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浆里坳的秋天


2016-05-17 13:46:00  来源:浏阳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乐冰
     
浆里坳位于浏阳市溪江乡的山里边,我舅舅就住在这里。小时候,一个深秋时节,妈妈带我去乡下走亲戚,给舅舅拜寿。下了班车,通往浆里坳的是一条窄窄的泥石路,路面凹凸不平,中间是条很深的独独轮车车槽。路人有扛竹木的,有背柴火的,有的担着雪白的薯丝,还有载着红薯发出吱呀声的独轮车。

舅舅家的土屋建在漿里坳北面的山坡上,屋顶上长着杂草,草在秋风中摇曳,好像在欢迎远方的客人;房子的墙面是暗红色的,但布满裂缝,风从裂缝中灌进来,身上凉沁沁的;堂屋的屋檐下挂着一兜兜硕大的红薯。舅舅生育一男一女,表姐与我同岁大月份,瓜子脸,高瘦的个子,深红色的皮肤,像一株没有施个肥的野生高粱。表弟虽然比我小3岁,但个子比我矮个把头,穿的是舅舅改短的衣裤,衣袖和裤腿空空荡荡,一双脏兮兮的赤脚,像一只小毛猴。他带我钻进屋后树丛中,用长竹竿捅树上的毛栗。表姐拿着竹簯,圈起裤管,露出白白嫩嫩的长腿,赤脚立在屋前的小河里捞小虾子。我想,她要是长在城里,肯定是个美少女。

糯米蒸毛栗、虾子炒韭菜、石膏蒸鸡蛋·····,舅舅一家想尽办法让我吃到了在城里也难吃到的美食。

乡里有好吃的又好玩,第二天,我不想走了,还想留在舅舅家。妈却要我跟她回家,我赖着不肯走,妈就使劲拖,我还是丁在地上不动。舅舅、舅妈见状对妈说,外甥难得来,你就让他多住几日。妈奈何不得,将一张崭新的5元票子和5尺布票塞到舅妈手中。妈走后,舅舅家再没有好吃了,除了薯丝饭,就是蒸盐菜,见我不思饭菜,舅舅叫舅妈把我妈送的面条当菜煮给我吃。

一天,我发现舅妈、表姐身上的衣物还是我妈穿过的,表弟穿的短裤和背心也是我穿过的,有的地方还打了补丁;看邻居的孩子也是个个赤着脚,黑黑瘦瘦的,穿着打补丁的衣裤;邻居房子也是土坯房,有的还是稻草盖顶。后来我才知道,舅舅这里山多田少,红薯多稻谷少,吃的是返销粮。舅舅家平时很少花钱,急需花钱,就到山里盗伐几根竹木贩到黑市上应应急。

舅舅家山后有一条羊肠小道,一直通到道源水库。三天后的午后,表弟手里提着网兜,小声对我说:“表哥,我们到道源水库捞鱼去!”去水库捞鱼,我兴奋不已,立马跟着表弟去後山。当我气喘吁吁攀上舅舅家的后山顶时,立即被眼前的景象感染了:阳光照在翠绿的山岗上,光线穿透密密扎扎的树干和树叶,射出无数道金丝般的光芒,光芒落在草地上又留下无数筛孔般光斑;放眼看去,山谷间是一望无际的狗尾草。这些酷似狗尾巴的草在山风中摇头晃脑,银白色的绒毛在空中飞扬;而背阳的山坡上是一片连着一片,笔笔直直的毛竹,杆身挺拔地伸向天空,就像一排排昂首挺胸,坚韧不屈的战士,毛竹顶端竹叶犹如一顶顶绿色伪装帽。我激动起来,记起初中课文《井冈山的毛竹》,哎,作家艾青把毛竹比喻红军战士真是太形象了!我完全沉浸在自然美景中并大发感慨。忽然,远处传来表弟的尖叫声:“表哥快来救我,快来呀!”我寻声找去,发现表弟坐在山沟里,脚上满是鲜血,他用嚼碎的绿叶捂住伤口,但鲜血仍汨汨往外涌,地上和草叶上沾着血迹。表弟踩中了破玻璃瓶,我也心慌,使劲挪,想把表弟从山沟里挪上去。由于坡陡,我用尽吃奶的力,还是没有挪上来,只好去叫舅舅。也许是失血过多,也许是体质弱,表弟流血虽然止住了,但昏迷不醒,嘴唇也是紫色的。舅妈眼角渗着泪水,连连呼唤表弟的小名,舅舅也急得团团转,一时用热敷,一时掐仁中,一直忙到夕阳西下,表弟才苏醒过来。也不知舅妈从哪里弄来两个鸡蛋和半截当归,煮了喂给表弟吃。表弟脱离了危险,舅舅一家平静下来,但我的心怎么也平静不了:表弟是为了满足我嘴馋刺伤的,为此,内心十分内疚。这件事让我揪心了许多年,以至于以后很久没有去舅舅家。其实我心里一直惦记着舅舅一家,尤其是那个身体廋弱的表弟。那次去舅舅家做客,我穿一件圆领蓝条的海军衫和松紧短裤,表弟扯扯我的松紧裤羡慕地说,长大后,我也要买一身你这样的衣裤穿。表弟的话,我一直记在心里,参加工作后,我真的买了一套运动服送给他;搞大集体的时候,舅舅买不到化肥、农药,我千方百计找关系,为他们送去了化肥农药;表弟结婚,我还送他一辆永久牌自行车。估计表弟一定非常感动,我似乎了却了一点点心意。

