他先后四次携眷回浏探亲,游览了梅花小区等旧地,看到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大喜过望,情不自禁地说:“浏阳变化好大啊!现在回家,都要带地图了。”现住梅花一街56号的魏秋生,81岁了,在这儿生活了40年,是一位有着60年党龄的老干部,可谓阅尽世间沧桑,经历十分丰富。退休后一直担任社区“关协”会长。目睹这儿的发展变化,他说,用“翻天覆地”来形容,是再恰当不过的了。有位世居梅花巷、已进入耄耋之年的老婆婆罗玉珍,有感于小区衣食住行条件的不断改善,经常乐呵呵地对人说,搭帮党和政府,逢上好世道,老来享清福啊!

盘桓在这个古老而年轻的小区里,沐浴着明媚而温暖的春光,我想起哲人的一句名言:一滴水可以反映出太阳的光辉。梅花小区的发展和变化,不就是一个鲜明的例证么?

啊,美丽的浏阳,我可爱的家乡!
 
(作者系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浏阳市文联顾问、市作协名誉主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