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3830000

灯亮的方向,就是家


2016-05-17 14:03:05  来源:浏阳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梁露
  
我家在浏阳城郊的胡坪村。从城区青草路口出发,沿着浏青公路直行,经浦梓港大桥,过佛岭,走七八里路,紧挨着公路的右手边,就是我家。我在这里长大,这里有我最珍贵的记忆。

我的父母都是朴实无华的农民。父母种田、卖菜、打零工,勤俭节约,供我们姐妹俩上学。小时候,为了节约,家里的电灯是不能随便打开的,要等到天真的黑了。

每次放学回家,懂事的我总会先淘米做好饭,然后搬着小凳子,坐在屋门口,做完作业。等天黑,打开灯,父母陆续回家了,厨房里锅碗瓢盆声响起,香喷喷的饭菜就上桌了。

吃完晚饭,我是害怕外出的,即使是到正屋外的卫生间,或者仅一墙之隔的邻居家,我也害怕。乡村的夜晚,黑漆漆一片,沉寂,安静。路旁山上偶然响起的一两声鸟叫声都让人心惊。尤其是听长辈们讲晚上鬼会出来捉小孩,更是心慌慌的。

父母在外劳作一天后,很是疲惫,也没有心思串门。吃完饭,打开电视,一家人看看新闻或电视剧,到九点,就张罗着休息——第二天要早起呢!碰上谁家用电泵抽井水,电网负荷太大,便经常跳闸,灯灭了,电视也看不成,我们就睡得更早了。

有几年,父亲在地里种了几亩芋头。到收获季节,父亲顶着烈日在外打完零工回到家后,还要去地里挖一担芋头,第二天凌晨去菜市场售卖。

于是,饭后的我们除了看电视外,还多了一件事——洗芋头。刚开始,看到父母熟练地擦洗芋头,眼睛还能盯着电视,感觉轻松有趣,于是我也拿起芋头忙活。可没到几分钟,手却突然痒得不行。看电视入神的母亲回过神来发现后,乐呵呵地说道:“洗芋头要带手套呢!很痒吧,赶快放清水中浸泡下。”洗芋头虽然辛苦,但想起第二天它们净白的芋头会到很多人的餐桌上,我的心里总是甜甜的。

有一天,凌晨2点不到,父亲就起床了。那天,我没睡着,透过窗户,有束灯光,我看到一个身影在晃动。是父亲!只见父亲嘴里咬着手电筒,光束打在自行车后座,双手将一大袋芋头缓缓抱起,放置车上,然后从口中取下手电筒,放在自行车方向盘处,前方立即一片光亮。

后来,我才知道,手电筒是母亲睡前就准备好的。因为有一次家里的手电筒坏了,父亲摸黑骑车去菜市场,路上遇到一个坑却没看见,差点摔伤。所以,即使平日再节约用电,母亲也会将手电筒充好电。

 
时光荏苒,父亲的自行车换成了摩托车。为了不吵醒我们,每次出门前,他总是步履轻轻,但窗外摩托车灯洒向前方的光束,总是会唤醒睡梦中的我。我偷偷起床,站在窗前,看着灯光后面一个瘦弱的背影驶向远方,才又睡下。
大学毕业后,我回到家乡工作。一个下雨天,因为加班而错过了回家的最后一趟班车。无奈,我拨通了父亲的电话。“你在那里等着,我马上骑车来接你。”电话那头,父亲很是关切。

那天,我坐在父亲身后,把自己装进雨衣,蜷缩着身子,紧紧地抱着父亲,靠在他的后背。无论雨衣外边风多大,雨多大,看着车灯照亮的前方微弱的光,我心里觉得很温暖。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夜也越来越深,回家的路变得越来越长。快到家时,父亲突然急刹车,吓得我大声惊叫,整个人往前倾。原来前面有个村民突然横过马路,雨太大,摩托车灯不够亮,父亲发现迟了,只能紧急刹车。

那时候,我就在想,如果回家的路上都能像城市一样有路灯,父亲骑车回家的路该会更顺畅、更安全吧?

有了这个经历后,每次回家我都变得更加谨慎。所以,当我买车后,每次晚上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前方有摩托车、自行车、行人时,我总会开近光灯照亮前方,默默跟在他们后面。看着他们的背影,我仿佛又总会想起了父亲在雨夜骑车接我回家的情形。

前年国庆假期前,父亲给我打来电话:“回家的路旁都安装了路灯,太阳能的,很亮很亮,家门口就有一盏,晚上还可以在坪里打羽毛球呢!” 电话那头,一向寡言的父亲异常兴奋。

 “家家有盏回家的灯”。我抿嘴一笑,心里别提多高兴。劳作了大半辈子的父亲恐怕怎么也想不到,路灯修到了家门口,过上了城市人一样的生活吧。

那天,忙完工作已是晚上十点多,但我却一点也不觉得担心。驾车穿过热闹的城市,驶入浏青公路,只见前方新修的浦梓港大桥宽敞平坦,道路两旁,太阳能灯林立,散发出的一束束灯光洒在路面,柔和而明亮。顺着灯光行驶,不到10十分钟,我就到家了。

家门口,真的也有一盏路灯!

是的,这灯光将父母的心照得更亮堂。每逢亲友来我家做客,母亲总是郑重其事地介绍门口的路灯——:“不管天晴下雨,每天晚上7点准时亮起,越照越亮!”言语间满是自豪和喜悦。

从此之后,灯亮的方向,就是家。一盏盏路灯所散发出的光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浏阳农村展新颜(唱词)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