40年弹指一挥间,现在,我也是年过半百。从妈妈只言片语中,我知道浆里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舅舅父子先是承包了组上的鱼塘,后来又种植了十来亩红枣,收入可观,不但建了楼房,还有了摩托车。但浆里坳美丽的自然景象以及在舅舅家发生过的往事,一直在我脑海里浮现,难以忘怀。

去年是舅舅70大寿,妈说,我们去给舅舅拜寿。也是深秋时节,我带着复杂的心情再次来到浆里坳。之前,我想象中的浆里坳无非是通了公路,有了客班车,村民们盖了新房,甚至有了摩托车。然而,当我沿着柏油马路进入浆里坳时,眼前的情景完全颠倒了我原来的想象。你看,耸立的楼房、整洁的街道、绿色的香樟、姹紫嫣红的盆景、琳琅的发廊、商店、歌厅、书店以及街道两旁摆放的小汽车、摩托车、穿着入时的男女老少。·····这哪里是坳啊,这里分明是座美丽的小镇哟!现在,农村生活条件这样好,作为城里人,我心里羡慕的同时,隐隐觉得少了一份优越感。

出了街口,就是坳下了,展眼看去,又让我惊讶不已。曾记得,这里是一座座长着丛树,爬满薯藤的小山包,而现在却是一片机耕道、渠道纵横交错,方正平整,一望无垠的良田沃土。更令人惊喜的是,在这片园田上,除稻田外,还种植着珍贵的苗木和果树。霞光下,稻浪翻滚、果木飘香,田垄人头攒动,一派丰收在望的繁忙景象。我心潮涌动,毛主席“喜看稻熟千层浪,遍地英雄下夕烟”的名诗脱口而出,进而又想起了蒋大为演唱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歌曲,不由得清唱起来。

舅舅家是两层瓷砖铺面的楼房,地坪种植了许多红白玉兰花,屋前还搭了个葡萄架。正是葡萄成熟季节,紫红色的颗粒亮晶晶、翠滴滴,一串一串,沉甸甸地挂在架下,既是果实,也是欣赏物,十分逗人喜爱。舅舅、舅妈虽然头发黑白参半,但精神焕发,比年轻时还健谈,舅舅关于农村政策的话题更多。舅舅家大前年起,所种植的优质红枣由于个大,味道特别甜,价格卖得特别好,亩产纯收入达到一万元。种植甜枣让舅舅尝到甜头,他想扩大种植规模,同时也想带动更多村民致富,于是问了我许多关于农业合作社运作的事情,我十分赞赏舅舅想法,并答应帮他请专家指导。舅舅听了十分高兴,蹭地站起来,手一挥:“走,摘枣子去。”那神态俨然是农业合作社的社长。

舅舅家的枣园就在那片广袤的农田里,机耕道上摆满了小汽车,这是慕名前来摘鲜枣的城里人。表弟正在招呼客人,见到我,捧了一大把枣子从枣树下跑出来:“表哥,想死你了,快吃吧!”多年不见,表弟不但长高了,而且长结实了,像个男子汉。他神气地告诉我,这些客人都是他从网上以及微信上招来的,而且每天都有,都是现摘现卖。这个初中文化的农民兴奋告诉我,在农村科普活动中,他学了许多科学知识,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网站,正在全力打造自己的品牌,为今后创建农业合作社打基础。“表哥,从现在起,你要帮我哟!”说完,将一颗枣子塞进我嘴里。我嚼着,一股清香的甜味漫慢渗入心田,真甜,这是我一生中从未体验过的甜味。

我想,舅舅的农业合作社成立后,浆里坳一定会有更多村民加入甜枣种植行业,浆里坳的秋天将更加丰硕、美好,这不就是当代农民追求的甜蜜生活嘛!
 
 
作者简介:现任浏阳电视台编辑。曾经当任浏阳日报编采部、总编室主任;浏阳广播电台副台长;浏阳有线电视台总编室主任;浏阳电视台总编室、专题部、文艺部主任;湖南卫视湘军文化传播公司副总编;中国农业频道湖南采编中副主任;纳税人报(北京)编辑部主任。有众多作品在省市及中央媒体发表,有多篇作品获得省市级嘉奖。
 
 
 

相关热词搜索:浆里坳

上一篇:梅田湖赋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